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向內找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六日】二零零二年,當在法上悟到:救度眾生不單指救世人,也包括修好自己時,就不再像以前那樣單純的做事了,便開始注意怎樣修好自己。就在這時,因流離失所而結識了一些新同修。

一、從同修的表現看自己修自己

一次住在了A同修家。一天傍晚,來了一位L同修。看到A直言那位L同修的問題時,讓我很受觸動。因為自己從來不敢說出別人的不足,生怕別人生氣。A同修真是豁達、坦誠,相比之下自己則顯得心胸狹窄。就說:「為了同修好,自己也應該像A那樣,不把同修當外人,善意的說出自己的認識。」沒想到,我的話卻遭到了L的駁斥。

就在我一邊仔細聽他的反駁,一邊對照自己的思想時,我看到了自己是在繞著彎兒說話,同時也從對方的話語中看到了問題。於是就決定改變自己,大膽直接的說出了自己的認識。意外的是,此時L卻沒有反駁,而是靜靜的聽著。

L走後,感覺這事對一向膽小怕得罪人的我來說衝擊很大,不禁又在心裏產生了一種疑慮:擔心他會生氣,同時又怕自己的表現不像修煉人。

沒想到幾天後,L同修卻主動的來找我交流。他不但沒有生氣,反而給我提了一些新的建議,然後才離開。對於他的建議,我把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寫下來時,竟然從中明明白白的發現了自己的很多問題,第一次知道自己的那些想法都是執著和觀念。而且這些執著和觀念從小就有。

就在看到這些問題的同時,感受到生命的深處有了一絲解脫感,內心感到一陣輕鬆。緊接著再看師父當時的其他講法時,又從中得到了啟發,認識到做不好的時候都是因為自己有提高的因素。而解決問題不能看重表面的形式,而是需要通過這些形式修煉提高;不能就事論事,而是要去找引發此事的背後原因。

就這樣,我不但從纏繞自己很長時間的問題中走了出來,知道該怎麼做了,而在整體當中,他長期以來不被人理解的地方我也在法上理解了他,並又進一步的談了自己的認識。最後意外的聽到同修說:他的改變,而且能走出來,有我的原因。

就從那時起,感覺自己真正的開始向內找了。當我想自己有個房子,讓同修們來集體學法時,沒多久,又意外的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買了一套適宜的房子。搬家那天,L同修便提出要在我家成立學法點。

從此我們在當地開創了集體學法的環境。而在集體學法的過程中,因堅持向內找,所以感覺提高很快。在幫助同修的過程中體會到了師父講的法上認識法的法理,明白了甚麼是在法上看問題。現在想起這段修煉經歷,使我從中悟到:同修彼此的相遇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有著我們難以看清的因緣關係,彼此間如果能在遇到的問題中找自己,才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更好的在修煉中互相提醒,兌現誓約。

二、改變向外看的思維

二零零三年,身邊的一位B同修被綁架了。震驚之餘回想自己平時在與該同修的接觸中,雖然看到了他不在法上的一些言行,可是卻沒指出來。這裏不但有愛面子、還有怕麻煩、圖清閒的心。

認識到這些後,認為這次同修被迫害,不單是他一個人的問題,而自己也有要修的。於是心裏求師父:師父,讓同修回來吧,我要和同修共同走好。

一個月後,B同修回來了,於是針對B的問題我開始逐步的與其交流,希望他能向內找,結果卻出現了矛盾。我的心也隨之開始起伏,學法時,也會不自覺的想到B,認為B的問題師父在法中都講了。

就這樣彼此僵持了一陣子。

有一天自己單獨學法時這個思想又冒出來。這時我突然的警覺了:修煉的本身不是要修自己嗎?而自己這種狀態不是在用法衡量別人嗎?這不是在修別人嗎?在向外看嗎?雖然有了這個認識,可是在接著看書學法中那個向外看的思想表現的還是很強,似乎難以抑制它。於是發出聲音堅定的對著那個思想說:「看自己!」並繼續學法。

就這樣,一邊排斥向外看的思想一邊努力的用心學法。不一會兒,感覺那個用法對照同修的思想開始變的弱了,最後慢慢的消失了,而且感覺自己溶回法中了,並有了一種祥和舒暢的感覺。

