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自私的情 修出慈悲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八日】我於一九九八年冬天入道得法,從此走上了這條艱辛而又幸福的修煉路。在我的修煉路上,師尊為我操盡了心,替我承受無數的苦難。下面我只將在修煉路上,師父幫我走出情的束縛的修煉體會寫出來,向慈悲的恩師彙報,與全體同修交流。

一、婆母情

修煉前,我就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從我開始修煉那天開始,我就覺的自己老是在情上打轉轉。就說婆媳之間的關係,本來我與婆婆之間相處的還是不錯的。可修煉後,婆婆像變了個人一樣,整天找茬,我怎麼做她都能找出問題來,不是飯菜不合口味,就是住的不舒服,還要求飯菜不能重樣。

記得有一次,中午我做的大米飯,剩下的第二天早飯,我用雞蛋加上一點雞肉給她做了一碗雞絲蛋炒飯。她一看是米飯,就不想吃。還說:「昨天剛吃過米飯了,今天又讓我吃米飯,我不吃。你必須另給我重做。」無法,我只好將飯撤掉,準備給她另做。正巧這時他的小兒子來看她,碰到了此事。他端著米飯對他母親說:「媽,你看嫂子對你多好,給你炒米飯,還放上了雞肉、雞蛋。你還不吃,你還想吃甚麼?」婆婆聽後無話可說,只好將米飯吃了。

還有一次,我中午下班回家,急急忙忙將飯做好了。可婆婆不吃,對我說:「我不想吃這飯,我就想吃你包的餃子。」可是當時我要包餃子就會耽誤上班時間,不包餃子婆婆又不吃飯,我只好急忙吃了幾口飯,準備到飯店給婆婆買份餃子。正好碰到丈夫,問我幹甚麼?我對他說了實情。丈夫對我說:你不用管了,上班去吧。餃子我會買的。

像這樣的事情太多了。可我每次只是就事論事,而且越是這樣,我對婆婆表現的越親密,想用我的真情感動她。沒有想到這是師父利用這些事去我對婆婆的情,沒有在法上多想想。後來再遇到這些麻煩事的時候,我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我就不停的給她讀《轉法輪》,一直讀到她高興了為止。記得有一次,不知為甚麼婆婆又不高興了,又開始罵我,我就在她身邊大聲念《轉法輪》,聲音蓋過了她的罵聲。最後她不罵了,還笑了說:「我服你了。我罵你,你怎麼就不生氣呢?」我說:「我學大法了,我不會生你氣的。我師父讓我們做好人,必須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才行呢!」

記得還有一次,女兒放假回家。我買了個西瓜,切開後讓女兒端給她奶奶。她一看,就開口大罵說瓜不是為她買的,是為我女兒買的,她不吃。就為了一塊瓜鬧騰了大半天。過後,我反思自己,在婆婆問題上,我是否表現的像常人一樣了呢?為甚麼自己怎麼做都做不好呢?是否就是我放不下這個情而造成的?悟到後:我有時間就給婆婆講大法的美好,還教她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在這過程中,我對婆婆的情也隨之放得淡之又淡了。

我感覺自己那塊物質被拿掉了,我對婆婆甚麼也不執著了。一直到二零零五年婆婆去世,再也沒有發生類似的衝突。從中我體悟到了,放下情真的是好輕鬆啊!

二、女兒情

我就一個女兒,從小她就是我的全部。修煉後,女兒對我一反常態。由一個乖女兒,變成了一個處處刁難別人的孩子。我對她的管教處於無能為力的處境。記得,我得法前幾年,她高中畢業,考上了軍校,大家都皆大歡喜。上軍校不用再花家裏的錢了,可女兒又要買一千多元的手機,還要買一萬多元的電腦,處處按她的要求處理她就高興,達不到要求就不高興,還讓我們親自驅車送她到學校。

女兒大學畢業後分在北京工作,自己找的對像她只告訴了她爸爸,我根本就不知道。一直到將男朋友帶家裏來時,她已經決定要結婚了。當時我想:從牙牙學語時就一直在我身邊長大的女兒,怎麼現在拒我於千里之外呢?怎麼想我也想不明白。直到有一天女兒對我說:「媽,不管你對我怎麼好,我還是親我爸爸!」言外之意就是不親我。聽了女兒的話,我當時心裏真是痛苦極了,在心裏感嘆:修煉真的就必須得這麼苦嗎?我苦思冥想也想不明白。

