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去執要如初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時光荏苒,正法已接近尾聲,我們一定要記住師父告訴我們的:「社會形勢會變化,修煉的要求永遠不會改變,因為那是宇宙的標準,是大法的標準。」[1]

在修煉的最後時期,周圍有的同修真的是在勇猛精進,也有很多同修出現了懈怠。我們都知道「修煉如初,圓滿必成」[2]的法理。在邪惡依然瘋狂迫害的中國大陸,在艱難的環境下,在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中,在常人生活五光十色的誘惑下,依然能保持精進的修煉狀態,始終堅持向內找,堅定的做好三件事,看似容易,其實不容易。藉此交流機會,警醒自己,提醒同修,修心去執要如初。

一、在訴江事件中去除私心

二零一五年五月份掀起了全球訴江大潮。剛開始我認為只是經受過非法關押、遭受酷刑折磨或家人被迫害致死的同修要控告江澤民,慢慢的意識到,每個有條件的大法弟子都應該參與。

投遞前,思想又有動搖:家裏這麼多東西怎麼辦?再度審視,控告江澤民是天象變化使然,是大法的要求、也是大法弟子救人的過程,我不能用常人的得失來權衡,作為大法弟子這是我份內之事。我去了郵局順利寄出控告狀。

我天天上網查看我的控告狀的投遞情況。第三天它就到達北京後,而後就一直滯留北京郵件處理中心。周圍有的同修的控告狀是在寄出三、四十天之後才簽收的,我就一直等著。期間一直在忙著大法和工作的事情,沒主動為此發正念。

九月七日,我在第一時間看到了《關於訴江的通知》,心中有點疑惑:為甚麼現在才發這個通知呢?但轉念一想,這一定是有原因的,不要用人心去衡量、猜測。那段時間,破網非常困難,許多同修還不知道《關於訴江的通知》。我立即通知了所有認識的同修。大家看到該《通知》後反應不一,有的不理解,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一位同修說:「一定是大法弟子有甚麼心被舊勢力抓住了。」從訴江事件中,我看到了修煉人包括自己的不同境界。

十月份,單位領導、社區、派出所、總公司「六一零」人員通過不同途徑找我談話,我才知道我的控告狀已被返回本地。我在心裏求師父:「師父,請給予我智慧、給予我勇氣,加持我。」我告訴他們:控告江澤民是我的權利,是我的個人行為,與單位無關;是誰扣留了我的控告狀,是誰私拆了我的信件?是誰把信件內容私自擴散?我保留追究有關人員不法行為的權利。國家號召我們做中國夢,我也有個中國夢,那就是希望我們國家早日成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法制國家!

對話中,我心裏一點也不害怕,但心跳的厲害。事後我反思自己,語言帶著爭鬥心,不夠和善、慈悲。

幾天後,領導找我談話,說:「你的事情,總公司的大書記已經知道了,要我們做一個專題彙報,是調離現在崗位,還是調離本單位,等候通知。但我們也不希望看到這樣的結果。」

我心情有點沉重,總公司四萬多名職工,下屬單位幾十個,橫跨三省,有些部門工作條件非常艱苦,相對來說,我的工作條件算好的。難道我真的會被調到其它下屬單位?如果真是這樣,調到哪個單位好點呢?胡思亂想了半天,突然意識到:我這不是承認迫害了嗎?哪怕我有執著,也決不認可迫害。如果因為我訴江就被調離,本單位職工怎麼看?其它單位職工怎麼想?他們會想:「千萬別與法輪功的事沾邊,否則就像某某一樣的結果。」有幾個人會升起正念,欽佩大法弟子對信仰的堅定?不行,我決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舊勢力不考慮眾生是否得救,我不能不考慮。雖然我在邪黨的部門工作,但我就要走出一條在邪黨的部門工作也能修煉的路來。

向內找,發現自己確實有安逸之心,怕失去現有的穩定生活,但我絕不允許舊勢力以幫助去除安逸之心而不考慮是否影響眾生得救,大法弟子就是要在捨盡一切執著心的同時救度眾生。

