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舊勢力迫害 走正師父安排的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

一、從直銷的魔難中艱難地爬出來

二零一五年春天,我從邪惡的黑窩闖出來了。剛到家才知道丈夫在我被迫害期間離世。這突如其來的噩耗,使我有些迷茫。面對正在念大學的孩子,萌發了想南下謀生的念頭。由於身體被迫害的弱不禁風,就打算緩兩個月養養身體再走。

此期間匆匆寫完《起訴江澤民》訴狀後投遞出去,因為是為了完成任務的心,還有怕心等,信件被公安派出所扣下,當天在我後面去郵信的同修被綁架。我更加害怕了,沒幾天把房子租出去就離開了家。

來到陌生的城市,住在常人朋友家裏,失去了修煉的環境。我們在一起總是嘮常人事,這位常人朋友曾患多種疾病,吃了一種由美國科學家研製的營養品後好了,她就在做此營養品的直銷。起初,我沒有動心,明白修煉人沒有病不吃藥這層法理的。舊勢力就換種方式,操縱常人朋友經常在我面前介紹化妝品,也是她買的產品中的一個系列,無污染、無添加劑、純綠色,能把臉上的雀斑、疙瘩等去掉。我有點動心了,但怕出差錯,先買了一套此化妝品試一試,臉上的斑似乎沒有了,覺的確實挺好的,朋友說你要能吃點葡萄籽,效果會更好,葡萄籽也不是藥。我覺的有道理,就買了一瓶吃。漸漸的我開始觀察、研究、上網查看其公司背景是否合法等,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查,確認此產品在國際上有一定的威望。於是我決定從事這個行業,作為一種謀生的方式。

在陌生的環境,沒有人際關係是做不了直銷行業的。我就回到家鄉,向身邊的同修介紹產品,有兩個同修為不修煉的家人各買一套,還有一位同修是間接性地從我這買的。

期間有同修建議我看《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當有弟子問:有學員在同修中推廣傳銷、直銷的商品,聽不進別人的善意。師父說:「誰在學員中傳播那些不屬於正法的事情,誰就在干擾大法弟子、破壞正法形勢!比魔幹的罪還大,按照那個舊勢力說,比魔幹的還兇。是真正的在破壞。過去我說過,誰能破壞了大法弟子修煉形式啊?外在的因素,經過這場迫害,破壞了嗎?只是鍛煉成熟了大法弟子,篩下去的是沙子。誰能真正的把這個修煉團體破壞了?把大法破壞了?誰都做不到,實踐證實了。我說過,就是這樣,干擾的是有執著的人,法是破壞不了的。能夠起到壞作用的,只有內部人。是凡幹這樣事的人都不是大法弟子,你就不要把他當作大法弟子對待,不管他修了多長時間。」[1]

當時看完這段講法,我心怦怦直跳,心裏也犯嘀咕:難道我真的做錯了嗎?不會吧?傳銷是騙人的,各國家都不允許,可直銷各國家都在搞啊?而且可以辦營業執照,還交稅呢?但是師父的法講的又這麼嚴肅,關係到自己還是不是大法弟子的問題了,得慎重考慮。

其實這一連串的疑問,已經是不敬師不敬法了,對師父的法大打折扣了。結果在名利心的驅使下,我開始邪悟了:以後絕不向同修介紹此產品,向不修煉的人介紹應該不會錯吧。之後,我跟買產品的三位同修切磋了一下,她們也認同我的觀點,不再向同修介紹,只是向親朋好友介紹。可一個也沒做成,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雖然我沒有繼續做下去,但也沒有停止不做的念頭,只是自己還在買著吃。

二零一六年正月,我開始壞肚子,五天體重掉了六斤,不能吃油膩的東西。不長時間,全身發黃,白眼珠子都發黃,身體奇癢無比,渾身無力。從直銷朋友那裏得知,這是吃營養品的返毒期,過一陣就好了,我也就沒當回事。一個月過去了,仍不見好轉,朋友又說:你得加量才能好的快。然後我就由兩種增加六種,吃的我直噁心,甚至看見水都噁心想吐。師父說:「你的每一個執著,都會造成你修不成。」[2]可我還不悟,仍癡迷營養品。

