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柳暗花明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春天得法的老大法弟子,在外面工作單位和同事遇到的心性關都比較少,修煉以前本來就對名利很淡漠,遇到單位評先進,我們都是互相謙讓,沒有爭搶的。修煉後,大部份時候也能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寧願吃虧,也不佔便宜,所以沒有甚麼大的摩擦。直到今年年後領導給我安排了新工作,在新的工作環境下,在複雜的人心摩擦下,我缺失的這一關才給補上。

我是幹建築的,年後領導安排我在新的項目上負責技術,而另一個年輕的負責現場。時間長了之後發現這個年輕同事素質很差,喜歡佔小便宜,滿嘴髒話,不積口德,而且對人很刻薄。工作能力也不強,開個會連個工作都總結不好。很是看不上他,總看他不順眼。

有一次他安排我去抄平,我說現場的工作應該監理去復核,他竟然和我大聲吆喝起來了。我也沒守住心性,大聲和他說:「是你負責現場還是我負責現場?」領導沒吱聲。表面上看是他的工作推給我幹,過後想想是自己和他說話的時候語氣不善,才刺激了他負面的思維。

事情過去之後,我還是像往常一樣,而他還氣勢洶洶的不理我,我在辦公室和大家分享零食,他也不要,原來他可是搶著吃的。我知道需要自己提高了,儘量讓自己變的平和,但有時還是不喜歡他說話的語氣,好像別人欠他十擔米一樣。在一次次的找自己的過程中,怨恨心慢慢減少了,他是個常人,為甚麼要和他一樣見識呢?和他一樣那不就是個常人嗎?而且他還喜歡打小報告,我在辦公室說的話,他很快就傳到施工方耳朵裏了,大家都不喜歡他。後來,通過向內找,是自己修口做的不好,老是瞧不起別人,覺的自己技術好,高高在上,不太配合人家。做的好的話,還怕別人知道嗎?都有自己要修的東西在裏面。

師父多次講法裏都提到同修之間要配合。和常人配合工作也一樣,需要放下身段,放下姿態。慢慢的也接受他了,在工作中也配合他了,看他也挺辛苦的,不能拿修煉人的標準要求人家。我也在一次次的改變自己,用大法來要求自己,看別人的好處。以前自己總想改變別人,總向外找,是自己錯了。現在基本上沒有甚麼大的矛盾,都能做好了。

和他的關過完之後,開始和領導過了。領導又看不上我了,不管我怎麼做,他都不滿意,而且還說我水平太低了。剛開始心裏不太平衡,我在公司都算是水平比較高的,他竟然說我水平低,我就跟他說:「你要是覺的我水平低,你把我調走,我沒意見。」好像是自己很坦然,但還是心裏不舒服。有一次開會的時候,別人都表揚了,就沒有表揚我。晚上回到家,心裏光想著這個事,都不想幹了。正好老頭休年假,想到威海去玩,我跟領導請假,流露出了不想幹的想法,他不同意我休班,給我發了個短信:「你已經很用心了,你很優秀。」就這樣,我繼續留著幹了。自己還有點沾沾自喜,看看,他承認了我很優秀了吧。

因為我在這件事情上用人的辦法解決,心性沒得到提高,師父為了我在這個複雜的人際關係中提高上來,新的矛盾開始了。有一段時間,領導還是不滿意,嫌我不給他彙報工作,給他彙報他又不聽,還氣呼呼的說他不管。表面看是處處刁難我,同事都看出來了,讓我不要和他說話。我知道這是師父要我補上這一課,我已經認識到這個問題,就要過好這一關。

雖然知道這是師父讓我過關,但整個過程心裏還是挺難過的,我一遍一遍的背法,並寫在紙上,一遍一遍的默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自己這是在消業、過關。

有一天,他訓了我三次,表面上這三次都是我對了,但他還冷言冷語的丟給一句話。第一次是他讓我算工期,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六日開工,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六日竣工。我算了五百一十九天,他算的是五百二十三天,他覺的我算錯,還追問我是怎麼算的,他以為我不會算,還不屑一顧的說了一句「你慢慢算去吧」。最後和他又用笨辦法單月加起來算了一遍,還是五百一十九天。

第二件事是,我在看項目部郵箱裏的合同文件,上面的防水卷材等級寫錯了,寫成-15度了,一級防水應該是-25度的,我告訴他之後,他很生氣,說那是保密的東西,能隨便亂看嗎?我接著退出了公共郵箱,默默的走出了辦公室,內心還是比較平靜的,看著他就像小孩鬧脾氣一樣。

第三件事是一件技術問題,我說剪力牆不是抗震構件,自然也不用抗震鋼筋。後來領導給我發了一張圖片,上面寫著構件中的受力鋼筋採用抗震鋼筋。晚上我才看到短信,我知道他這是證明給我看,說明我說錯了。我給他發了短信,告訴他圖紙設計框架柱梁、框支柱梁、剪力牆暗柱、斜板、斜板上的柱、連梁這六個部位的構件採用抗震鋼筋。晚上十點他回了個短信:剛回來,看到了。我做了我該做的事情,至於結果已經不重要了,已經引不起我的浮動了。

事情還沒有完,等我星期天來值班的時候,發現郵箱上不去了。同事試了試,也上不去,知道改密碼了。這對我來說又是一考驗,剛開始還想改就改去吧,以後我用qq郵箱,不用這個公共郵箱了。後來一想不對,不能這樣抵觸,隨其自然吧,不讓用就不用了。工作我該怎麼幹還怎麼幹,像甚麼也沒發生一樣。時時提醒自己,自己是修煉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他出拳,我後退。後來設計院來了答覆,我問領導給施工方和監理發不發(原來都是我親自發的),領導回答發,我就安排另一個知道密碼的同事給他們發過去,不急不躁。一個小時後領導通知同事把密碼改回來了。不過我一直都沒上郵箱,但工作從不懈怠。不光幹好自己的工作,還積極配合整體的工作,想著對修煉人來說,吃苦受累是個好事。一個星期後,給領導彙報其它工作,領導讓我上郵箱看看,我說我一直都沒上,他說:「前一段時間忙合同,有點浮躁。」這就算是他給我道歉了,一切都變的平復了,恢復了正常。

我知道這是因為我的心性達到標準了,這一關才算過去了。修煉當中沒有偶然的事情,遇到的都是自己要修的東西,向內找柳暗花明。感謝師父,感謝大法,能在這個大的複雜的修煉環境中得到師父的保護,能在這亂世中得到這高德大法,我了無遺憾了。

個人體會,不對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