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與同修配合講真相中走向成熟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我於二零一零年開始和同修配合出去向世人講真相、勸三退,經歷了風風雨雨,在慈悲師父的呵護下闖過關難,修去了許多人心執著,在修煉的路上走向成熟。

我記得那是二零一一年初,我和同修在配合講真相中開始有了摩擦,互相之間怨恨,陷在矛盾的表面,不知用法去衡量,並且對同修的處事態度還憤憤不平。本來矛盾的出現是讓我們向內找提高的,可是那時不會修自己。

當時一上午我和同修多則勸退六、七十人,少則四、五十人,起了幹事心、歡喜心,出現了矛盾,不但不向內找,還把矛盾往外推,並且還不修口,把與同修間的矛盾說給別的同修聽,背後說同修的不足,違背了大法對修煉人的要求,同時也干擾了別的同修的心性,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在出去講真相的時候,一個星期連續被邪惡綁架二次。當第二次我被綁架到看守所時,真是悔恨莫及,當晚我的頭好像被大鐵錘砸了兩錘,我後悔為甚麼不多學法修自己,卻給師父找麻煩,給自己修煉設難,給整體造成損失。

在師父的呵護下,第二天我就回家了,回家後就開始大量的學法、背法,為了學法的效果好,克服睏魔的干擾,晚上就去同修家與同修一起學法、發正念,煉完五套功法,發完十二點正念回家,連續三、四天晚上學一遍《轉法輪》,還與同修一起看二零零七年師尊對澳洲學員講法的錄像,我自己也看了多遍。

隨著學法的深入,心性不斷的得到提高,同時向內找,修掉自己的不足,認識到都是好事,是用這種方式去我身上不好的物質,純淨自己。

過去有句話說:「一日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當我重新和同修再去講真相時,我產生了怕心,而且還很重,遇到人要講真相時,身體好像失重那樣的感覺,但是我知道不管怎麼害怕,大法弟子講真相是必須的,再怕也得出去講。通過學法,我找到了我怕的根源,並且發正念解體它。

回想當家人把我從看守所接回家時,跟我說的一番話:「惡警們對親戚說這次應判三年,如果再有一次就加倍重判,判七年,退休金也沒有了……」家人讓我三、四個月不准出去講真相。我當時聽到這些話時沒有及時解體它,只是想這麼長時間不去救人怎麼能行呢,使這句話在我的腦子裏生存做怪。

再找下去我認識到:這個怕是負面思維造成的,認為出去講真相有危險,其實不是講真相危險,而是沒有學好法,人心執著不去造成的,有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講真相是師父的安排,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師父安排的都是最好的,修煉人要正面看問題。

「怕」這個關我闖過去了。現在講真相與過去不一樣了,過去講真相如果有的不聽,說不好話的,我就不想再跟他講了,而且還會出現怕心;現在對於不聽真相的,只要他不急於走開,我們就不放棄眾生得救的機會,有的最後還真的得救了。

記得那天我遇到這麼個人,我講完真相往回走的時候,看到一個六、七十歲的老漢在路邊站著,我就過去跟他講真相,他可能知道我的來意很敵視的說:「你又想說××黨不好,讓退黨,難道××黨不好,你說日本人好嗎?」我知道他是受邪黨謊言煽動,我沒動心,也沒有怕心,我兩眼直視他的雙眼,智慧的說:「大哥,我告訴你真相是為你好,你說起日本人,我就說兩句,日本人侵略中國殺害的是人的肉體,這是我們能看的到,而共產邪靈引入中國是控制人的思想,侵害的是中國人的靈魂,是在害中國人,我們是華夏兒女,炎黃子孫,我們國家有著五千年的文明歷史,我們的土地被稱為神州大地,那為甚麼要做馬列子孫呢?是誰在賣國?」當我說到這時,他兩眼閃著淚對我說:「我沒入過黨、團,我戴過紅領巾。」我問他姓名,他把他的真實姓名告訴了我,然後說謝謝我,看的出是他明白的那面明白了,才發自內心的說謝謝。

還有一次我和同修出去講真相,路過一個工廠門口,看見一個老太太站在門口,我就給老太太講真相,老太太很接受真相,可是這時她老伴出來了,她老伴是給這個工廠看大門的,她老伴說:「你們這樣的人我見多了,你們反××黨,天下是××黨打的,沒有××黨能有今天的好日子嗎?」我過去跟他講真相他也不聽,滿嘴說的都是邪黨灌輸的那一套,老太太看老伴不聽真相勸他說:「人家說的都是為咱們好」。這時我又對老太太說:你識字我給你一本小冊子你拿家看看,然後你再叫大哥看看,誰看誰有福,老太太接過小冊說:「好」。

過了一段時間,有一天,我和同修又路過這個工廠門口,看見看大門那個老漢在大門口不遠處坐著,我問同修是不是上次那個不聽真相的人,同修說:「是」。此刻我想:講不講呢?上次給他講他不聽,但又想:別顧慮那麼多,還去給他講真相。這次跟他講真相他聽了,也願三退了,我又給他一本《九評》他也要了。

當我和同修再次見到他時,他已經完全變了一個人,滿臉笑容主動跟我倆打招呼,我知道這是生命真正得救的喜悅表現,是師父的慈悲,是大法的威力。

通過不斷的學法修心,向內找修自己,修去了很多執著心,但還是有一些沒有去,在講真相中還會跟同修出現矛盾,但我與同修都能做到理性的用法衡量,事後找到各自的人心執著,抓住它修掉它,不會像以前那樣在矛盾的表面爭個你對我錯,互相怨恨對方;都能認識到是好事,是用這種方式去身上不好的物質,純淨自己。也能站在對方的角度看問題了,不再看同修的不足,而是看同修的閃光點。

現在的時間得之不易,是師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續來的,讓沒修好的弟子修好,讓沒得救的眾生得救,這是師父的無量慈悲。作為大法弟子,一定要珍惜這萬古沒有的機緣,抓緊修好自己,多救人,兌現史前誓約,不辜負慈悲師父的良苦用心。師父給予每一個大法弟子很多很多,應有盡有,就看大法弟子精進不精進,實修不實修。

以上是我個人的修煉體會,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