用心背《真修》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六日】雖然師尊的《真修》我經常背的呱呱熟,可是入沒入心,是不是只停留在嘴上,有沒有實修呢?今天突然悟到:人神一念,嘴與心的距離就是人與神的距離,只停留在嘴上,不向內去修,不徹底放下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觀念,帶有絲毫名利情的東西都不會是神。

用心背《真修》來對照自己,就像明鏡一樣把自己照得清清楚楚,原來這麼多年,自己只是修了個光鮮的外表,在社會上、在家庭中得到所有的讚許,那都是常人那個層次的,所有的忍耐與付出都是修煉人應該做的。

生活中所遇到的一切順心與不順心,都離不開名利情,就看我們能不能放下,當然那很苦,可是想一想師尊為傳大法救蒼生所承受的,所付出的,我們又是有使命的、助師正法的、無上榮耀的大法弟子,我們還有甚麼放不下呢?我們內心背著沉重的名利情的包袱,能隨師尊回天國嗎?捫心自問,自己雖然名利情沒有那麼重,伺候癱瘓在床的父母十七年,盡心盡力,不為名利情費心。父親屬老幹部,工資由弟弟領取,每月只給我兩千元生活費,旁人都覺不公。我心想夠用就行,如果父母沒有這錢,不也得我們養活嗎?兩個兄弟,兩個姐姐,我從來不與他們計較,儘量按真善忍的標準去做。

記得有一次母親住院,兄弟姊妹都在家,我既要照顧父母餵飯、擦屎、接尿,又要做大家的飯,當姐姐告知醫院催交住院費時,我二話沒說就跑去交費,無怨無悔,此事感動了姐姐和小弟,要大弟把錢和父親的工資卡給我,都被我拒絕了,我說錢夠用了,我也不願費那心,因此小弟在家裏大廳舉著手高聲喊了起來:「小姐的所作所為使我真正認識到法輪大法好。」弟弟的舉動也讓我感動,沒有甚麼能比一個生命真正認識到宇宙大法可貴了。

我也因為對家庭的付出贏得了周圍及同學們對真善忍的認同,可是當聽到自己十幾年來一直真心對待、關心照顧的婆婆當面偏向從不關心她的小叔子、大姑姐時,心中雖然知道,這是在擴大我的容量,我應該不動心才對,可為甚麼就會不舒服?那不就是動了人心,那不就是嫉妒心在作祟嗎?

今年臘月二十八,我看出婆婆的心思,撥通電話,讓婆婆告訴大姑姐和小叔子,過年來,啥也不要拿時,婆婆馬上接過電話說:「你不用拿饅頭,甚麼也不要拿,她家甚麼都有,告訴你弟也不用拿。」我雖然和兒子在背後偷著笑,可心裏總是有些不舒服,沒有那麼坦然,深挖下去還有許多人心,嫉妒心更妥。利益之心,覺的太不公了。

自從十幾年前公公去世,婆婆每年都因病來我家住上幾個月,醫藥費、營養品幾乎都是我們管。婆婆幾次去姐姐家,沒住幾天,就打著仗離開,小叔子更是心安理得的說,嫂子照顧的好,不用他操心。只在去年過年時接去住了四天,婆婆病得厲害,又打電話要求送回來,我滿口答應,盡心盡力的照顧,婆婆很快又恢復了起來。

今年過年,姐夫飯後跟丈夫說起婆婆還滿心怨恨,說這麼多年要是沒有弟妹照顧,早就死了。丈夫也是很感激的對我說,謝謝你對我媽的關心和照顧,洗澡、剪指甲都辛苦你了。我沒覺的不應該,只是盡責而已,可是在一些小事上,對於婆婆的一些言談舉動,雖然放不下,一時陷在了常人的理中,沒有跳出利情的干擾,但很快領悟到,自己應該提高了,所以無論婆婆多麼嘮叨和自私,我照樣去關心她。我知道自己在人與神的狀態中只差一念,那就是師尊說的:「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1]所以真修弟子再苦再難,我們也要按照師尊在《真修》一文中所講:「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2]。

向下讀下去,師尊的句句話都在敲打著自己的內心,是啊,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修煉人能把常人中的甚麼東西帶走呢?一切都是幻象,今生能得到師尊所傳的大法,那就是最大的榮幸,我在醒悟,徹底放棄常人中的一切人心,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不辜負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稱號。

經過數日的發正念,清除自己空間場內的所有後天形成的人的自私的觀念和敗物,也請師尊加持,近來覺的輕鬆多了。看婆婆是那麼的可憐,為情為利,把自己傷的滿身是病,雖然明白大法真相,就是走不出情的困惑,整天活在可憐小兒子、可憐閨女、氣恨女婿和小兒媳的生活當中,沒辦法,我每天都放師父的講法,讓她看,開導她,盡力去安慰她,我知道這些都是我修煉的路。

悟到就要做到,抓住那顆常人的不舒服的心,徹底根除,做到無私無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