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室友搬來之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日】我有個不好的執著心,甚麼事都愛操心。室友姐姐(常人)要結婚搬走,我需要再找一個人合租。提前一個月,就想開始找人,理上明白修煉人一切有師父安排,但還不能時時事事做到。晚上就做個夢,夢到師父告訴讓我不要擔心此事,都有最好的安排,我自然欣喜,放下人心,不再想它。

我想找個修煉人作室友,肯定比跟常人在一起要好太多。弟子有精進的願望,師父就幫助。果然,沒幾日,學法小組同修告訴我梅梅同修想找房子,問我行不行。我們很快落實下來,住到一起。事實上,我對梅梅有所耳聞,也因為訴江的事見過面,但她在我心裏不是理想型,因為「傳言」,也因為我們年齡差了二十多歲,但心裏知道這事是機緣成熟,應該我倆住在一起,這是師父給安排的修煉路。

修煉大道無形,大法開在常人社會中,各種環境都能修煉,在哪修煉都對社會、工作、家庭有益,因為我們就是要做好人,更好的人以至一個修煉到更高層次的人。由於每個人的路不同,我選擇了單身修,專一修,(從很小就有很強烈的這種願望),而同修梅梅也是自己一人好多年了,她很精進,我開門見她十次有九次是在學法,當然還有打印或其它一些證實法的事,可以算的上是專修了。

人人都有家庭關,魔煉人心,我倆也不能漏項,我想這也是慈悲的師尊把我們安排到一起的其中一個原因。

同修幫我提高心性

在我們共同相處的日子裏,人心可磨去的太多了。平日跟同修們學法、共事,雖然會有矛盾,但有緩衝餘地,有時間可以冷靜下來。所以有些執著不好發現,不易去掉。天天吃喝住全在一起,就完全是另外一個樣兒了。兩個人脾氣秉性,生活習慣等等都不一樣,矛盾也多了。平日我和常人住的時候,自己學學法,參加集體學法,偶爾煉煉功,盡可能多幹點證實法的事,發正念,感覺自己是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可和梅梅住到一起,我的缺點簡直是暴露無遺。

住到一起沒幾天,矛盾就來了,因為我修的太差,平日裏不嚴格要求自己,突然來了一位「專修」同修,要求嚴,我就受不了了,矛盾越來越大。叫我起床我不起的話,同修義正詞嚴道:「上士聞道,勤而行之。快起來!」(其實這是師父幫我去懶惰心、安逸心)煉功犯睏、打哈欠流淚時,梅梅突然大聲說:「消停!」嚇我一跳。我平日特別反感聲高的人(其實,這是師父和同修幫我糾正煉功狀態,主意識要強)。以前和常人住,我倆都上班,但時間段是錯開的,有自己的空間。現在我上班,她不上班,每天下班就看到她,自己沒有一點空間,我感覺自己時時被「監控」,弄得我煩躁不安,躲在同修家學完法,不想回自己屋。回屋裏也是把門簾拉上,門關上,還得用東西頂上。

梅梅說啥我反對啥,認為她極端,總覺的她自己有高高在上別人不如她的心,其實是我對法理解的不深,自己的妒嫉心,爭鬥心,不讓人說的心……無數人心暴露無遺。比如,她說修煉人不用化妝,不用擦臉的,書上寫了:「說句笑話,年輕的姑娘總好做美容,皮膚想變的白一點,好一點。我說你就真正的煉性命雙修的功法,自然就達到這一步,保證你不用去做美容。」[1]其實師父哪裏是說笑話,自己身邊就有很多同修修煉後和實際年齡相差很大,師父說的話都是千真萬確的真理,這在很多方面,我都親身證實過。可我還是不想聽取意見,掩蓋愛美的執著,我說:「上班人還得符合常人狀態……」

她說我的房間裏有亂七八糟的東西,看書不靜心,我聽了挺不滿意:「這屋挺乾淨啊,我每天下班坐那雙盤,雙手捧書,看的字字入心,你咋就靜不下來?」她說:「你沒認識到,那可能就干擾不了你唄。」我一聽更生氣了,不修自己,反說她:「平日一回來,你就說你被這個干擾了,被那個干擾了,就你高,就你認識的好,別人都沒你修的好!」心想,你自己靜不下心來,還怪我房間,再說修煉人哪那麼多小節,環境師父早就給清理了。

