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同修之間的矛盾中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走過這幾年的修煉路,回頭看看,其實很多關,很多摩擦多產生在同修之間。同修之間,是一個真正的修煉場。回憶這幾年發生在同修之間的事,有正面的,也有值得深思的。

一、一起闖出派出所

我和H同修經常配合面對面講真相。這幾年中我們在師父的保護下一起走過了許多證實法救眾生的歲月,有艱辛,更有欣慰。其中最難忘的莫過於和同修H姐一起闖出派出所的經歷。

2014年冬天,我和同修H在市區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遭到市裏派出所綁架。我是第一次被非法關押進派出所,同修是第二次了。我們一進去,就被關進一個鐵籠子裏。同修姐姐說:不怕,既然來了,也不能白來,咱們給這裏的警察講講真相。咱們現在一起發正念,解體操控警察的邪惡因素,不允許警察對咱們犯罪,那樣得救就更難了。我們開始發強大的正念,解體警察及整個派出所的邪惡爛鬼,一定要救這裏的眾生,想到他們從事這樣的職業,但也是等待救度的可憐生命,我們為這些生命流下了淚水。

開始審問我們了,我和同修不停的講真相,不透露一點信息給他們。師父說:「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1]

問完了話,他們還要把我們關進鐵籠子。我們就到籠子外面的長凳上,無論怎麼威脅,我們也不進去。當時有一個便衣看上去很兇,要揍我們的樣子。我立刻兩眼直視他,理直氣壯的對他們說:「我們沒有犯罪,那是犯人呆的地方,我們不進去!」他們有些蔫了,也不再管我們了。我和同修抓緊發正念,背法,找不足,並給那些被抓進來的人講真相勸三退。警察氣的乾瞪眼「你倆跑這裏邊講來啦?」因為我們知道師父就在我們身邊。

到了下午,他們決定把我倆送到公安局關押一個月。同修說:「咱們說甚麼也不出這個屋,只要一出去,外面的車就會把咱們拉走,我上次就是這樣被他們騙的。」於是無論他們怎麼哄騙、威脅我和同修,我們就是不出那個屋。最後他們氣急敗壞的派了四個警察要把我和同修抬上車。同修雙手從身後緊緊抱著我,任警察怎麼也掰不開手,我們像連成了一體。那一刻我感覺到危難中來自同修的力量,那種不分你我,生死相依的感覺。可笑的是四個警察喊著號子也沒有將我們挪出一米。邪惡的陰謀徹底失敗了。

至晚八點,師父為同修演化了手抖的狀態,我倆堂堂正正從派出所走出來,所裏所有的警察都站到門口看著我和同修坦然離開。

這一次的經歷,讓我認識到:兩個看似柔弱的女子,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形成的堅不可摧的整體,有著強大的令邪惡膽寒的力量。我也看到了同修在危難中仍想著別人的無私無我的胸懷,在那種邪惡環境下,這可貴的品質深深震撼了我。

二、學會向內找

我與一位Z同修同住一個小區,卻長期存在隔閡。我是2010年從新走回修煉中來的,當時認識的同修很少,和她認識沒多久,我就感覺到她對我的排斥。一個我經常來往的同修自從認識她以後,再也不來找我了。那時我還不會向內找,就感覺很苦悶,當時還不認識上文提到的H姐。那時我知道師父要我們出來救人,我也很想面對面救眾生,可自己不熟悉周圍環境,正念也不是很足,我就提出Z同修一起出來講。可每次提出來,她總是敷衍我幾句,並沒有真想和我一起講真相,那段日子,我苦惱難眠,沒有人可以交流,也走不出來,真是又急又難過。

我當時雖還不認識H同修,但已經從這位Z同修那知道這個人了。但幾乎都是負面信息,都是H同修如何不好。

我要說的這件事是就在我和H同修從派出所出來的第二天,我去Z同修家,想告訴她我們回來了,沒有透露任何消息,叫她放心,因為這位同修怕心很重。沒想到,我剛拉著她的手說幾句,她就甩開我的手,黑著臉訓斥我:「都甚麼時候了,你們還遭綁架?讓大家為你們擔心,給大家造成這麼大的壓力,你們就是覺的自己講真相多了有了歡喜心、顯示心才被迫害的!」說實話,從派出所闖出來,不是三言兩語的事,我其實已身心疲憊。聽到的不是同修的安慰和鼓勵,而是當頭的一棒,我當時非常不服,氣憤的和她吵了幾句,甩門而去。

