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看同修閃光點 向內找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不知為何,一個老年同修總對我有很多意見,甚至莫名的大聲呵斥,我很委屈,眼淚幾乎奪眶而出。和同修切磋,同修說,與你無關的事,不會出現在你身邊。回到家裏,找自己的執著心,找來找去,找到了自以為修去了但實際卻是被掩藏起來的執著心。

那是一次學技術,去了幾個同修,我學的應該是不錯,教技術的同修臨走囑咐我,這是高科技的東西,一定要常摸索,否則很容易忘記,必須得用專用電腦。我問,可以把這個電腦留給我嗎?他說可以。因為電腦放在老同修家裏,這位老同修卻沒把電腦給我。後來學的技術自然也就不會了,直到一位同修找到我,叫我用學到的技術幹點活,我說沒有電腦,我沒法練習,所以學過的都不會了,同修又遺憾又惋惜,而我卻是有了更多的怨氣和無奈。

看到同修們在講真相、救度眾生中,忙的不亦樂乎,而我卻無所事事,哪件事都沒做好。在學法中,逐漸的貌似把這顆怨氣的心修去了,直至有一天,一個同修不經意的對我說,那個項目幾乎癱瘓了,耗費資金卻不少,我當時就震驚了,這事是我沒做好,我有責任,因為老同修的不配合,我沒完成,致使整體受損,因此我對老同修的怨氣,由心裏寫在臉上,一見到她就不開心,期間給這位老同修帶來了很大的莫名壓力,直至對我大聲呵斥,而我本身就對老同修有怨氣,一看她那樣,氣就更不打一處來,我雖然沒跟她犟嘴,但心裏就是不服氣。

後來別的同修勸解我,我就說了此事,她做的如何如何,老同修又說我做的如何如何不對,傳來傳去的、越說越生氣,最後我不想再看老同修一眼。

師父說:「那麼發生矛盾的時候要各自向內找自己的原因,不管這件事情怨不怨你。記住我說的話:不管這件事情怨你還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會發現問題。如果這件事情絕對的與你沒有關係,沒有你應該去的心,那麼這件事情就很少會發生在你身上。如果你沒有這顆心,就不會引起矛盾,得對你修煉負責任的。是凡矛盾發生在你身上,出現在你這兒,出現你們之間,就很可能與你有關係,就有你要去的東西。不管怨不怨你,我的法身在去你的心的時候,可不管這件事情怨他還是怨你。只要你有這個心,他想盡辦法讓你出現矛盾,讓你認識到不足的這顆心,所以你們還在那兒找:這事不怨我呀。或者你們還在想:我在維護法呀。他在想:我也在維護法呀。其實你們可能都有不對的地方才會有矛盾。」[1]

我通過學法不斷的向內找,不斷的歸正自己,又經兩位老同修在法上的啟悟,我找了自己那顆向外找的心,是不符合大法真、善、忍的要求的。老同修沒給我電腦,我為甚麼不自己想辦法解決呢?自己沒做好,有甚麼權力怨同修呢。我們大法弟子層次不一樣,因此做事的出發點也不會一樣,我不能只想到自己,看不到同修身上的閃光點,看不上同修、怨同修是自己的容人之心不夠。

在這期間,老同修不斷的解釋,我又不斷的辯解,傳來傳去的話,又更加令人生氣,甚至影響了大家純淨的集體學法。爭人之長短,傳人之是非,絕不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

後來通過學法,我又找到了辯解,也是不修口,因為不修口會加大同修之間的間隔,從而干擾整體更好的救度眾生,後果非常可怕,所以我和學法小組同修彼此約定,如果我說話不在法上,再說與修煉無關的話,請您制止我!

借同修的嘴使我修去了掩藏很深的難以發現的執著心,此刻我的心裏不再有怨,從而自己的壓抑、堵在心裏的物質瞬間消失,生出的是對同修的感謝,當我找出自己的執著,老同修也好了。

感謝師父的良苦用心,使我心性得到提高,境界得到昇華,感謝師尊慈悲引航!感謝同修無私相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