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內而外的昇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我是二零零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九年來,除了身體越來越好以外,法輪大法的法理使我明白了生命的意義,教會了我如何做一個真正的好人。

藥盒子沒啥用了

修煉之初幾個月,師父就為我淨化了身體。師父在著作《轉法輪》中談到的許多修煉的狀態,我都親身體會到了,如通周天時點頭、全身的能量流運轉等。以前的怕冷、眼睛乾澀、低血糖、婦科病等一下子全都沒有了,人生中第一次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

如今,我的身體越來越好,精力充沛、臉色白裏透紅,人也顯得很年輕,和以前那個臉色蒼白、眼皮浮腫、弱不禁風的狀態判若兩人。以前我很容易疲倦、腰疼,把家務活推給我先生幹,現在我做甚麼事情都身心輕快,好像勁使不完一樣。

我丈夫也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以前的偏頭痛、失眠、背痛等都好了,現在睡眠質量很好。以前家裏裝滿藥品的雙層塑料盒子沒啥用了,我們現在用它來裝副食品。

由內而外的昇華

我過去非常熱衷於服飾、美容,並花了大量時間和金錢。師父講:「說句笑話,年輕的姑娘總好做美容,皮膚想變的白一點,好一點。我說你就真正的煉性命雙修的功法,自然就達到這一步,保證你不用去做美容。」[1]隨著修煉法輪大法,我找到了自己有求名的心和色慾之心。

現在我不用化妝,皮膚也能白皙紅潤有光澤;不用非常熱衷於購物,也能打扮得體、優雅自然。修煉至今,我的氣質越來越變的端莊祥和,給陌生人講大法真相時,有人會說「你的面像挺善良的」。我想,這些都是師父和大法賜予我的昇華和改變。

我過去對「好人」的標準很模糊,心裏還隱隱覺的自己比許多人更好一些。在朋友和同事看來,我性格挺溫柔,而我在家裏的表現卻並不如此。我是獨生女,性格比較自私,強調自我,和先生經常為了一點小事爭執,覺的對方沒有為自己著想。修煉以後,我主動承擔大部份家務,遇事多為先生考慮,遇到矛盾退一步想想自己的問題。我先生的脾氣也變好了,不再像以前那樣急躁。這樣,家庭關係自然變的和睦了。

隨著深入學習師父的講法,我認識到自己離真正的「好」的標準還有很大差距。我過去表現得溫柔,很大程度是為了求名、得到外在的認同,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不受傷害,是做給別人看的。師父講:「不是有人表現出幹壞事了此人就是壞人,幹好事了此人就是好人。有的人滿腦子都是壞思想只是沒表現出來或更加隱蔽圓滑,但此人卻是真正的壞人,而有的人本來不錯只是偶爾的幹了錯事,此人不一定是壞人,那麼到底怎樣理解好人與壞人呢?」[2]

經過修煉,我找到了求名的心、妒嫉心、爭鬥心、利益心等執著,在工作和生活中加以歸正。內心本質上的改變才是真正的昇華,努力提高心性同化真、善、忍,才能成為越來越好的人。

婆婆:「這是我么女兒!」

在修去執著心的過程中,我親身體會到了那種返本歸真的幸福,越來越祥和、輕鬆、喜悅,家庭也越來越和睦。那是花多少錢都買不來的。

有一回,我先生的母親(我的婆婆)摔傷了手,姐姐又比較忙,那兩個月裏,我主動承擔照顧她的主要責任,幫她洗澡、做飯、洗衣服,帶她去醫生那裏換藥,她感動地說:「這麼好的媳婦,真是修來的。」還向醫生介紹我說:「這是我么女兒!」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我心裏很坦然,沒有怨言,這都是過去修煉大法前我難以想像的。

師父講:「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我知道,這都是師父講的法理提高了我的心性和道德水準,才能真心做到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