當我升起堅定的正念時,突然,思想中接收到一個信息:「它們不敢這麼做,它們是怕你去上訪。」我噗嗤一聲笑出來。我自修煉以來,天目從未看到甚麼,從沒感受到甚麼。知道是師父看我悟對了,及時點化我呢。在常人看來,在邪黨的直屬部門出現了這樣的事情,肯定要掀起很大的風浪。後來,領導再沒提此事。我的工作、生活、修煉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二、在矛盾中去除執著自我的心

我身邊有一位同修A,講真相、勸三退做的很好。但有許多常人中不好的生活習性,如性格急躁,不守時,愛評論人,喜歡強制別人服從自己,愛嘮叨,有潔癖,等等。周圍同修都很怵她,我自認為修的不錯,能與她和平相處。

一天,因為一點小事,A對我大發雷霆,她把積壓在心中對我的不滿一下全傾瀉出來,從十六年前我曾經說過的一句話開始抖落,我說過甚麼、做過甚麼,包括我消業中身體的不好表現,列舉了許多「證據」,說我不善,不像修煉人。有些完全是誇大其辭、無中生有。A在與我的兩次見面中,四個多小時裏滔滔不絕,沒有停歇的意思。期間,我雖然靜靜的聽著,沒有打斷她,但卻人心起伏,看到前幾天還對我笑臉相迎的同修,今天卻變成這樣,心想:今天才真正見識了A的面目,原來她這麼小肚雞腸,原來她誤解我這麼深。

回到家,心裏沉甸甸的,心想:大家都說A難相處,今天算是見識了。人心翻騰中,我忍不住跟多位同修「曝光」了A的言行,而平時我很注意不在同修間傳話,不在背後說人的。有幾位同修說,A就是這樣的脾氣,別跟她計較,也有同修提醒我向內找。

冷靜下來,我突然悟到,我天天求師父點化我還有哪些沒有意識到的執著心,這邊就是師父借A的嘴來點化我嘛。我發現,我向來認為A不修口,而這次她沒有對任何同修提及我們之間的矛盾,反倒是一向自認為修口不錯的我,竟在同修間見人就說A的不是。我真是無地自容。

真正開始向內找,發現我有很多不善,不能為同修設身處地的考慮問題,強加於人,自以為是,做事心、名利心很強。我現在真是發自內心的感謝同修A,沒有她,我真不能深刻的認識自己,向內找自己。

現在我倆和好如初,沒有一點間隔。前幾天同修A對我說:「你修的真好。」我不禁啞然失笑,從不久前怒氣沖沖的斥責「你不是個修煉人」到今天的「你修的真好」,並不是我真的修的多好、多差,是師父利用修煉人未去的人心碰撞,叫我們找到該去的執著心。謝謝師父的安排。

三、在剜心透骨中去除色慾心

我今年已四十多歲,自一九九九年初進入修煉的門,我就覺的找到了真正的人生歸宿,決心一修到底,並發誓不再走進婚姻,要獨身專修大法,並自認為修煉多年,已做到不會對任何人動心、動情。然而,人的思想真的很有限,我真沒想到,舊勢力會利用B從這方面入手企圖把我拉下去。

B是二十年前我修煉前曾交往過的男朋友。當年他對我一見傾心。儘管B對我很好,但我談不上喜歡他,對他一直不冷不熱。後來B閃電般結婚了。本來我對婚姻也沒甚麼嚮往,這顆心也漸漸淡了。

二零一零年,B很偶然的遇見了我的一位朋友,得知我一直單身,以為我是因他而為,而他此時正好婚姻亮起紅燈,走到了離婚的地步。他給我打電話說,自己生活的並不幸福,透露了想交往的意思。我很堅決的回覆他:「不要胡思亂想,不可能。」他很傷心,又發了幾條很感人的短信。我想也不能太傷害人家,就約他見了個面。會見中我明確告訴他,我現在修煉法輪功了,沒有了結婚的想法,希望他好好過自己的日子。

