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我經常對同修說:「師父能把我度成,太不容易了!」我從小就好勝、愛顯示、愛爭鬥、愛虛榮、愛妒嫉、愛浮誇、愛訓斥人、好為人師,這麼些缺點,卻聽不得別人說我不好,真是業力滿身。幸運遇上師父傳大法,我才得以超凡脫俗。

一、從瑣事中超脫出來

我於一九九二年結婚。婚後才知道,丈夫的哥嫂和公婆的關係很不好。主要是丈夫的哥嫂太愛斤斤計較。

丈夫的哥嫂給兒子辦完婚事,兒子兒媳又生完孩子,我們都隨了很重的禮後,妯娌告訴我和大姑姐說:今後互相不要再來往了,也就是說和我們斷親了。我們家兒女還沒有結婚,她也不用破費了,他的兒子也不用逢年過節拿著禮物看姑姑看叔叔了。

大姑姐很生氣,說:「他們怎麼能這樣絕情?」其實我心裏也不平衡,但我是修煉人,我必須從常人中超脫出來。

後來丈夫哥嫂的小孫子好像有多動症,很讓他們操心,而且不愛叫人,尤其不愛叫奶奶和爺爺。我懷疑是我婆婆轉生的,因為我婆婆過世三個月,我丈夫的哥嫂就添孫子了,我懷疑是婆婆來要債的。

後來丈夫哥嫂的孫子經常有病住院,因為我丈夫在醫院上班,所以他們也就沒少給丈夫添麻煩,每次住院我都像甚麼事都沒有一樣,拿著禮物去看望。

丈夫的哥嫂都感動了,也看到了修大法的人不同尋常。不僅他們都退出了中共的團、隊,還叫他們的親家母也三退,並讓有病的親家母也學大法。

還有一件事(也是我後來知道的):因為公婆給我們蓋的房比她們的好(她們的房是八十年代蓋的,不如九十年代的先進)妯娌妒嫉的喝了藥,去醫院才搶救過來。

因為我們住在城裏,所以公婆住在我們這兒(給我們蓋房時公婆給自己加蓋了兩間,沒有裝修)。可是公婆還很健康,妯娌就迫不及待的爭要公婆的房子(因公婆和我們的房連在一起,是一個房產證),我讓丈夫把房產證給了他們。希望他們能孝順公婆,可十幾年不僅一直沒有把房產證還給我們,而且他們對公婆活不養,死不葬。婆婆過世後,我們把公公送進養老院。家裏的房權基本歸丈夫的哥嫂。

有時想起來心裏也有點不平衡。今年在養老院的公公突然又提出了把家裏的房子送給丈夫的哥嫂。我對丈夫說:「他們對老人一點也不孝順,白送給他們,不是滋養他們的壞毛病嗎?」丈夫說:「也是。」

其實,我自己心裏知道,我還有不平衡的心、利益心、怨恨心,知道自己的心性還不到位。我就默默的排斥這些不好的心。我一定要心性到位。當我排斥、抑制這些心的時候,師父就在一點一點的給我往下拿。幾天後,我坦蕩的對丈夫說:「把房子給哥嫂吧,不就值六、七千嗎?」

二、修自己,柳暗花明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五前,我去市場和商販換真相幣,換了一些十元的給他們(我手裏還壓了十元的三、四千),他們主要需要一元、五元的,他們叫我星期天一早把小面額的真相幣送去。

因為我要下鄉講真相,就給了A同修七千元人民幣,讓她去兌換五元以下的小額人民幣,並囑付A配合B同修當天把真相幣做完,第二天早上我來A同修家取。

第二天上午八點多,我來到A同修家,A同修說還沒拿過來,正要去拿。我心想:這麼晚,還沒拿過來。我問:「換的是五元的嗎?」她說:換的基本都是二十元的。

我一聽,心裏有點煩:人家要五元以下的,你換二十元的,送給誰呀?想抱怨同修,想到自己是修煉人,把抱怨的心硬往下壓。我儘量平靜的說:「我去B同修家拿吧。」

我到了B同修家裏,B同修說:「我等了半宿,也沒人來拿,我送給C同修了。」我趕到C同修家裏,C同修家沒人。我心裏又急又煩:耽誤了流通真相幣救度眾生不說,人家商販怎麼看大法弟子?會認為大法弟子說話不算數的。