一天,我學《轉法輪》時讀到:「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

這時我明白了,這又是情在作怪。這次,我下決心要徹底放下,不能再在這情中掙扎而求生了。放下了情,我有了對女兒更高尚的慈悲心,我處處關心她、幫助她,從不再提過去女兒對我的不好。女兒也漸漸地變了,一改過去的樣子,對我也親了,還跟我學起了大法,還跟著我煉功,僵了十幾年的畸形生活,就這樣順了。謝謝師父的慈悲點化,使我又走出了一個逆境。

三、丈夫情

我與丈夫結婚三十五年了。從結婚到我得法,我們的家庭就是小矛盾不斷,大矛盾常見。但那時都是丈夫讓著我。很多事都是不了了之。可自從我得法以後,溫順的丈夫一改常態,經常找我毛病,經常主動發火的,變成一個性情暴躁的人。當時我為了家庭的和睦,一直聽師父的話,忍著點、讓著點。可是丈夫後來變本加厲,對誰也看不上,時不時的就製造出個矛盾來。

那些日子也耽誤我做很多救人的事情。他還給我限制了很多框框。如:和他一起時不讓我發材料、講真相、勸三退。所以我只能背著他做救人的事情。只要讓他看到,就會出現不高興的事情。我也發正念歸正他,但效果不大。我只能利用他不在的場合做救人的事情,利用晚上他看電視的時間,出去做救人的事情。最後我忍耐已經到了極限,提出與他離婚。可他死活不離婚。日子就這樣打發著。

再後來我發現這樣不行,我就跟他說:你也學學大法,你身體也不是太好。學學看,大法真的是神奇的。丈夫從二零零九年開始,每天堅持煉一、三、四套動功,每晚上看十幾分鐘的《轉法輪》。慢慢的,他對大法有了新的了解,對我做救人的事情也不反對了。可還是經常發火。我向內找自己究竟哪裏還存在問題。這一找,還真找到了:我對丈夫有怨恨心、爭鬥心,還有看不起他的心,以及沒有徹底消除的色慾心,更為嚴重的還存在著對丈夫放不下的情。

找到這些人心後,我每天堅持發正念鏟除它,自己也重視起來,在各方面都處處警惕著這些人心的翻出。我更加關心丈夫,給他講我做救人的事情的好處,他真的明白了。現在他不但不反對我做救人的事情,還經常參與救人的事情中來,如:我做真相幣,他幫我數錢;我做真相帖子,他幫我沾、剪;我出去貼真相帖子,他幫我看著周圍的環境和有沒有人看見;他還幫我買打印機、打印紙、光盤等材料;到親戚家還幫我說大法的好處……一切都順了。跳出人的情,才能不被干擾,才能走好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路。

四、同修情

修煉後,我自己明顯感覺到:不願跟常人呆在一起,只願意跟同修們在一起。這個問題的出現,使我不知不覺地脫離了常人,只想跟同修們一起交流,有事沒事也想和同修們在一起。時間一長,下意識告訴我:我對同修們產生了割捨不去的情了。開始在我不注意的時候,這個情就不自覺的翻出來,讓我學法不入心,只想到同修那裏去交流交流,此情出現有將近一年多了。

二零一六年五月的一個中午,我又帶上一些同修需要的救人資料去找同修。可每到一個同修家,同修都不在家。當我到第二家同修家住的地方,我找了同修的兩個住處,同修都不在。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如果您不讓弟子再來找同修,就不讓我找到同修,如果您讓我還來,就請讓我找到同修。我又返回同修家,繼續敲門,可同修家裏還是沒反應。我知道自己在這件事上一定做錯了。

那天很熱,往返二十幾里路,我騎車返回家後,熱得滿身大汗,洗把臉後,我捧起《轉法輪》學法。沒想到,我的心靜了,安靜下來了,我能靜心學法了。我悟到:是師父不讓我再沒完沒了的找同修交流了。再細細的往下找:自己的舉動,不是對同修產生情了嗎?對!就是情!我今天找到了它,我要鏟除它。這時正好到了下午四點了,我馬上發正念鏟除這種敗物。到六點我又發正念。通過兩次正念鏟除,我的心回來了,從此後我能安下心來學法了。除每週兩次參加小組學法外,其它時間我都用在自己學法和救人的事情上了。

情就像海綿裏的水,我們每個人就是那塊海綿,時刻都在水裏泡著。要想不被情干擾,那麼我們就要把海綿裏的水擠出去,對修煉人來講:那就是學法、學法、學好法,將這阻擋在我們修煉路上的這堵牆推倒。在這處處都是情的、紛亂的世界裏,能讓自己修出來,跳出來,做新宇宙中的一朵淨蓮,那就要跟上正法洪勢,不掉隊,向內修,真正做到修的執著無一漏,圓滿隨師回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