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大法弟子配合、協調的認識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來說,主動、無條件的同化大法、依法歸正自己,發正念清除邪惡干擾,參與種種項目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是根本責任,是在兌現史前洪誓大願,是在神路上通達終點前需要做好和做到的。

每一位大法弟子本身來源不同、社會閱歷不同、知識不同、修煉體悟不同,因此在大小不同的整體配合、圓容方面,如果人心、執著不去,很易發生衝突、爭執,甚至出差錯。如何在證實法中相互配合、圓容好,是每一位大法弟子一定要做到和修煉到位的,這既有大法弟子的心性和境界體現,更有未來無限宇宙體系的安全所繫。

造成大法弟子整體難以達到無私無漏的人心之一是妒嫉。師父把妒嫉心拿出來單講:「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1]

大法弟子整體的高效、強力配合在做好三件事上可以事半功倍、無所不成。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明白這點,只是因人心、自我、怕傷損而難以配合,難以圓容好整體。師父一再講神做事的法理,師父早就把弟子當神看而不是當人待,只是我們大法弟子浸泡在人迷情慾中常常忘記自己的本來面目──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大法弟子得時時保持正念,時時不忘自己是正法弟子才能走好正法修煉的每一步,才能少走彎路少有迫害多救生命。不同證實大法項目的整體配合,就需要我們放下人心、放下自我,去掉怕這怕那的私心。

通過個人及同修的一些經歷談一下同修間的配合及圓容:

我和一位同修去缺少大法弟子的地區散發光盤和張貼真相粘貼,他騎著摩托車帶著我,路上我們有時發著正念,有時也交流,有時嘮常人話題。我張貼真相粘貼一般都是避開行人,然後工整、結實的貼好粘貼,他則圖快,因此他就嫌我慢,我提醒他儘量不能爭執,不然就暫時中止,調整好心態換個地方再做。後來,自己被說的動了心而爭執,導致被不明真相的常人駕車惡意追蹤,他原本怕心就重,摔車、慌不擇路、棄車……此後,我再沒有和他配合散發真相資料。提及此事是提醒同修配合做事時一定不能爭執,不能摻雜種種人心。倆人一般而言容易配合、圓容好彼此。

多位同修散發真相資料就要規劃好,切忌意見不統一、各執己見、感情用事。比如,某地發生的三次六、七位同修配合散發真相資料被綁架迫害的實例:一次因一位同修被惡意告發導致長時間尋找她的另外四位同修亦被綁架,其中教訓是沒有個明確的協調人、摻雜人心太重、同修情重而不顧及險情。另一次是在一個小區散發真相資料,因當地人手太缺,做資料的同修參與散發真相資料、人數較多、目標大導致多位同修被綁架。再一次是缺少人手的某縣同修竟然聽由外縣流離失所在該縣的技術同修的協調,非得趕在五一三那夜組織多位同修大量散發真相資料,有同修提醒也聽不進去,導致差不多所有參與的同修被綁架。

關於外地同修協調當地整體的情況很不足取。中國大陸流離失所同修很多,有的則是人為的耗用其他同修付出來救度世人的錢財吃用,懶於在異地找份工作,甚至有的以技術、攬權擾及當地整體,加上個別同修的崇拜,其他同修又不能攆,造成惡性循環。比如山東某縣不足五十萬人口,擁有著該地級市一千一百多萬人口中大法弟子的五分之二還多,該縣整體卻分歧嚴重、資源浪費嚴重、肉身死亡嚴重、邪悟現象嚴重。當地同修也都看到這些問題,可就是難以改觀。實質上是整體三件事未能同時做好所致,即法理認識不到位、發正念及純度不到位、救度眾生數量及區域不到位、實修(去人心執著)不到位。

而人手嚴重失衡的某地級市整體,很大成度是由各地來在該市的同修支撐,整體協調上難免不夠周詳,被動應對邪惡迫害。如果該市同修能從洪觀上協調運用好下屬各縣大法弟子力量,整體提高、多救眾生的效果會很明顯的。比如,地級市協調同修簡短的發文提醒各縣整體多發正念清除邪惡生命及因素的干擾迫害、多組建學法小組、多救度缺少大法弟子的地區的世人、資料點遍地開花等等就很可取和有必要。再大範圍的協調、配合、圓容,目前在中國大陸就很難達成了。像北京等大都市的情況可以提醒各轄區整體注意安全(學法小組、資料點、手機、微信等)、正念(強力持久除惡)正行、紮實修煉等等。中國傳統文化復興的大任是由神韻擔當的,所以,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還是要把精力多用於直接救度中國大陸世人方面。

個人理解,師父講的關於「司令部」、「廠長辦公室」的法理與大法弟子的協調有大關聯,提醒協調同修學會洪觀協調、範圍協調、職能協調、智慧協調、放手協調。為大法負責、為整體負責、為每一位同修負責,不能為了個人的得失而用心、耍手段、欺騙自己。配合是責任、圓容是心性。

個人粗淺認識,不當之處請慈悲糾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