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姓風波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日】我生活在一個幸福和睦的家庭。我們夫妻經營著一間鞋店並且生意興隆,妻子賢惠善良,女兒活潑孝順,從小有好吃的總會留給爺爺、奶奶和爸爸、媽媽,讓大人先吃。我們也孝敬雙方父母,雙方父母更是體貼愛護我們,有好吃好用的也總是留給我們。

然而,十六年前,這一切卻差點與我失之交臂,感謝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慈悲與博大的法理及時化開了我的心結,讓我擁有現在的幸福與快樂!

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修煉之前我患有重症「LGA腎病」,修煉之後還不到三個月病情就不再復發,從此痊癒。那年我十九歲。

患病時醫生曾經建議我以後最好不要結婚。當我修煉法輪功使我身體在短時間內所有病症消失後,我那時就有一個想法:如果能有緣找到伴侶,我一定要讓我的伴侶也得法修煉!

緣份讓我遇到了我現在的妻子,她於一九九八年開始與我一起修煉法輪功,我們成為朋友。我如實的告訴了她我的一切情況,她就是覺的我誠實可靠,也不計較我的家庭困難。

女友共倆姐妹,她家沒有男孩,那時她的姐姐已經出嫁。岳父岳母性格傳統且一生勤儉,岳父母的本意是想將小女兒(也因女兒從小體弱多病想留在身邊照顧)留在家中招上門女婿。但是因我十六歲時父親就去世,母親不想被人說她沒有能力給我成家。我的哥哥、姐姐都已成家,所以就不同意我做上門女婿。要依雙方父母大人的意見我們就結不了婚,可是我們倆人感情很好,女友也認定了我,於是雙方父母達成協議:兩來兩走,也就是女方不嫁,男方不娶,雙方都要準備新房,先兩天在女方家辦喜事,然後倆人自己到男方家辦喜事,女方不安排送親,男方也不安排接親。

結婚前我就經營一間鞋店,成家後我們就更加努力經營鞋店生意,因為很快家裏就要多一個人吃飯了。隨著女兒的降生,家裏有了更多的歡笑。由於我的母親那時在照顧哥哥的小孩,還有姐姐的兩個小孩也是我的母親在照管,所以岳父岳母就答應照顧坐月子的女兒及外孫女 。

女兒出生第十天上午,我的一位同學來看望她,同學與我們一家人聊得很開心,同學高興地問我女兒叫甚麼名字,我告訴他:「昨天我們剛取了名字,還查了字典,叫某某。」(隨父姓)同學直誇名字好聽!不經意間我看到岳父岳母臉上的笑容沒有了,也不怎麼說話了,一會兒就離開了房間。

同學走後岳母來到房間告訴我:「你的爸爸(岳父)腰疼病復發了,不能蹲、不能坐,現在躺在床上了,我這幾天也不舒服,小孩的尿布你自己洗,她媽媽的飯你也自己照顧。」我一聽就覺的奇怪,剛才都好好的,怎麼才幾分鐘就病了?我到岳父母房間一看,果然岳父躺在床上說腰疼病犯了。

我走到妻子面前莫名其妙地望著她,她也一頭霧水。我們分析最大的可能是講到女兒名字時岳父母開始有情緒的。當時我們就覺的大人說話不算數,要是真的人不舒服覺的帶小孩累倒了,岳父母可以不用操勞,我把門店暫時關一個月等我照顧她們母女滿月就搬到門店也行。我跟妻子就這麼商量好了。

沒想到岳母又說:「不行,你還是把她們母女倆接到你媽媽那去照顧。」我和妻子一聽都愣住了!自己的親女兒剛生小孩十天,因為一個孩子的姓而出爾反爾還要趕她們出門,天下哪裏有這樣的父母親?當時我就有一股火氣一下衝上腦門,回頭一望妻子,她已是淚流滿面。以前聽老人說女人在月子裏是不能哭的,我連忙安慰她:「沒事,不要哭,你的爸爸、媽媽不想照顧也行,我會照顧你們,我的哥哥、姐姐的幾個小孩我是看他們長大的,我知道怎麼照顧你們。我媽媽年紀也大了,家裏事又多,要不我就把你接到門店裏我可以學會照顧你們!」妻子望著我點頭答應了。

