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是一面鏡子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日】二零一四年初,我們就近組成二人學法小組。第一次交流,是同修指出我的很多不足,說我穿衣服顏色太深,髮型與年齡不適,講我打坐時間太長了,質問我:「誰讓你坐那麼長時間?」我當時只是笑笑,覺的她很直爽。

同修學法很是精進,三件事做得也好。她本身是搞人事的,對智慧講真相把握得當,念正,體現在面對面講真相效果好。在超市、菜場、公交站、路人都能講,寒冬、炎暑都出去講。三言兩語就能勸退一個。我很佩服她。

我呢,面對面講真相突破不了,有時勸退一個人,也要用上半小時。我曾和她一起出去講過真相,她還是更樂意自己單講。

一次,我們學法交流,談及黨文化時,我說:「要清除自身的黨文化,不可用黨文化狡猾之心,對待同修、對待修煉。」她回答說:「只有自己有那個心,才會看到別人有那個心。」我無言以對,只能笑笑。

就手機安全問題,明慧網經常有交流文章,我提起此事,她不以為然,很是自信,她的手機不會出問題。直到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三日《是竊聽器不是法器》的交流文章,引用師父的法和同修共勉:

「弟子:請師父多講講注意手機使用安全問題。」

「師父:這沒啥講的。你帶著個竊聽器。不光是間諜、政府,任何人隨意的都可以監聽你,非常簡單。就這麼回事,關機和不關機是一回事。我在這講,你知道中共邪黨那也在聽呢。」[1]

大法的威力使她歸正,她這才不帶手機到學法點。

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一日,師尊發表新經文《提醒》,講到:「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圓滿的路上,兩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與否的修煉狀態。社會形勢會變化,修煉的要求永遠不會改變,因為那是宇宙的標準,是大法的標準。」[2]聽師尊的話走出去講真相。

集體學法時,我約她一起出去講真相,第一次如約成行。第二次、第三次講好的事情,兩人總是走岔,不能成行。回來向內找,是自己自我意識太強,心想下次聽她的,她說到哪就到哪,她說在哪等,就在哪等。集體學法時,我才知道她改變了路線,我還在原路等。對此我們進行交流,消除了間隔。

我倆讀完一講《轉法輪》,還背了師父經文:「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3]她還開玩笑的說,她喜歡聽好聽的。當我倆談及講真相出現的狀況時,她痛哭失聲,說是她的錯,她就是從心裏看不起我。我安慰她說:「找到不好的心,去掉它就是修。」交流到此結束。

目送同修她遠去的背影,心靈深處滑過一絲對同修的喜愛。這(同修的向內找)對於我,太難得了。向內找自己,排斥同修的心理由來已久。就她一說就炸的性格,足以魔煉心性。與其相處,未料之事時有發生。想想這些對修煉人來講,不都是好事嗎?

仔細想來:我倆行動一快一慢,性格一張一弛,前行中的磨合,促成了我倆這一段的修煉心路歷程。這不正是師尊的巧妙安排嗎?這麼好的修煉環境,這麼大的緣份,一定要珍惜才是。想到這,內心充滿了喜悅、榮幸和對師尊的感恩!

容量大了,心裏亮堂了。同修是一面鏡子,看到同修那些人心,首先向內找找自己有沒有,修去它,歸正自己。師尊講:「大法弟子擺在你們面前的路只有實修,別無它路。」[4]師尊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了。現在我倆能心平氣和交流了,一起學法、各自歸正,一起出去講真相、形成整體,消除了間隔。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提醒》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