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電話安全談談自己的認識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電話安全說了多少年,也交流了多少遍,但有人還就是不注意。不知是不是電話安全的交流過於強調「安全」,忽視了正念這方面的交流,使有些同修對電話安全的做法有些過了,甚至因為電話安全使同修間產生了不該有的矛盾與間隔。

電話安全應該注意,但是真遇到不注意電話安全的,我們也不能亂了方寸、不在法上處理此事。我們真的能在法上,甚麼問題都能解決。

我就遇到幾個不注意電話安全的同修。我們不是一個地區的,同修又不會上信箱。見到我,就跟我要電話,我說你不能用自己的電話打,同修就說你怕甚麼?他這樣一說,我就不給他了。如果說是不記名的,侷限在某一部份同修中,又比較理智的同修,我是不忌諱的。後來他就告訴我認識的另一位同修,說我有怕心。聽他這樣說,我還是不給。

後來,這個同修從別的同修那拿到了我的電話號碼,就用他的手機給我打電話。他雖然這樣做了,我也不對他說別的,就像沒事一樣對待。因為你說他也不會聽,發火也起不了作用,我就正念對待。他來電話,我一般不接,或者把手機關了,或者換個手機卡,照樣是心平氣和的。因為指責抱怨一點作用也不起,只會使事情更複雜。舊勢力一看,好,他動心了,就使勁讓打電話的同修攪和,互相指責埋怨,產生間隔。

修煉人不管遇到甚麼,都不是偶然的,都有要去人心的問題,為甚麼被干擾的同修這時不想一想自己的心是不是不符合法呢?在這件事中要去我的哪顆心?一說到不管同修理智還是不理智,我們應該正念對待,同修就帶著那種怕心和埋怨心說:網上那麼多的注意電話安全的交流。

我出門一般是不帶手機的,因為都是上同修家,都是為證實大法的事去的。

其實手機安全和其它事情也是一樣,在二零零四年底,我剛開始做材料,只做了一期的週刊,在我出門一個多小時之後,遭人撬門偷竊。當時,我的住處同修給我買了那麼多的紙、墨水、兩台打印機,還有師父講法等,一大堆東西。我和別人合租的房子,是兩個大間。當我回來一看,三道門全被撬開,我當時真的嚇得好像魂都飛了。我馬上對自己說:不行,(主意識)趕緊回來,清醒起來,事情發生到此為止,不允許再往下發展。接著,雖然緊張,但很理智的把大法的東西搬走。我找車,一會兒把那一堆東西全部搬走了。理智才能把事情處理好。

我看到有一部份同修,當遇到不注意電話安全的同修,心簡直就浮動的不得了,這個時候,一定冷靜的處理這些問題。其實有的時候不一定是不注意安全,是有去人心的因素,不管是遇到哪種情況,就是理智的對待。常人社會的一切都是為大法開創的,我們只是理智的正用。

個人的一點認識,不正確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