又過了一個月,身體更加嚴重了。有時出現肚子脹痛、腰酸背痛、噁心迷糊、上吐下瀉等症狀。這時,我才冷靜下來向內找:我修煉了十九年,從沒吃過一粒藥,身體一直棒棒的、精神抖擻,渾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勁,這怎麼吃點營養品還倒吃壞了身體。難道我做直銷真的錯了?舊勢力抓到了把柄,開始往死裏迫害我?不行,我不能再錯下去了,即使師父的法理,我還沒悟明白,但我是大法弟子,就要無條件地聽師父的話,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多學法以後慢慢就能悟到。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3]

舊勢力看我要在法上提高了,就採用各種方式進行干擾,讓我學法不入心、犯睏,增加人中事情,讓我的身體疲憊不堪,總想躺著……我也著急,就是突破不了,就感覺自己被甚麼東西厚厚地裹著,掙脫不了,心想:要是有精進的同修帶我學一段時間該多好啊!第二天,就有一名同修主動提出要陪我學法,聽說這名同修特別精進,每天能學六講《轉法輪》,還不耽誤救人的事。我欣喜若狂,慈悲的師父還在管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啊!我要歸正自己,跟上正法進程,不能再讓師父操心了。

我每天和同修一起學法過程中,我都儘量保持靜心,剛出現一點雜念,及時發正念清除。就這樣,我每天沐浴在大法中,法理越來越清晰,心性在不斷地提高,逐漸地從直銷的魔難中艱難地爬出來了。

回想自己為甚麼會做直銷?那時人心佔了上風,完全不在法上,使自己陷入誤區。是法理破解了一道道誤區。

誤區之一:直銷是國家允許的,是合法的,能辦營業執照,還交稅呢。其實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無論遇到甚麼事情,都要按照宇宙大法指導修煉,不能按照常人的理來要求,人的理是反的。師父說:「你別看人類社會發生了多大變化,人類道德水準大滑坡,世風日下,唯利是圖,而宇宙的變化可不是隨著人類的變化而變化的。作為一個修煉人就不能用常人的標準去要求了。」[4]

誤區之二:我賣的產品是美國科學家研製成的國際品牌營養品。師父講:「科學把人領向危險的迷航」[5]。原來我太執著科學了,大法是超常的、是真正的科學。

誤區之三:我看朋友吃了營養品身體確實好了。師父說:「有一個問題要說清,一般的氣功治病和醫院治病,就是把造成有病的根本原因的難往後推移了,推到後半生或以後去了,業力根本沒有動。」[4]因此,人吃營養品也好,吃藥也好,還是能起到抑制作用的,但是治標治不了本,不然人怎麼會相信呢?

我當時吃營養品時,只想祛斑、補補身體,沒把它當成藥啊。

師父說:「那麼我們都想達到佛境界那樣的身體,你吃補品能達到嗎?肯定的達不到。那你吃它幹甚麼?這玩藝兒也不是好吃的東西嘗嘗鮮兒。我們在修煉過程中就是要將你的身體越來越淨化,越來越達到最正常、最好的狀態,那是吃藥所達不到的。那你去吃藥,你不就是覺的對修煉還不放心嘛,你就是沒有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對待嘛,不就是這麼個道理嗎?你不把你自己當作修煉的人對待,那我們怎麼把你當作修煉人對待呀?是不是這個道理呀?不管是中成藥還是西藥,都是藥,這一點是肯定的。你的目地不過就是有個健康身體,可是我們修煉卻遠遠超過這個。」[6]

學完這段講法,我驚呆了,這是師父在一九九九年前的講法,我看過多少遍了,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了呢?想想自己從黑窩裏出來後,也沒有靜心地好好學學法,被利益心驅使只想掙錢,結果走了一段大彎路,摔個大跟頭。修煉人一旦沒了正念,就會不知不覺地走舊勢力的安排。

開天目的同修看到每一個同修從整體上看都有舊勢力對他的一套安排,這套安排也像一個龐大的金字塔,由層層舊神和底下的低靈爛鬼構成,大金字塔又由無數個小金字塔構成,每一個小金字塔都專門做一件小事情,有的迫害同修的身體,有的抓捕同修,有的活摘器官,有的干擾同修修煉……我不由得聯想到自己所做的營養品直銷模式所倡導的:「就像細胞一樣,一個細胞分裂兩個細胞,兩個細胞分裂四個細胞,四個分裂八個,就這樣無限制地發展下線,像金字塔形,鋪開的面越廣,利潤越大。」唉!處處都是陷阱和魔難。

現在我與買產品的三位同修都在法上認識到做直銷是錯的,並找到了各自的執著心,感恩師父的慈悲苦度!在這個宇宙中最珍惜我們的是師父,最希望我們圓滿的也是師父!我們有決心從新開始歸正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人來彌補所造成的損失。也希望還在癡迷直銷行業的同修們趕快醒悟過來,時間瞬間即逝,若真相大顯的時候,就再也沒有機會了。趁正法還沒有結束,放棄利益之心,別辜負師父的苦心啊!

