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埋怨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九日】現在當別人有了失誤,影響了自己或給自己帶來痛苦、麻煩或不便,我就這樣做:第一步首先想,先別怨,對方在給我提供機會讓我修心呢。同時也要看看自己是不是有責任;第二步 ,站在他人角度想,他也不是故意的,理解和原諒他吧。或他已經很努力了,你再怨他,他也難受啊;第三步,考慮怎麼解決問題。

埋怨,字典中的解釋是心裏不滿或怨恨。我愛埋怨,對像主要是丈夫和姐姐。因為接觸的多,生活中時不時的就會埋怨。比如,丈夫買菜、買水果買多了;買的質量不好了,我就埋怨,心想買這麼多幹啥,甚麼時候才能吃完?這麼老的菜還往家買!再比如,中午或晚上他下班回來晚了,等半天,只好打電話過去問問。放下電話,就想,也不事先告訴我一聲,害的我著急做飯,回來還得熱一遍。類似的事情很多。

修煉以後,我知道遇事要忍,所以再遇到上述的事,漸漸的嘴上不說了,但心裏還是有想法,就是沒找自己。最多會想,他能買回來就不錯了,別挑了,不是從法理上去認識,去掉這個執著心。

埋怨背後是甚麼心

為甚麼要埋怨呢?我細細的想,蔬菜、水果買多了,要放冰箱儲存,時間長了不新鮮、要爛,不好擇,有怕麻煩的心。丈夫回家晚了,不知道他在哪?幹啥去了?車出毛病了?這是擔心、怕心,還有情;要等他,有不耐煩的心。

再往下找,這些心的背後還有心。比如,為甚麼不耐煩呢?背後是一顆急躁心。為甚麼急躁呢?就是做甚麼事之前,心裏已經有了對行動開始和結束的時間以及過程的預想,如果沒有按預想的完成,心裏就開始著急。這時就被自己的預想「畫地為牢」, 情緒就一點點的「培養」起來了,說話的速度也快了,聲調也高了,甚至「急眼」了。

比如,有一個星期天的上午,在我家和姐姐同修學完法,打算下午去發資料。我趕緊做午飯,菜要多做點,因為還有丈夫和二十多歲的兒子。我一個人在廚房忙活,他們各幹各的。平時我常用電飯鍋煮飯時也同時蒸雞蛋糕,就是當米飯湯快要下去的當口,把盛有雞蛋的碗放到鍋裏,要左手掀蓋,右手放碗,過程儘量要快。當我用「抓撓」(一種抓碗的工具)抓著碗往鍋裏放時,一著急,碗就撞到鍋沿兒上了,雞蛋水一下子洒了,弄得裏外都是。這一下心裏的火就起來了。

聽到我的驚叫聲,他們都過來看。越勸解,我這心裏的火越大,怨氣也隨著話語出來了:飯菜都得現做,三個人誰都不來幫我……結果,這頓飯誰也沒有吃好,發資料的事也泡湯了。

怨的「家庭原因」

我為甚麼總是愛埋怨呢?這也許跟母親有關。從小到大,我多次聽到母親對父親的抱怨。如母親嫁到父親家,妯娌要排班做一大家子的早飯,那時用油燈。頭天晚上,父親往裝米的缸裏倒上了高粱,結果第二天早上,母親誤把高粱當高粱米做了一大鍋(那時用大灶)飯。母親怨父親放上高粱沒有告訴她,害她費力、出錯。再比如,因為父親的阻攔,母親當年沒有參加工作,以致後來只能一直在工廠做臨時工,等等等等。

我結婚後就愛抱怨丈夫。尤其是那年冬天,我住院分娩,孩子出生了。晚上離開前,他把我的拖鞋擺放到床底下,等我半夜下床小解時,夠不到鞋,只好兩腳先踩到冰涼的水泥地上,心裏這個怨;出院那天回到家裏,他送來家的同事出門,忘記帶鑰匙,我趿拉著棉鞋去開門。結果,腳後跟被棉鞋後幫硌著了,造成後來腳後跟疼,不敢著地,治了很長時間才好,這事我更怨。

總之,凡是遇到不符合自己想法、期待、意願或給自己造成痛苦的等等,我都會怨,它不僅由來已久,而且「輕車熟路」、「如影隨形」。

其實,怨就是把造成後果的責任或原因都推到對方身上,自己好像沒責任,自己是無辜的;否定他人,肯定自己或抬高自己,由此產生的怨氣既害己又害人。

悟法理 去怨心

學習師父的講法:「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1]我想,修了七、八年了,我這怨還沒有修去,連善者都不是呀,也沒有以苦為樂,離覺者差多遠哪,我得趕快修啊。

可能師父看到我有這個願望,給我安排了一個機會。前幾天,我和姐姐借購物,去找有緣人講真相。路上我買了一條裙子。我沒看好,但在姐姐的力促下還是買了。回到家,我發現後背拉鏈下縫的不平,有個小鼓包,我習慣性的又要怨:怎麼不在後面好好給我看看?這麼明顯的毛病怎麼沒看到呢?我恍然大悟:哎呀,就是要她「粗心大意」,才能讓我暴露這個愛埋怨的心哪,否則,我怎麼發現它,修去它呢?!沒買好,是有意義的呀!忽然間,明白了師父說的:「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2]。認識到這一點,心裏一下子輕鬆了。同時又很後悔,以往那麼多次類似的經歷,我都給忽略了、錯過了。

師父說:「人在沒有道德的規範和約束下做的事就是魔性,而修佛就是去你的魔性,充實你的佛性。」[3]師父又說:「人的佛性是善,表現為慈悲,做事先考慮別人,能忍受痛苦。」[3]對照法,我才認識到,這個怨也是魔性啊!做事要先想別人,我也要努力做到。

那天,我和姐姐各買了一個同樣的小廣播。第二天,她來我家,告訴我, 那個小廣播沒有記憶功能。我非常吃驚:怎麼可能?一試真的沒有。瞬間一閃念:我說,你先買,試試,你非讓我也買。我馬上警覺了,不對,不能怨。姐說:「要不咱們去換個別樣的吧。」我想,回去換,肯定會給商家添麻煩。我問:「姐,你用它幹甚麼?」姐說:「煉功。」我說:「咱們一樣,這不需要記憶功能,不用去換了。」她說:「也是。」事情就這樣「解決」了,心裏很平靜。

我終於能擺脫這個怨魔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與魔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