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與同修的矛盾中向內找 放下自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集體學法的過程中,一直都有同修嚴格的指出我的不足。而我在這個矛盾的過程中,不但不願向內找,也感覺不會找,怎麼也找不到,真是剜心透骨的感覺。現在認為可能師父看見我長期不實修,執著太多了,為了不讓我停留,因此利用同修的嘴在點悟我。

有一次,家人同修對我們新組建的集體學法項目提出了一些不同的看法。當時我沒有向內找自己,只是向外看,認為對方有問題,要求對方改變,因此爭吵的很厲害。

後來在集體學法時與同修交流,我認識到自己為他的因素不夠,是站在為私當中處理問題。同時認為修去自身的執著,才能更好的和同修共同的提高,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因此下決心一定要實修。

在接下來時,沒想到A同修突然說我向內找的深度不夠,修煉的基點不正。當時我感到很委屈,並開始解釋。這時其他的同修也指出了我的不足,說我沒溶於法中等。此時我認為大家根本不知道我的修煉狀態,就與同修發生了爭執。

接著,A便與我們一起學法。師父說:「你真的認為耳朵聽的是好聽的、大法弟子都順著你的心講話你才願意修煉、你才能提高嗎?」[1]「你真得認真想好何去何從了。但願重錘之下能驚醒,為了你,而不是我這個當師父的,更不是那些使你不滿意的同修。精進吧!那是你的誓約、那是你的責任、那是你自己走向圓滿的路!」[1]

通過學習師父的這段講法後,內心當時受到了一種震撼,不但知道自己肯定不對了,也感覺自身有個生命被觸動了,可是我不知道「它」是甚麼。因此我想現在必須學法,絲毫不能放鬆思想繼續向內去找。

於是我從晚上七點到午夜,一直都在堅持學法。過程中雖然盡力的向內找自己的問題,可是意念中卻感覺這些都不是要找的根。思想中依舊反映出憤憤不平,強烈的向外看,排不掉,壓不住,內心感到很痛苦煎熬。不禁在心底裏吶喊:那個「它」究竟是甚麼?!同時在求師父點悟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時,也堅定的表示:要毫無保留的、無條件的同化法,要把那個不好的東西從空間場中把它挖出來,用大法歸正。

接下來的一次集體學法後,A同修坦然的與大家交流了與我發生爭執後自己回家學法向內找的體會與認識。在場的其他同修也都談了自己的修煉不足與提高過程。切磋中大家在法理上又昇華了一步。

這時在我的思維當中彷彿出現了一個景象:在一個很大的空間中,我是一個剛學會走路的小孩,而同修A是大姐姐的形像站在我身旁。這時從遙遠的地方彷彿傳來了慈悲的聲音,告訴大姐姐(同修A)說:你要牽著小孩(我)的手走。可當大姐姐幾次去牽小孩的手時,小孩非常逆反的幾次甩開她的手,任性的要自己走。通過這個影像我悟到:表面是同修A在指出我的不足,實質是師父利用同修A來幫助我繼續向內找,別停留,在繼續參加集體學法的過程中,與同修配合共同提高。

接下來又悟到師父是在有序的安排同修幫我,提高心性時,我不再著急去找那個根本的「它」(執著)是甚麼了,而是認為自己需要多學法。

沒想到幾天後,晚上突然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因此通過自己在夢境中的表現,清晰的認識到了那個先前沒找到的那個「它」是甚麼了,那就是證實自我!

接下來又悟到:每一位同修在法理上的不同認識,都是師父利用來啟悟我們在大法中悟,並昇華到更高一層接近宇宙特性的法理了。同修間矛盾的碰撞是好事,是我們在法上要共同提高、從而不斷的突破層次,向更高層昇華。

因此在接下來的學法交流中,我按照悟到的這個法理去做,不再堅持自己,而是認真的傾聽每位同修的認識和體會,並用來對照自己向內找,因此找到了顯示心、妒嫉心、爭鬥心、名利心、情、色慾心、逞強好勝、看不上別人、不能忍等等執著心。不但看到了執著心,同時感受到每當找到一個執著心後,身體都會出現改善,真實的體會到了向內找的美妙。在向內找的過程中,內心感受到的不再是痛苦而是平靜與坦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歐洲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