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和壓力幫我找到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最近在學法小組因手機安全問題引起的爭論,使我找到了近幾年來沒有意識到的執著。

那天學法之後,大家都在靜靜的發正念,突然甲同修的衣兜裏發出手機的呼叫聲,迫使甲同修停下來關掉手機。在交流時我說:網上說不允許帶手機學法。乙同修也說:「師父說手機是個竊聽器」。甲同修就不樂意了:「是我拿來的嗎?是小孩從裏屋拿過來裝我衣兜裏的。」我說:你拿到外邊的廚房裏,她不就拿不到了嗎?甲同修說:「邪惡要想監聽你,放哪都沒用,不監聽你帶在身邊都沒關係。」然後看著我說:「那天大姐帶手機來,你那個語氣、態度好像比別人高一大截似的,老是對別人指手畫腳的,我最煩這種人。」乙同修說:「她都帶來好幾回了」。甲同修說:「你們兩個老是手機安全、手機安全的,手機被不被監聽我一聽就聽出來了,還用你們說,就不能說點提高心性的、怎麼悟到法理的。」乙同修說:「手機安全問題也是屬於心性問題。」

甲同修平時做事說話都很理性的,今天的言辭怎麼會這麼激烈呢?一定是衝我的甚麼心來的。師父說:「來自大法弟子內部的矛盾、壓力同樣是考驗、是精進的機會。」[1]同修的話雖然算不上矛盾和壓力,但是也足以促使我向內找。常言道,察言觀色,從甲同修的反應看,我有一個不能被人說的心,一說就辯解;從語言意思聽,我有一個高高在上指導別人的心。確實是這樣的,學法之後,我經常像一個演講中的教授,不遺餘力,高分貝的說個不停;從表情上看我有一個看不起大姐的心,為甚麼會這樣?往下找,一顆怨恨心浮出水面。

事情得從三年前說起,那次與大姐配合講真相被綁架到派出所(大姐在這之前講真相被送看守所因高血壓拒收)傍晚送我倆去看守所,叫我查體、簽字我不配合,他就對大姐說:「你查吧,血壓要高就放你。」大姐立即就去測血壓。我一看就不舒服:一說放她就忙著去測血壓,不和我站在一起抵制邪惡,以至於大姐一說某同修還在打針,沒有真正信師信法,我就反感,大腦立刻呈現出一說放她連忙去測血壓的情景,就說:她是在身體上沒過去,你我在被迫害中過去了嗎?叫查體就查體,叫取保候審簽字就簽字,這是師父叫做的嗎?同樣沒有信師信法,還說別人,你還早了!

其實大姐做的挺好的,就那次被綁架,因資料都送完了,我就不承認有資料,邪惡就從原路返回,收回少部份資料,大姐承認都是她送的。還有,我那麼尖刻的說她,她都一笑了之,從中看出大姐的包容。

大姐沒被送進看守所,我應該高興才對,由於我的妒嫉所引起的怨恨心導致看不起大姐。今天在甲同修的棒喝下,才找到這些不好的小心,一併去除。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歐洲法會的賀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