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去色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二日】師父講:「慾和色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人的執著心,這些東西都應該去。」[1]修煉人如何擺脫這個關,跳出這個牆,作為我們修煉人,如何對待這個關係都很至關重要。這是擺在我們修煉人面前的一個死關!能修不能修?在這方面都相當重要!這可不是說去就能去得了的,因為它就是一個靈體,深深的鑽到人的更微觀、更微觀身體中去,根深蒂固!拖著人表面肉體,把人拖的精疲力盡!有的甚至會拖一輩子的,直到一命嗚呼!

在我修煉之前,對名、利、色、情也是看的很重的,尤其在色慾方面,雖然表面上道貌岸然,能把握得住,但內心卻很執著。三十多歲就患上了多種疾病,整日昏昏沉沉、精疲力盡。是師父救了我的命!我是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煉的,剛修煉幾天師父就給淨化身體,身上十來種病都不翼而飛!通過學法使我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以真善忍為標準,看淡了名、利、色、情,是師父把我從地獄裏救了出來。

在這些年修煉中踫到過色關的事,或許是師父安排的,或許是舊勢力安排來考驗的,看我是不是真的把這些東西看談看輕了。一次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同事見我說:「明天是情人節,我姨給你買花嗎?」(因為我跟她父母是平輩,平時她跟我叫叔,所以跟我妻子稱姨)我說:「我們老夫老妻的,就沒那麼浪漫了!」她紅著臉說:「要不我給你買束鮮花吧!」我嚴厲的說:「可不要開這玩笑!」一次我原來的一位工作徒弟(現在是位處長)見我說:「師傅,你臉紅撲撲的,我只想親你一下。」我正色的跟她說:「不要胡說!」

還有一位徒弟(是一位副總的妻子),她對我很崇拜,曾幾次請我吃飯,還給我買過衣服,經常對我說:「你是我的靠山,你讓我幹啥我就幹啥!」因為在工作上有時找我幫忙,我也不以為然,總把她當作師妹來看,從沒有過份的想法。可有一次在一起朋友聚會時,她跟我挨著坐,她突然在桌下狠狠的抓著我的手,我掙脫後站起來離開了宴席。

就是我們在遇到這些關時, 能不能馬上把自己當成大法弟子,守住這一念,就像師父講的:「如果第一關過不去,第二關就很難守的住」[1]。如果守不住這一念,那後果就可想而知了,修了這麼多年等於白修,徹底掉下去了。色是修煉人的死關,過去有許多宗教中的僧人、道士都很忌諱這東西。有的已經修的很高了,結果在過色慾關時一念之差掉了下去,前功盡棄、毀於一旦!何況我們是大法修煉的人。

俗話說:色是刮骨的鋼刀,酒是惹禍的根苗。色心人人有之。其實色也是個魔,人很難擺脫它。色心勾起人的慾望,使人類道德敗壞,使人幹壞事從而造業,甚至於最後走向地獄! 尤其現在社會上的烏七八糟大染缸的污染,常人在這個環境中是很難擺脫它的!要想脫穎而出、不受污染,只有真正的修煉法輪大法才能做的到。可惜的是,有些同修到現在還不夠注意,在男女之間很隨意,有時說話很輕薄,甚至於打情罵悄開玩笑。要知道我們大法弟子說出話是帶有能量的,一句不正的話就使自己掉下來!可能就被舊勢力鑽空子,有些同修被邪惡綁架迫害;有的出現嚴重病業現象,甚至被奪走了生命,這方面的教訓太多太多啦!

常言道:「君子不說狂語」!何況我們是修煉人呢?過去有一個書生進京趕考,走到一條小河邊,對面一個身穿紅裙的年輕女子大聲喊著:「大哥、大哥!過來把我背過去」,書生就脫了鞋,趟水過去背女子,本來是件好事,可是背到河中間,書生張口吟了一句詩,是:「玉女過銀河,紅裙映青波」。女子接著說:「只因一句詩,了卻狀元科」。書生心裏高興心想:今年能考上狀元。本來神安排這位書生是今年的頭名狀元。那女子原來是位菩薩,是來試一試他有沒有色心,結果他說了那句詩,神就把他的狀元之名給削了下來。雖然那詩不是邪淫之句,但也是輕薄之語。結果考榜下來名落蓀山,真是了卻狀元之名。

這裏講一個故事:宋朝翰林院的大學士蘇東坡,前世是一個寺院的大主持,法號「五戒」,修了幾十年了,因一念之差犯了色戒而墜入凡塵,前功盡棄當了常人,一直到晚年在師弟「佛印」的誘導下,回到了前世修煉過的寺院才開悟了,痛心疾首、捶胸頓足地後悔自己走過的彎路,使自己耽誤了幾十年。像這類例子很多,這裏就不一一列舉了。

我雖然自覺的在色慾這方面把握的住, 關過的還不錯,可這色魔就像是花崗岩一樣根深蒂固,有時在夢中還會出現。走在街上看見那個漂亮女士還想偷看一眼, 我就努力排斥它、修去它。這兩年已經很少了,但是還有,有時還會反映出來。其根結還是色心沒修乾淨,我想我會把它修乾淨的。只要多學法,把自己當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遇到色魔時就一定能戰勝它、清除它,這一關就一定能過的去!

自己所悟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