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還會有多少這樣的機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我是一個很要強的女人,平時說話尖刻,愛認死理,時間長了就形成了一個頑固的執著,即爭鬥心。得法後,師尊為了幫我去這顆心,時時點悟我,借家人、同修的嘴給我指出來。可是這顆爭鬥之心遲遲去不乾淨,我還會用各種藉口為自己開脫,認為自己是講理,是真的表現。

二零一六年六月初,我和同修經人介紹去一果農家套蘋果袋。開始我們也沒講價錢,就是本著修煉人的標準盡心盡力的去做。果農看在眼裏,表情美滋滋的,不時的誇我們修煉人就是和別人不一樣。但是在結賬時,果農不但沒有多給我們報酬,反而還少給了五十元錢。這一下又勾起了我的心。我強忍著:不能發火,這可能是師父安排的去我的利益之心。我要聽師父的話,不能和他們一般見識。我心裏稍有些平復。

可是就像師父說的:「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這時妹妹下班回家告訴我說,她剛剛在門口遇見了一個和我們一起套袋的人,說她們每一個蘋果袋要了七分錢,還強調不能讓果農知道是她告訴的,因為果農「不想給你們這麼多錢……」

我還沒聽完,火就「騰」的一下躥上來了:這不是明擺著欺負人嗎?給他幹活時,他這個好、好、好,行、行、行的,到了付錢時,他卻來了這一手。我氣的嚷嚷著:「我得去找他評理,這個錢我可以不要,但我要讓他知道,我們修煉的人不是好欺負的人……」妹妹打斷了我:你是幹甚麼的?你還是個修煉人嗎?你找他評甚麼理?就像師父說的:「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2]

我聽了好像心裏有所領悟,可心中就是咽不下這口氣,不停的翻騰著,此時,這顆頑固的爭鬥心也拼了命的在動搖我修煉的意志,我明知理虧,但還是從牙縫裏擠出一句:即使是去我的爭鬥之心,我寧可此次不去,也要讓他知道,否則我咽不下這口氣。

妹妹傷心極了,哽咽著說:「姐呀,我們可是修煉的人,是要替別人著想啊,你都不為了錢,你又何必為了一口氣。再說,你非要讓他知道。你說他少給了我們五十元錢他能不知道嗎?你無非是想讓他知道你已經知道他少給了我們五十元錢,別認為我們不知道。目地是想讓他難受,這是我們修煉人應該做的嗎?現在他知道,師父知道,你知道,我也知道,這就夠了。去掉自己的爭鬥心才是最重要的。你明知道是去你的爭鬥心,你還想留著下次再去,你可想過師父為了去你這顆爭鬥之心,師父花費了多少心血,促成了這些機緣。我們還會有多少這樣的機會,你想過嗎?」

聽了妹妹一番話,我慚愧的無地自容,想到師尊的法:「你們從聖潔而又無比美好的世界掉下來,是因為你們在那層次中有了執著的心。當掉到相比之下最骯髒的世界裏,你們不快往回修,卻又抓住骯髒世界裏那些骯髒的東西不放,甚至損失一點還痛苦的不行。你們知道嗎?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3]

是啊,我能把這頑固的爭鬥心帶進天國嗎?今天倘若不是師尊慈悲救度我們,我不得還在人中承受著業力的煎熬嗎。我不但不珍惜這寶貴時間用來救人,反而為了一口氣爭鬥,我還算是個大法弟子嗎?想到這些,我抹著眼淚虔誠的向師尊說:師父,我錯了。我一定去掉這顆爭鬥心和所有的執著,早日跟隨師尊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