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幫助同修過程中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日】迫害之初我一直處於獨自修煉的狀態,後來有同修把我引薦到一個離家比較遠的學法點,在那裏只是學法,從不交流,我以為集體學法就是這樣的,每次學法我都提前趕到,這樣一學就是好幾年。

一直到學法點房東同修大姐出現嚴重的不正確狀態,同修們面對這個情況,不知道怎樣用法來衡量,思維也多數是常人的思維,這時我才思考一個問題:我一直以為每個同修的狀態都跟我差不多(迫害後我加強了學法,《洪吟》、《精進要旨》每篇都背過,新的短篇經文每篇下來以後也是在最短的時間內背過,長篇的講法都首先連看好幾遍),怎麼會是這樣的呢?是不是師父安排我到這裏來是幫助這個學法點的同修整體提高呢?

由於同修的離世,我們又轉到了附近一個得法不久的新學員家裏,因為學法點關係到十幾位同修的修煉,如何使學法點能夠堅持下去就成了那段時間的首要任務。因為同修得法不久,各方面的魔難比較多,對法又理解不深,再加上邪惡製造的恐怖,使學法點時時處於危險之中,因此我就多跟學法點同修交流溝通,學法日經常交流到晚上十一點以後(學法點的同修大多是上班族,晚上八點到九點三十分學法),有時發了午夜的正念才回家,特殊情況隨叫隨到。

新的房東同修儘管得法晚,但很精進,這也使我感到一些安慰。從中也慢慢的升起了自己修的不錯的心,加上同修們的恭維和吹捧,雖然自己也比較注重實修,但自我的心也在不斷膨脹。好在有明慧這個交流平台,自己在哪方面有問題或迷惑時,總能看到同修們針對這方面交流的文章,使自己在幫助同修中沒有偏離修煉的大方向。

學法點穩定下來之後,我的眼光又落在了每位同修的修煉狀態上:有的一說要談體會就閉口無語;有的長期處於家庭暴力中;有的只停留在為同修做好事積功德而不修;有的處於家庭魔難中走不出來;有的多次出現病業不知原因何在;有的法背的挺好卻只修別人不修自己;有的一家修煉人矛盾衝突激烈,真是一人一個樣。

我把看到的每位同修的問題單獨找同修交流,有的感覺交流的挺好,可過一段時間發現還是老樣子,交流時總說不會修,不知道怎麼修。我想把自己實際修煉的體會說出來可能對大家有啟發,每次學完法後我就把近幾天修心的過程和認識說出來。慢慢就形成了一種習慣,學完法後基本上都是我自己在說,沒有互動,慢慢我發現這樣做不對,這不跟那些到處宣講自己的做法差不多嗎?還是應該鼓勵其他同修把自己修心的過程說出來,不管悟的對與錯,高與低,說出來大家交流,對他人是個啟發,對自己也是個提高。

但是這樣一來又暴露出一些新的問題:有的同修說的都是常人的話,沒幾句在法上;有的說了十幾分鐘還不知道要表達甚麼意思。這麼寶貴的時間也不能這樣浪費呀!許多時候就只好中途把同修攔下。

由於我的心總是在同修的狀態上,學法時也會讀著讀著就想這段法是針對誰誰說的,那段法是針對誰誰說的,學法也難以靜心,自己還覺的是為同修負責。通過學法和看同修的交流,認識到這些都是由於自己太執著而演化出來的假相,自己把這顆心放下之後,同修也就不會那樣表現了。修煉就是修自己,不要太執著於同修的問題,交流就是交流,不應執著結果,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師父在管,只要盡到自己的責任就行了,不要形成另外一種執著。

有個同修認為自己家屬同修的狀態不好,總想讓我幫他解決具體問題,而我看到的卻是這一家同修都不大實修,造成矛盾不斷,跟他交流應該修自己,可是同修非常執著於解決表面的事情,對交流不入心。一次、兩次,次數多了就生出了怨氣:不修自己只想解決問題根本就不是修煉人的狀態,你這就是不修。同修受不了說他不是修煉人,連放棄修煉的念頭都有了。通過這件事我認識到對同修說話不能太苛刻,看同修不悟時就刺激對方是黨文化的東西,應該修掉這些不好的東西,慈悲的對待同修。因為自己還沒修到那種慈悲的成度,再指出同修的問題時就儘量委婉一些,有時候還要選擇合適的時機才說。通過一段時間的糾正,自己覺的這方面的改變很大了,但前幾天遇到一件事情,發現這顆執著心還是不小。

學法點有一位同修由於主意識方面的問題住過兩次醫院。集體學法時不時的會把書掉落,前兩次住院都是這種現象出現後不久,交流過幾次但都不接受,平時說的卻都是自己如何正念足,做的如何好。有時也想交流不通就算了。近期學法時這位同修又出現幾次掉書的現象。

看到同修這種情況,想到前兩次去醫院後許多同修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才使這位同修從新走回大法中來,我覺的問題很嚴重,就跟同修交流這問題,問他是否知道前兩次是如何闖過病業大關的,同修說:「正念一上來,我是神,馬上就好了。」我就問他正念甚麼時候能起來,自己能不能主意識控制自己保持正念?同修都無法回答,而且表現的無動於衷。

於是我就指出了同修的一些根本問題,對同修觸動很大,當時也沒說甚麼。沒過幾天是集體交流的日子,我想同修一定會說說這幾天的感受,自己的問題所在,可是同修還像往常一樣說自己多麼有正念,做的多麼好。我覺的同修這樣對自己修煉很不好,就想提醒同修,儘管儘量保持語氣平和,但剛一張口同修就炸了。

我首先的反應是:「這麼好的修煉機會放棄了,還是不想修自己呀!」接下來看自己:同修這樣強烈的反應是針對我甚麼心呢?還是執著於同修的問題,執著於自我的認識,自己覺的怎樣對同修好,同修就應該那樣去做,否則自己就要說道說道。要是沒有同修這樣激烈的反應,我還意識不到這顆心還這樣強烈呢。而且碰到問題時不是首先向內找,看自己,還是習慣性的向外看,這也是必須扭轉的一個觀念。

這幾天一直在深深的思考這個問題,到底應該怎樣幫助同修?應該如何看待同修的執著?以甚麼心態來對待同修存在的問題?幫助同修的過程就是修自己的過程,這個道理都知道,但是你在「幫」的時候,你就已經覺的自己對了,覺的自己悟的好了,悟的高了,要不你怎麼會想去「幫」別人呢?

我目前的認識是:認為自己悟的對這沒有錯,作為大法弟子就應該對自己所在層次的法理清晰。關鍵問題要認識到當前的這個認識是有侷限性的,這個理可能符合同修的正悟思維,也可能不符合,不能夠強迫讓同修認可,甚至於還要讓同修按照這種方式去修。應該把自己放平,只在陳述自己的認識。

每個同修都有每個同修的長處,也都有自己非常執著的地方,也許在這一點上你的認識是高的,是好的,可是在其它方面你卻不如同修。所以,切不可保留那顆自己認為自己如何如何的心,這樣就不會像同修說我 「你就像個監寺一樣時刻盯著每一個同修的不足。」的心態了。

自己的一點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