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心性的尺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師尊在講法中說:「你不去實修,那功是長不上去的,因為它是有心性標準在那裏。你長功的時候,層次高的可以看到你那個執著心、那個物質去掉了,在頭頂上就會生出一個尺度來。而且這種尺度是功柱式的存在,尺度多高,功柱多高,它代表你自己修出來的功,也代表著你的心性高低。」[1]

在這些年的修煉中,我不止一次見到過「尺度」。見過自己的,也見過別人的。正如師尊所說:「它是有刻度的。」[2]

見到別人的尺度

有一次,一個在病業中的同修抱怨家人,抱怨很多事情不如人意。我聽著聽著,覺的同修心性怎麼還不如一個常人。這時,我看見了一個杯子,裏面有半杯水,旁邊有一個尺子,帶著刻度,立在那,感覺在量這個杯子。我認為我見到的是給我顯現出的這位同修當時的心性尺度和容量。

還有一次,一位同修站在我家門前,很生氣的指責我,聲音非常大。同修說:「你是一個修煉人?你怎麼修的?你按著真、善、忍修了嗎?你騙人。」當時我就懵了!隨著同修的火氣上升,我看到同修鐵青著臉,眼睛像冒火了一樣,說出的話像連珠炮一樣向我轟來,同修因為生氣,嘴都哆嗦了。在我發懵的時候,我見到了一個尺度,看見上面的刻度在往下滑。我好言安慰同修,讓同修進門來,消消氣,說明白事情。同修走了,我看見同修頭上的尺度真的掉下來一塊。

見到自己的尺度

在修煉的路上,我也曾見到過自己的尺度。前些年我和公公婆婆在一起住。丈夫是長子,小叔子沒有職業,我和丈夫幾乎把工資都拿出來養這個家了。在有一年的中秋節,丈夫張羅著吃火鍋。吃飯時,丈夫勸告他弟弟,讓他做點正事。他弟弟突然急了,站起來,把酒杯摔在地板上,酒水和玻璃碴子四濺,小叔子罵道:「你娶個甚么媳婦,成天啥也不幹,就知道飯來張口,衣來伸手,你還說我,我活的像個奴隸似的,成天看你們的臉色……」

小叔子這場破口大罵,並且句句指向我。全家人都懵了。丈夫二姨家的妹妹緊張的看著我。丈夫見弟弟那樣,起身出門走了。婆婆哭了,公公不知所措。女兒嚇的憋著小嘴,不敢吱聲。我坐在凳子上,心裏非常穩,就好像他罵的是別人,和我無關,照舊吃我的飯。正吃著,只覺的頭頂上一股熱流通透全身。我知道,是師尊在給我灌頂,我心裏很感激師尊。我看到了我的頭頂上出現一個尺度,上面的刻度在上升。雖然小叔子把我罵了,但是修煉人明白背後的理,不和表面的人計較,遇事高姿態。所以這事在我這兒就像沒發生一樣。

師尊在講法中說了:「他欺負你給你德,你又消業了,你沒和他一樣對待,心裏很平靜,你的心性標準高了,心性有個尺度在頭上,在頭上這個尺度多高,功多高。你是心性也高了,功也高了,你的業也轉化成德了,他還給你德,你一舉四得。你還不謝謝他,真得發自內心謝謝他。」[3]

可是,我也有心性把握的不好的時候。

有一次同事們在抱怨工資低,我也參與進去。正說的來勁,一位同事突然嚴肅的對我說:「某某某,你怎麼能參與我們的討論呢?你是修煉人,是高境界的人,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人,怎麼能和我們一起抱怨呢,你得像蓮花一樣,出淤泥而不染……」同事的話沒說完,我馬上意識到自己錯了,我立刻閉著嘴,坐在椅子上反思。其他同事都愣住了,誰也不說話了。我低著頭,不知怎的手拿起了一個尺子,我無意間看著尺子,突然,我發現,在我手裏的這個尺子前面出現了兩個透明的尺度,一個尺度高,一個尺度低,我明白了,我參與常人的抱怨,心性掉下來了。我正在懊悔時,說我的那個同事突然「撲哧」一聲樂了,用手指敲著桌子,說:「我的話真好使,把某某某嚇的不說話了,‘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這句話挺高深,我怎麼會說這話呢?是哪位大神仙指點我說的?」我心裏想:「是我們師父讓你說的。」

我非常後悔自己被常人心帶動,混同於常人。查找自己的人心,希望工資高,抱怨工資低,說明我在修去利益心方面還是很差。師尊借同事的嘴點我,修煉人要用高標準要求自己。這件事情我一回想起來,自己都覺的很不好意思。

在修煉中見到的這幾次尺度,在我背法時,清晰的展現了。一天我背法背到:「衡量心性有多高,還有一個尺度。尺度和功柱不在同一個空間存在,可它卻是同時存在著。你的心性修上來了,比如說在常人之中,別人罵你一句,你沒吱聲,你心裏很坦然;打你一拳,你也不吱聲,一笑了之,過去了,這人心性就已經很高了。」[1]我正在背著時,我看見了經歷過的這幾次關於尺度的情景,它們像錄像一樣同時在放映,周圍閃爍著光芒,最後都以不同的尺度的形式定格。

我在自己的親身修煉中認識到,師尊所說的一切在另外空間都是真實的存在。大法弟子,遇事真的要向內找,提高心性,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才能提高上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