不久,B又險遭邪惡的綁架後離開了本地。過了一段時間,門鈴響了,打開門後,B意外的出現在我面前,並嚴肅的對我說,他今天是來謝謝我的,謝謝我當初告訴他向內找。而我的內心中知道自己還有很多不足。而這段修煉經歷,給我現在在為他的修煉基點中堅持向內找奠定了正念的基礎。

三、向內找是法 任何時候都要堅持向內找

一次來了一位技術同修,他說,向內找是個人修煉時期的狀態,現在是正法修煉,就應該去做救人的事情。我聽了以後,當時雖然沒有說甚麼,可內心好像失去了方向,不知道該如何往前走了,腦袋空空的。那些天,我經常問自己:救人是對的,難道救人就不需要向內找了嗎?真的不需要了嗎?

一天早晨,在學師父講法時悟到:「修」的本身就意味著向內找。只有向內找、去掉執著才算是真正的修煉。接著,在學法時學到師父講的「你就像大法中的一個粒子一樣,無論幹甚麼自己就應該那樣做」[1]時,便有了助師正法的概念,認為修煉中的問題雖然師父法中都講了,可是同修們不能完全都認識到。師父也不能現身在每一位同修面前告訴具體怎麼做。因此在內心中堅定的表示,無論何時,遇到甚麼情況,都要堅持向內找的法理。

接著,便想到了一位不想參加集體學法的同修。於是背著孩子去找他。當準備過馬路時,忽然想起車多要注意。結果一轉頭看見那些車輛似乎都變的很小很小,而且排成了一字形,似乎都離我很遠。等我穿過馬路後一回頭,卻看見這些車輛在我的身後如穿梭般的疾馳而過。當時只感很神奇。

來到同修家,敲門沒人開。這時我認為這是舊勢力阻擋我助師正法的。因此決定不離開,平靜的站在門外等著。過了一會兒,門開了,沒想到同修在家。通過交流,與同修分析問題的癥結,並在法上認識後,他又來參加集體學法了。

通過這段修煉的經歷,再結合現在的一些修煉情況,悟到一點:同修們在修煉中,都是憑著自己對師父講的法的體悟而走出自己的路,做著不同的事情。認識的不同也是正常的,可是互相排斥就是問題,就是沒有進一步的在法上看問題,沒想到我們的認識都是來自師父和法,就容易形成堅持自我,就不容易擺正自己與師父與法的關係,容易出現很多問題。師父說:「你們是個整體,就像師父的功。」「就像是我的功,同時都做著各種事。」「就是說一個整體不一定都做一件事情。」[2]師父還說:「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運轉中有機的分工圓容方式,而法力是整體的展現。」[3]我們現在反迫害救度眾生的過程中,要是不能在法上看問題,那人心觀念就會起作用,就會在不同的認識當中堅持自己,看到的都是對方的問題,向內找很容易停留在表面。我們互相之間在走出自己的路的同時,更應該看到同修的閃光點以及給自己的修煉提高及助師正法中所起到的正面作用,因此而更加珍惜同修,互相補充圓容,共同配合完成好救度眾生的責任。

四、我們的執著對應著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

那時,身邊有一對夫妻同修,倆人之間一直存在著矛盾。而自己覺的自己一直在幫助他們。可後來得知他們對我有很多不滿時,不但感到很意外,同時還有些冤枉。感覺彼此間似乎有一種無法融合的物質。

一天早晨上班時,從他們家附近路過。當無意中望見他們家的窗戶時,不由的想起了同修的音容笑貌,感覺同修很善良。因此覺的一定是自己有問題,否則,他們不會對我有意見。於是坐在車上回想自己在與他們接觸時的所有思想心態,向內找自己的問題。慢慢的我發現自己平時在接觸他們時總感覺心裏不踏實,有一種怯懦的感覺。因此我開始查找原因。這時我的思想意識中又朦朧的出現了一團物質,而我要找的問題似乎隱藏在其中,需要仔細體察。因此告誡自己不能侷限在表面,要找到根本問題。