於是我們分工,她在家裏收拾衣服和用品,我去找朋友幫忙收拾門店和搬家。

朋友對我的處境很同情也很氣憤,對我的處理方式有些不解:「你準備就這麼忍下這口氣?」我問他:「要是換成你怎麼處理?」朋友咬著牙道:「要是我的岳父母把還沒有滿月的親生女兒往外趕那就是欠揍,先打了再說!」我笑著搖頭:「打人肯定不行,我把她們母女接到門店照顧,只是我辛苦一點,對與錯自會有公論,也許這是我的命。」

下午我和朋友收拾乾淨門店來到岳父母家接她們母女倆,一進門看到姑姑和姑父(岳父的妹妹與妹夫)在院子裏,姑姑陪著笑臉說:「屋裏一點小事一家人不要動那麼大的氣,你知道你的爸爸媽媽都沒有讀過書,不會說話,你不要和他們計較!」我進屋看到妻子臉上有淚痕,收拾好的幾包衣服被散在床上和地上。岳父母坐在堂屋裏邊哭邊訓責我妻子胳膊肘往外拐,白養了二十幾年。而姑父在一旁不停的勸岳父母。

岳父母見我回來要接人,就更加罵我妻子,也哭自己命不好生了兩個女兒沒人傳宗接代,不把她嫁出去就是想放在家裏招女婿能給自己家留個後,叫她如果走出這個門以後就不要再回來了,就當從來沒有生過她。

我這算是聽明白了岳父母的真實想法,可是小孩的名字不爭姓,按中國傳統隨父姓,是我們談婚論嫁時岳父母就明確表過態的,怎麼突然變卦了?也難怪過去男人都把自己能否為家族傳宗接代看成是一種尊嚴與榮耀!但是我又何嘗不想擁有這種尊嚴與榮耀呢?

看著岳父母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樣子,就連姑姑也幫著一起哭,還對我說:「你們今天要是走出門我也就當沒有你們這門親戚了!」

當我緊急思考著該怎樣處理好這件事時,師父的教導一句一句的傳到我的大腦裏。

想著師父的話,我的心情很快平靜了,那真是一種偉大的平靜,就像一汪平靜的湖水,擲進一塊石頭也不會泛起漣漪。是啊,作為一個修煉人要看淡世間一切,一心為別人好!女兒若隨我姓,我高興了,可岳父岳母下半輩子都不會高興,修煉人不就是要為別人好嗎?只要岳父岳母高興,我放下自己的尊嚴,捨棄這份榮耀也是值得的。這樣一想,我豁然明白了:不就一個姓嗎,有甚麼好爭的呢?還鬧得父母大人傷心落淚。

感謝李洪志師父的及時點悟,回想一天來發生的事,此時自己都覺的好笑!在幾分鐘前自己還陷在其中,差點就造成不可想像的後果。馬上我進屋將師父的點化與我的想法和妻子交流,妻子聽後也不住的點頭,心情平靜下來,臉上也露出笑容!

我走出房間時,岳父母還流著淚在訴說著,還聽到岳母對姑姑說,這樣做人沒有意思,要尋自盡之類的話。此時我真誠的對岳父母說:「爸爸,媽媽,你們都不要傷心了,小孩的姓好說,我可以不計較,她姓甚麼都是我的女兒,但是我還是要徵求一下我媽媽的意見。」只見岳父母的臉上馬上有了笑容,那過程就像演戲一樣。岳父母連聲說:「那是應該的,那是應該的,真是太謝謝你了!」我說:「其實你們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功,今天更應該感謝師父對我的慈悲點化,讓我知道該怎麼做才算是一個修煉人,不然我是絕對做不到這樣的!」岳父母又連說:「感謝師父!感謝法輪功!」

回頭我又開始去和我的媽媽商量,開始她激烈反對我的決定,但聽我說的有道理,態度又堅決,最後就說了一句:「既然你已經想好了,做了決定,只要以後自己不後悔,你就自己定吧。」就這樣,一場爭姓風波在法輪功博大慈悲能量的感召下化解了。我們的家更幸福祥和,倆位老人把外孫女視為掌上明珠,整天都過得很開心!

現在女兒已經讀高中了,因為她在媽媽的肚子裏就開始聽李洪志師父講法錄音,長大了也成了一名小大法弟子!身體健康、活潑愛笑。這些年來,每當有朋友問到我女兒叫甚麼名字時,我都會大方的告訴他們女兒隨母姓的名字。女兒長的太像我了,帶她到哪裏誰都可以一眼看出她是我的女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