二、無條件地向內找 認清舊勢力的迫害並全盤否定

經歷了四年來一次次魔難:牢獄迫害、丈夫噩耗、直銷魔難、病魔纏身後,我才冷靜下來靜心學法,無條件地向內找:發現很多執著心沒去。師父說:「真得去找找心性上的問題,看看哪裏執著,哪裏應該修好,這真是個人修煉問題了。」[7]

當認識到自己在直銷問題上起到了比魔幹的罪還大,身體才出現病業狀態,就應該承擔後果時,無形中承認了舊勢力的迫害,舊勢力更加肆無忌憚地加重對我身體的迫害。一次出現漲肚、腰酸背痛、上吐下瀉,特別難受。我就向內找自己還有甚麼執著心沒去,並發正念解體。不管用。

我想起了師父的一段法,於是我就在腦子裏反覆的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啊念啊,不知不覺睡著了,迷糊糊的感到腦子裏還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醒來後,就感覺壓在肚子上的甚麼東西刷地一下沒了,身體立刻輕鬆了。太神奇了,是慈悲的師父給我拿掉的。

當我看到《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時,我恍然大悟,原來自己一直在承認舊勢力的迫害。時隔不久,我身體又出現疼痛症狀,我就發正念:「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師父,我的路由我師父安排,我有人心、有執著都將在大法中歸正,任何生命不能以任何藉口來迫害我、干擾我,全盤否定舊勢力對我身體的迫害。」很快身體就恢復正確狀態。

在這場舊勢力安排的巨難中,舊勢力對每一個大法弟子都精密地安排了一套它們的系統。只要大法弟子稍微偏離了法,舊勢力就會採取各種形式加以迫害。我們時刻要認清舊勢力的迫害並全盤否定。

前些日子,我的身體又出現疼痛感,比以前更兇猛,持續時間長,發正念不見效,默念「法輪大法好」也不起作用。我就求師父救我,在求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很自私,一味的在大法中索取,不去付出。還美其名曰地說:我在家多學法,等身體調整好後再去救人。由於我放不下對身體的執著,沒有認清舊勢力和否定舊勢力在我內心安排的一思一念,所以舊勢力就會沒完沒了地迫害。

於是我每天都出去粘貼真相不乾膠,在貼的過程中,我都認認真真、板板正正貼在乾淨的牆上、電線桿上,默默地念一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同修又送給我一部真相手機,這樣我又多了一項救人的工具。隨著身體一天天的好轉,皮膚逐漸變白,體重也由八十來斤增加到一百多斤了。 在舊勢力對我身體迫害期間,同修們給予極大的幫助。有的同修陪我學法、有的同修在法上跟我切磋、有的同修幫我發正念、清理我的空間場,還有的同修在經濟上幫助,不讓我有後顧之憂……使我能安下心來,更快地在法上提高上來。我的每一次昇華,都和慈悲偉大的師父救度和同修們的幫助分不開的。

一天我仰望天空,想起了《永恆的故事》畫面:師父從無形到有形,然後一層層向下走,層層世界的法王發誓要助師正法。當下走到我這層時,我也發誓要助師正法,隨師世間行。然後加入其中,緊跟師父層層下走。我想:真我的思想是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在向師尊發誓助師正法,並隨師尊層層下走過程直至人間所形成的一思一念都是後天形成的,並非真我的思想。

以後每當清理自身空間場時,我就多加一念: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的路及一切都由我師父安排。我就走師父安排的路,一切不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的一思一念不是真我的思想,我都不要,全盤否定。

我的命是師父延續來的,無論遇到甚麼事情,我都要無條件地向內找,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兌現史前誓約 ,徹底全盤否定舊勢力迫害, 堅如磐石走師尊安排的路。

個人所悟,層次所限,有很多悟到的法理沒有表達出原意,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指正。叩拜慈悲偉大的師尊!感恩師尊無量慈悲!讓愚迷的弟子從新振作,在神的路上勇猛精進!也非常感謝採用各種方式幫助我的同修們!合十 !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天路在何方〉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