此後六年的時間裏,我們只見過兩次面,言談都沒超出普通朋友的界限。這兩次見面,我一點沒動心,說真的,以前我對他也從沒動過心。多年來,我們沒有任何聯繫,就連普通朋友間的新年問候的短信都很少發。

二零一六年四月,突然接到B的電話,說,好長時間沒見面,約我吃飯。我想,這麼多年,他也沒有提甚麼要求,也沒聯繫,也沒騷擾我,就答應了。見面後也沒說甚麼話,幾乎就是默默無語。回家發完午夜十二點正念就睡了,心裏甚麼雜念都沒有。

第二天晚上,我像以往一樣開始學法,卻發現一個字都看不進去,滿腦子想的都是他,滿腦子都是以前他對我怎麼怎麼好,翻江倒海,思想怎麼也拉不回來,我真愕然了,怎麼會這樣?!僅僅一天之隔,怎麼情緒會發生如此大的逆轉?!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情海風浪,我能意識到是舊勢力抓住了我未去的情和色慾之心,利用他來加強我在這方面的執著,我得警惕。道理上明白,可人心凡重。接下來的日子,克制不住的想他。那段時間,學法時眼睛在書上,思想走神了;煉著功,手在比劃著,腦子裏翻江倒海;做大法的事情也是手到心不到,心裏一會想,感謝他不跟我聯繫,免得我們犯錯,一會埋怨他為甚麼不跟我聯繫,害的我牽腸掛肚;一會感謝師父的點化與阻止,一會又想聯繫一下又何妨?一會正念佔上風,一會人心佔上風……

就這樣不停的糾結、不停的猶豫,那種精神上的折磨太痛苦了!一天忍不住給他發了條短信,然後一直等,一直等。兩三天過去,居然沒有一點回音。我的心一點點下沉,甚至還哭了幾次,真是吃不香睡不好,食不甘味,夜不能寐,牽腸掛肚,浮想聯翩。

我問自己:你放不下他嗎?回答:不是。我清楚的知道,我放不下的是情。雖然表面上我很堅定,一直保持單身生活,其實,我的內心深處還在幻想有一個關心我的人,能給我那種溫馨、甜蜜、幸福的人間生活。

我開始理智的思考,在修煉時間十分緊迫的情況下,與常人產生男女之情,只會往常人層次掉,用師父延續來的時間談情說愛,簡直就是極大的犯罪!

我再次閱讀《修心斷慾》小冊子,加強了學法、發正念的力度,正念一點一點強大起來。四個多月的時間,我才拖泥帶水的走出這個莫名其妙的、突如其來的情關。現在學法、發正念、煉功都靜得下來了,心裏的壓抑、憂鬱情緒一掃而光,心情又恢復了光明、開朗的境界。想起同修寫的《另外空間與人間》說:「一個渾身閃閃發光的純淨生命怎麼會被一個業力滿身的人迷住?」現在回頭看看,我對B的情愫幾乎是莫名其妙的突如其來。

師父說:「一個常人的大腦被控制那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3]一個放不下執著心的修煉人被控制同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從這個角度來說,喜歡誰,不喜歡誰,也是可以被控制的。其實,舊勢力在另外空間裏能輕易的、直觀的看到修煉人的執著心,甚至比我們自己更清楚、更明確。它會抓住修煉人不正的一思一念,加強這些執著,放大這些執著,直到把大法弟子迫害的掉隊。不要以為有人對你示好,是真的喜歡你,那是自己情色慾不去招來的。我在心中默默對B說:別來干擾我修煉,等我圓滿後給予你最好的,來了斷我們之間的緣份。

希望和我有類似經歷的同修,一定要清醒,人間的情和我們要完成的歷史使命比起來簡直太渺小,太不值一提。它只是歷史上恩怨情仇的延續,周邊的親朋好友、甚至戀人也只是歷史上與我們結緣想要得到最終的救度,千萬別忘自己大法弟子的使命!

我深深的知道,自己離大法的要求、離師父的要求差距還很大,但我提醒自己,修心去執要如初。願與各位同修共勉。

不足之處請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提醒》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