開始找時並沒有發現問題。於是我又繼續往下找。逐漸的發現,自己在與同修接觸時,雖然表現的很熱情積極,可是卻不實在,怯懦的背後好像在掩飾著甚麼。

於是我又接著這個思維查找原因,當反思到自己認識他們之前的心態時,我從中發現了色慾心。當找到這顆心後,便有了一種如夢方醒的感覺,心也變的輕鬆了,感覺自己的內在出現了一種平淡而慈祥的感覺,感受到籠罩著我和同修的那種物質消失了。

接著還發現,自己有怕被別人發現不足的求名心,有怕別人笑話的心。這不單是把執著當成真正的自己了,無形中還保護了執著心。就在找到色慾心的當天晚上,我在夢裏清晰的看見與該夫妻一起共事,我們三人坐在一起時,從上空掉下來一個很大很大的,既像老鼠又像是刺蝟一樣的動物。醒來後悟到是自己找到了那個色慾心後,邪惡的生命就無處隱藏了。

自從有了這次向內找的經歷後,我悟到:大法弟子在遇到的矛盾中,應該努力用心向內找自己的問題,應該堂堂正正的面對自身所存在的不足,因為這些問題不是我們真正的自己,它們還對應著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

五、放下人情,維護法

零五年的時候,本地曾有一對在資料點工作的老年夫妻同修,他們負責協調分配本地的資料供應。當時本地C、D兩位同修不注重學法,只是積極的出去發資料。最後協調同修與我商量,決定暫時不給那兩位同修提供資料了,目地是督促她倆多學法。

可是,大概過了兩週左右,那兩位同修出現了不滿。於是我開始從新考慮此事。經過思考後,認為這樣做雖然是為了同修好,可是救度眾生是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之一,我們有責任給同修提供資料。看到同修的不足,只能善意的去提示,幫助她們認識上來。

當和協調同修談了自己的認識後,當時該協調同修表示能接受,可是過了幾天後,沒想到他們對我產生了很多的誤解,在同修的眼裏自己變的一無是處。接著,在去給同修送資料時,眨眼間看見該夫妻同修從對面的房子裏走了出來。見到我後,又退了回去。當時我感到很詫異,不知道自己是否看錯了。後來竟然真的遇見他們從那裏走了出來。當時我認為自己已經不再被同修信任了,內心受到了很大的衝擊。

回到家呆呆的坐在沙發上不知如何是好。過了一會兒,心想這樣不行,應該冷靜的思考一番才對。就這樣大腦很快有了思路:作為資料點的同修應該考慮安全問題,有責任不讓更多的同修知道,這符合法的需要。而自己表面認為同修對自己不信任,其背後是認為同修應該告訴自己。

想到這兒時,我認識到:這不是把自己看重了嗎?自己這不是用人情對待修煉中的事情嗎?緊接著在我思考應該怎麼做時,思想深處產生了一念:要放下人情,維護大法,保護好資料點。

這時我又認識到:自己先前認為同修如何的想法是錯的,與同修間所發生的問題其實都是師父利用矛盾讓自己繼續昇華提高的。不管同修間發生甚麼,首先應該以法為大,形成整體,要師父所要的。

想到這,我破涕為笑,決定要默默的為資料點發正念,配合同修,圓容大法。同時也告訴本地的其他同修要多發正念。

不久當夢見該夫妻中的一位出現病業時,我主動的去了他們家,結果真是如夢裏所見。因此,我們又在一起互相配合,救度眾生。修煉到今天,師父說:「社會形勢會變化,修煉的要求永遠不會改變,因為那是宇宙的標準,是大法的標準。」[4]而自己對師父所講的法的真正含義是無法全部領悟的。

回想九六年得法修煉至今的修煉歷程,雖然表現的很不爭氣,可是能在慈悲偉大的師父的保護下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走師父安排的路,最大的體會是除了堅定的信師信法,就是堅持靜心學法,在任何環境、遇到任何問題都堅持向內找,在一思一念上下功夫,努力的在法上看問題,珍惜不同時期所遇到的不同的同修。

以上是個人在修煉當中的部份經歷與粗淺的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對學員文章評語〉
[4] 李洪志師父經文:《提醒》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