我突然覺的我的念頭不對,不符合法,我在怨恨同修。甚麼事也不是偶然的,我立即打住抱怨的念頭:不能怨同修,一定不能怨同修,同修不是故意的,這裏一定有我要去的心。我決定拿著前天剩下的幾千元的十元真相幣去市場。可是,一路上,對同修的怨恨心又翻上來了,我就使勁往下壓,腦子裏一直背師父的講法:「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1]、「不要抱怨 守住你的善」[2]我不斷的背著法,儘快把自己的負面想法往外擠,背著背著,我的眼圈有些濕潤。

到了市場,我的心平靜下來,開始禮貌的挨個詢問是否需要十元零錢。快要走到頭了沒有一個要的。我甚麼也不想,只是平靜的繼續詢問:「老弟,需要十元零錢嗎?」「要,有多少?」接下來幾乎後面的商販都要。最後就連我自己包裏留著自己私用的真相幣也被商販換光了。有一個商販說:「明天給我送十元、二十元的,都要。」

可是,我第二天去C同修家拿著二十元的真相幣去送給那個商販時,他說:「夠了,不需要了。」我沒有動心,繼續詢問別人,結果被一個買賣興隆的商販幾乎全換去了,而且連數也不數,就要點百元大鈔給我,我要求他當面數清,他數了一匝就不數了。看來他對大法弟子是很放心的。

其實,師父看我心性到位了,是師父幫了我。一萬多元的真相幣流動資金就這樣都收回來了。

三、修去高高在上的心

有一次,在夢中,我夢到自己騎著摩托車陷在河沙裏,被一男同修幫我拉了出去。夢醒後,回憶著夢中的事,心想:他能幫我甚麼?表面上,這個男同修不僅婆婆媽媽的,而且他自己一身缺點,從來看不到,只看別人。同修們都不太喜歡他,尤其是我看不上他。

我一想:我有看不上他的心,師父弄不好能把他弄到我們學法小組幫我去這個心。果然,沒幾天,一個同修就領著這位男同修來到我們小組。可是一見到他,我就忘了夢中師父點悟我的事。見到他對這個說不應該這樣,對那個說不應該那樣。我忍不住就開始指責他。同修讓我忍一忍。

事情過後也後悔自己不應該這樣,可到時就憋不住要指責人家。

有一天晚上學完法,他讓我幫忙找技術同修幫他的電腦裝個軟件,我們倆一塊來到技術同修樓下,我讓他在樓下看著我的摩托車(摩托車上馱著真相資料、換真相幣的錢,也沒鎖)我去找技術同修。技術同修給他安裝好後,可蓋子怎麼也蓋不上。好不容易弄好了,我下樓一看,男同修走了。正好有個小青年在往摩托車這邊走。我想:幸虧我下來了,真有個萬一怎麼辦?這個同修怎麼能這樣!太不負責任了!他的事我再也不管了!

我騎著摩托車趕上了他,再也壓不住自己的火氣,把電腦扔給他,大聲說:「你太不負責任了!你以為這麼晚了我們在上面玩啊,誰不急呀?你怎麼能這樣!」後來他在學法小組還告訴其他同修:我讓他看摩托車他沒聽見,我指責他,他也沒還口。意思是自己修的好。我幾天看他都彆扭。

突然有一天我又想到了那個夢。我這才知道師父良苦用心。讓這個同修在幫我修這個看不起別人的心,說白了就是自己有一顆高高在上的心,自高自大的心,發展下去就是自心生魔。我警覺了。師父講過這方面的法:「如果這件事情絕對的與你沒有關係,沒有你應該去的心,那麼這件事情就很少會發生在你身上。」[3]

接著又發生了一件事:一個女同修沒有學法小組,我把她領到我們小組。她仰著頭,一會兒說提供學法小組的同修家裏的鐘掛的高了,一會說不應該牆上貼「抬頭見喜」與那個畫。同修解釋說:「家裏有常人。」這位同修說:「一切應該圍著大法轉。」我甚麼也沒說。只說:「學法吧。」我以為自己修上來了,不埋怨指責同修了。

後來我私下和這位同修交流,他不服,還說了一些其它的。我又忍不住指責同修,表面上把同修鎮住了,可我知道自己修的差勁透了。我必須正視自己的執著,我必須修去這個不好的心。我必須向同修真誠的道歉,這也是師父慈悲弟子,給弟子挽回損失的機會。

於是,我騎上摩托車來到同修樓下,放下摩托車,剛打開防盜門,電梯就自動的開開了,我迅速的進入電梯,電梯就關上了。我忽然意識到:這個電梯是需要按上下樞紐才可以打開的。今天怎麼自動開了呢?我明白了:是師父看到了我有一顆真誠悔過的心。

師父真是為不爭氣的弟子事事點悟、事事提醒、事事鼓勵,再不精進真是太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解開你的迷絆〉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