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師父新經文《致歐洲法會的賀詞》出來之前,正好我在過一個小關。

事情大概是這樣:我在當地平台發短信,希望有願意打電話,整理號碼的同修能來電話平台。一位A同修說願意找號碼,我就介紹給了一個房間的協調同修,過後協調同修給我打來電話大概意思是說A同修非常認真,希望他能來房間學法,或者再打打電話更好。我和協調同修達成一致,認為在平台一起學法救人提高很快。然後我就打電話給A同修,告訴A同修協調同修說你很認真,希望能多來參加學法。A同修的反應卻讓我大吃一驚,認為強迫他去學法,他不願意。他有自己的學法時間,說是協調同修對他不滿意,最後說不再參與找號碼的項目了。

我真的很生氣,明明我沒有強迫他的意思,而且誰也沒有說對他不滿意,這個人怎麼這樣?中間還有段我抬高了音調,跟A同修說明,為甚麼建議你學法,並沒有強迫你之類的話在解釋。但也意識到自己的語氣不適合。最後沒辦法,我對A同修表示歉意,溝通草草收尾。但是心沒平靜。

掛掉電話我知道動心了,就肯定是自己不對了,就在網絡上對A同修道歉,他說並不關我的事,他自己也找到了自己的問題。但是我還是心裏不舒服,為甚麼事情這個結局呢?不管怎樣我參與其中了,肯定有我的問題。

仔細想想自己的心,從一開始就不對,因為跟A同修接觸不多,只是聽說過他。自己潛意識裏就有對同修的不信任,擔心他心性方面會不會有問題,這些負面想法怎麼對呢?而且給他打電話第一念是想先說點好聽的告訴他協調人誇他認真,他就能聽進我對他說的話。明顯的黨文化,耍小聰明,投機取巧的心。A同修強調不願意被強迫,逼著他學法,說我們這樣不對。想想自己是不是這樣呢?還真是,我就是有這樣的毛病吧,因在國內是幼兒老師,不自覺養成個習慣,喜歡對別人說教,試圖去改變別人。總還認為自己是對別人好。這麼強的執著心,可不就應該去掉嘛。

我知道了為甚麼在景點我說了一堆,遊客卻說:好好,別說了,天太熱……為甚麼我說出的話不能讓別人聽進去,反倒還有不好的效果,因為我並沒有真正的修出慈悲心啊,我是全心全意的為別人考慮麼?是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麼?這次的事情就是師父在借同修的嘴點我啊。

為甚麼我總想改變別人?有時候會覺得這個人怎麼修的這麼不好,那個人怎麼處理事情是這樣的方法,總在不自覺的挑別人的毛病,甚至一個同修接電話說話的方式語氣,我覺得不舒服了,都想他怎麼不改改,換別人能受得了麼?這樣的事情太多了,眼睛總在看著別人,而沒有真正看看自己。修煉是修自己,向內找,去執著的過程,而我又真正做到多少呢?現在看來,自己差的太多,要實修啊。

第二天協調人和A同修也做了進一步溝通,之後協調人跟我說了很多,都是他如何向內找的,自己怎麼做錯了。我也深有感觸。

剛結束通話,就去上明慧網,正好讀到了師父新發表的經文《致歐洲法會的賀詞》。當讀到「修煉者永遠是修自己,人心小小的變化就是提高,眾神都看的見。修煉不是給大法修,救人也不是給大法救。修煉是生命走向圓滿的保障,救人是修煉者的慈悲體現,是眾生在危難時的責任。放下太多、太強的執著,走好自己的路,這過程就是你們的道。」[1]眼淚就掉下來了,師父啊,弟子太不爭氣了,做的不好,那麼多執著沒放,那些不好的心,對名利情的執著,安逸心,愛面子的心,看不起別人的心等等那麼多不好的東西,真的要加把勁啊,真正實修不能光動嘴說,一思一念,都得嚴格要求自己。那麼多眾生等著我去救度呢,不調整好自己的狀態如何更好的去證實法,去救人。

經過這次小摩擦後我也更加知道了自己的不足,需要在心性方面多下工夫,修出慈悲來,遇事能做到真正的不動心,多為別人考慮,做個名副其實的真修大法弟子,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以上是我的一點體悟,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歐洲法會的賀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