不讓人說的心,不聽別人意見的行為,真是傻的冒氣,阻礙著自己的提高,是典型的妒嫉,不讓人說,爭鬥心等人心在作怪。平日,我穿甚麼衣服,她也偶爾點評,說這衣服有馬不好,那衣服紅色不行,釘子鞋變異,床單被罩屋裏全是動物圖案,頭髮染色也不好……說的多了,我也煩,我想做好三件事,多救幾個人比啥都強,這以後都將歸正,不是該計較的事。其實,我這和師父《轉法輪》在第六講中的「但他滿屋子都是亂七八糟的氣功書」[1]有甚麼兩樣?現在想來,我去哪個執著心,都是讓師父操心,讓同修費心啊,因為撥拉哪個執著,觸痛到我內心時,我的各種執著對應的心都跳出來維護,其實是不好的物質、思想業力和觀念不想死,現在都能立刻把握住了。

有時候,也把梅梅頂的夠嗆,因為我聽到有兩次她一邊幹活一邊使勁背法,那純粹是生用法壓自己的火呢。現在想起來都臉紅,給同修造成傷害。

和梅梅一起住,我的學法量加大很多,我去掉了太多的人心,扭轉了常人的觀念。現在不化妝出門,周圍的人都說我面貌清新、純淨;講真相,眾生除了感謝,對我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你是我見過的所有法輪功(修煉人)最年輕的一個。」還有人就因此退了黨,證實了大法老少皆宜。

說到這,真是得多講真相,因為每個人都有對應他的有緣人,別的同修多次勸不退,可能你一勸就退了,不是說誰修的好壞,是說與眾生的因緣問題,都是師父在做,是師父給的圓容自己世界、兌現來時大願的機會。

我現在無論是心裏還是房間裏,早已清理了曾經執著的kity貓和各種動物的床單、被罩、衣服以及生活用品。

提高上來,回頭看看,商場裏的衣服被各種動物圖案印上,烏煙瘴氣,空間場充斥著妖魔鬼怪骷髏頭。我不再買不適合大法弟子形像的衣服,不再穿奇裝異服,不再追求所謂時尚,而是回歸正統、得體、大方。頭髮也染回了黑色,真正的做一個修煉的人,一個精進的修煉人。在此期間,我還去掉了怕心,不向內找、指責別人的心。

恩師慈悲 我是如此幸運

師父慈悲,早知道我容量不足,除了學法通過法理點化,在我人心重得實在過不去關的時候,也會或早或晚的點化。我和梅梅沒在一起住前,自己做過一個夢:我給遠在美國的師父打電話,師父叫了我的名字,告訴我,得好好修,給我安排的路都是為了我的提高,利用這些磨去人心。

還有一次清理房間時,我雖然大部份都清理了,但思想裏還有點畫魂兒,認為這樣做是否極端,東西都銷毀,再買這不浪費資源嗎?梅梅說我這是利益心,我不完全認同。結果在一次似睡非睡時,夢見自己去國外開法會,師父坐在講台上,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問,誰買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意識中知道是對我說的。醒來一看,師父法像前,我學法的坐墊毛毛毯上,還有不好的圖案,我趕快請同修清理了。這些都是梅梅無私的幫助我做的,包括染髮,也是她幫我染的。

同修太可貴了。師父太慈悲了!每次想到這兒,我都羞愧萬分,可是人心上來真是難抑制,還好,法每天在學。現在已經改掉了這些怪癖,當然還有很多要修去的執著,我會努力的!

寫到這裏,實在是從內心感謝同修!當然,同修也去掉了很多執著心,如手機等安全問題,還有各種執著心的魔煉,心性都提高上來了,這都得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啊,為每一個弟子操盡了心,為無數眾生操盡了心。

去掉了人心,我們倆配合的就更好,證實法的事也更有力度。現在,我又和另一位同修配合,利用下班時間出去講真相,救度更多被邪黨謊言毒害的中國人。這位同修是位極其慎重的人,我又修去好多人心。

在甚麼時候,遇到哪些同修,配合哪些事情,魔煉哪些人心,都是非常有序的安排,用甚麼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激呀。

現在,我們真正的做到修煉人做大法的事而不是常人做大法的事。以前的我是在社會中忙著上班,忙著人中的事,擠著時間學法,發正念,講真相。現在的我是反過來了,遇到不順心的事不再氣的不行,而是首先悟一悟,為甚麼出現這樣的事?是甚麼心勾來的?怎麼樣按照大法不同層次的標準提高,怎麼樣做個有益社會、有益眾生的人。「修煉」一詞的意義對我更加清晰,去常人中是雲遊,魔煉心性,明明白白的修自己。在常人中是為了多救眾生,在常人中是為了弘揚大法,在常人中是助師正法,糾正一切不正。

全世界七十多億人,我能轉生在中原,一億人的修煉者中我是其中一個,今生有幸能得人身,能當主元神主宰自己,明明白白的修煉,能遇到萬古不曾有的宇宙大法開傳,能遇到生生世世盼望的恩師,能同時被賦予「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能遇到這樣多這樣好的同修們,能共同配合好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真是無法用語言形容對偉大師尊的感恩啊!謝謝您!您辛苦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