接下來的兩天,我不停的想她這幾年是怎麼對我的,心情沉重,沉浸在委屈怨恨中,無法自拔。

我漸漸意識到這種狀態不對勁。師父說:「而煉功恰恰走偏,走了邪道了,就是指人向外去求。特別在佛教中,你要向外去求,他就說你走魔道。」[2]我這樣下去,豈不是要走魔道了嗎?不行,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我開始排斥那個怨恨心,但是它很強,已經形成了一個很大的場,剛剛把它壓下去又強烈的翻上來了,我彷彿在與它進行搏鬥,艱難又痛苦,常常含著眼淚。晚上躺在床上,我想我真的該向內找自己了,我讓自己平靜下來,這時師父把壓在我胸口上的怨氣輕輕拿掉了。我立刻感到很清爽。

接下來,我開始問自己,我到底是為甚麼難過?為甚麼對別人的態度如此在意?我到底在意甚麼?層層剖開內心,我找到了那個強烈的自我。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維護自我。我確實生出了歡喜心、顯示心,想和大家講講在派出所的經歷。Z同修說的沒有錯。

想清楚了,心情平靜而祥和。我給Z同修發了個短信大意是,前兩天的事都是我不好,你是為我擔心,說話才那麼著急的,對不起,我態度不好,請諒解。

這件事對我影響很大,從那以後,我學會了向內找。所以同修之間重在修,離開了修自己,結果又會怎樣呢?那無法釋懷的尖銳衝突正準確的指向那強烈的執著,這負面的衝突在真正修自己的時候反而變成了珍貴的機會。想到這又是師父為弟子的提高精心準備的,過程中又每時每刻慈悲呵護,讓我們最終能提高上來。

我悟到,凡所遇之事,所動之心,都是提高的機緣,不去找別人的不足,唯有向內找才是正途。

三、尊重與體諒

有一段時間,我們這邊的同修總出現矛盾,有的背地裏說別人的不是。一次我快睡醒時聽到一句話:「他們還沒有修出那種尊重與體諒。」細想之下,我們同修之間確實少了這兩樣東西,所以才會矛盾重重。

我到學法點和同修B說了此事,同修說:「我怎麼覺的這就是說我呢。」我說:「不只是你,咱們這個整體都缺失了尊重與體諒。」

師父在《轉法輪》中多次提到「群體」,一個群體的生命該如何共處?確實值得我們深思。在同修這個群體中,雖然都同修一部法,但個體間確實存在差異,對法的認識不同,形成的對事物的看法不同,習慣不同,在相互配合做事時,如果能多一些尊重和體諒,相信同修之間的摩擦會少很多。

這讓我想起一件小事。有一次,我和老鄉T同修安排了一次回老家的較大型的講真相活動,負責開車的是我認識的夫妻同修,但T同修和他們不認識。車子開出沒多久,同修T就打開了錄音機聽大法弟子歌曲。沒想到同修L對此非常反感,立刻就不高興了。過了一會,同修T下車買吃的去了。同修L對我說:「我剛才因為她放音樂心情特不好,我喜歡清靜,你跟她說別放了。」我說:「其實我感覺到了,剛才車裏氛圍都不對了,其實T同修挺不錯的,千萬別對同修產生不好的想法,咱們是個整體,千萬別被舊勢力鑽了空子。」L同修說:「我知道,我已經在發正念清理這個不好的東西了。」T同修喜歡在途中聽音樂,我就和她說:「咱們體諒一下,L姐喜歡安靜,以前她有嚴重的神經衰弱,咱們回來再聽吧。」這時雙方都意識到自己的不足,車裏又恢復了平靜祥和。

雖然是一件小事,也沒有產生不好的後果,可是如果我們在放音樂前,問一下別人,即是對別人的尊重,照顧別人的感受就是體諒。

同修之間確實有達不成一致的時候,我想也不用過於強調自己,背地裏說別人的不足。尊重別人的不同,不用自己的觀念去衡量別人,相信每個生命本質的美好。尊重別人,是對另一個不同生命的深刻認同。

師父說:「你們都是同修,你們是敵人嗎?你們為著一個共同的目標在世上救人,你們應該是最親密的,互相幫助的,你看誰不順眼?他的表面形像、行為,只是人這的,可是你們不都是神來的嗎?神那面會這樣嗎?要從修煉上看哪。」[3]

正法已近尾聲,同修之間放下自我形成整體,相互配合,救度更多眾生,不辜負師父的期望,我們也能少一些遺憾。

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