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尊加持下走正證實法的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九月份開始修煉大法的,在十九年的證實法修煉中,從不會修到會修,從一個自私偏執的常人,成長為正法中理智、清醒的修煉者,其中體驗過無數次師尊的保護與加持,在此謹記錄點滴,向師尊彙報。

一、在證實法中 師尊加持與保護 心性自然而然提高

記得第一次出去發真相資料時,怕心很重,渾身緊張,因為怕心太重了,結果發完一出來,就遇到當地負責迫害我的片警。這一緊張,非同小可,回家後,感到更怕了,感覺全身每塊肌肉都在發抖,似乎全身每個細胞都在發抖。但是不管怎麼怕,我知道自己必須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第二次、第三次,漸漸的就不怕了。

有一次,跟同修一起去農村發資料,在發到最後一份時,聽到背後有人喊:「你倆幹甚麼的?」我倆沒動心,穩步向村外走,邊走邊念正法口訣,那人在後邊跟了好一會兒,回去了。

另一次,我跟一位阿姨同修去某村,阿姨同修負責粘貼,我發資料,走到一個丁字路口,那裏有幾個電桿,阿姨去貼,我順路口一側邊走邊發,走到這條路一半時,就聽周圍幾隻狗接連叫起來。在農村,狗一叫,便是有人來。我折回身叫上阿姨趕快走,阿姨說還有一個電桿,再貼一張,這時一個男子拿著手電出來,對我倆照過來,叫道:「是誰呀?」我倆不回頭,不驚不怕,穩穩的往前走,心裏念著:「法正乾坤,邪惡全滅。」那人跟了一會兒,回去了。我知道是師父加持我們正念,同時保護我們。

在當地一次大搜捕後,我被迫流離失所,接觸到外地做資料同修,使我萌生了想回家鄉做資料的想法。外地同修說,全力幫助我地建資料點,我回到當地,找到協調同修A,說了自己的想法,A同修不太同意,A同修看我心誠,就讓我去另一個地方,找另一名當地流離失所的同修,當時不知道具體地址,只知道該同修工作經常路過的範圍,我去了。

找了半天,也沒找到,我想這樣如同大海撈針一樣,到哪能找到啊,準備回去了。可是又不甘心,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我們(看不到明慧),像孩子失去母親一樣,跟師父失去聯繫了,師父,您幫幫我吧!同修都在等著哪!」

這時腦袋裏出了一念:「往街裏走。」我想那就往街裏再走走看吧,走著走著,突然看見我要找的同修,如同從天而降一樣,驀然出現在我面前。當時真的是太激動了,我知道師父看我有真心幫助同修的心,就幫助了我。

同修見了,也非常高興,幫助我找到當地協調同修,見了同修,把我的來歷說一遍,同修給我拿出好大一堆資料、經文,說需要甚麼,都可以提供,不需要建資料點。就這樣,我們就有了資料來源。

我把本地原來負責協調資料的同修A帶去介紹給外地同修,A同修去了之後,把自己在艱難的情況下為同修傳遞資料的經歷介紹給外地同修,我正集中精力聽A同修講哪,突然A同修把話題轉向了我,說了我很多不是,說我不堅定,做的不好。我當時愣了一下,突然有一個念頭,A同修這是在幫我提高哪,當時一點也沒有動心。

A同修說完後,對我說,咱們走吧!這時有一同修說我先別走,和我去辦點事,A同修說,那我先走吧。

等A同修走了之後,外地同修圍住我,說:A同修剛才說那些話,是給你提高的,你可別動心啊!我說是的,我沒動心,我知道是給我提高。同修說,你真是這樣想的嗎?我說,就這樣想的。同修這才放了心。當時心真的是非常平靜,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加持,才能有這樣的平靜。

二、在與同修的心性摩擦中守住心性

我把帶回的資料交給A同修,A同修只拿了一部份,把另一部份推給我,讓我去分給另一片,我有點意外,因為以前都是跟她接頭的,但也沒多想,就接過來,去聯繫同修。

師父說:「工作誰做都是洪揚大法,有甚麼你做、我做的」[1]。既然叫我做,我就有責任去做好。我沒被A同修的態度所帶動。

那一年為躲避洗腦班,我和B同修、C同修一起住了一段時間,一天,外地給我們傳遞資料的同修被綁架了,我提議咱們應該為她發正念,C同修很反感,說我多事,我感到很難過,我看C同修對我比較排斥,覺的短時間內,很難改變C同修對我的態度,我不希望跟她激化矛盾,就離開她們。

過一段時間,一天,我準備與同修一起去發資料,又見到C同修,C同修對我的態度還是很憤憤不平,我看她這樣,就告訴同修,發資料時正念強點兒,別受干擾。

整個過程我沒動心,沒怨沒恨,保持心態平和。我守住心性,我知道師父在管我。

三、排除色魔干擾

二零零五年,我在夢中有人說,過幾天,會給我介紹一個年齡合適的對像,當時沒在意。也沒意識到這是色魔開始干擾了。舊勢力的安排沒有被及時否定。不久我見到一個男同修,無意中看到一種物質飄過來,落在他臉上,本來就對他有好感,然後我就看這個人很好,產生一種莫名其妙的喜歡。

再後來,在接觸中,覺的這個人修的好,做的好,技術又好,真讓人佩服,就想,同修這麼忙,如果我和他在一起,可以幫他解決後顧之憂,後來我就控制不住的想他、喜歡他,周圍的同修都看出我不正常了,一再的提醒我,我竟然說:如果他能娶我,那我就嫁給他。

該男同修知道後,就告訴我:情魔在另外空間是很多毛茸茸的東西,是不好的東西,我們都是修煉人,我不能順著你來。他幫我去情,等於是他拒絕我,我還不悟,還是控制不住的想他。其他同修就幫我分析了我倆的各方面條件,說我倆不適合,同修說我這叫單相思,告訴我這會死人的。

我知道自己中了色魔了,被魔控制了,同修說你怎麼這麼傻呀!人家不喜歡你,還這麼癡傻,值得嗎?同修都很著急,和我在法上切磋,叫我趕緊跳出來,我就加強學法,學法時在法上悟,《轉法輪》中說,「慾和色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人的執著心,這些東西都應該去。」[2]這是給我去色心的,我怎麼就 不悟呢?

以後這個魔再出來牽我心時,我就背法,師父說:「忍中有捨,能捨是修煉的昇華。」[3]再背:「為情者自尋煩惱」[4]。就這樣漸漸的從情中走出來,有時腦中還會反出來,我知道這是思想業力,是舊勢力操控的,我就看淡它,不理它,不再順著它去想。

現在它已經無法再帶動和干擾我,相信在我走在返本歸真的正法之路上,一切舊勢力的安排都會走向解體。

四、修去妒嫉心

在我跟同修的交往配合中,總是跟同修發生各種各樣的矛盾,以前不知道向內找,總看別人的不是,不知道在矛盾中修自己,經歷了多次與同修的摩擦,才知道在矛盾面前要修自己,終於找到自己有很強的妒嫉心,我下決心修去它。

甚麼是妒嫉心呢?「別人要好了呢,不是替別人高興,而是心裏不平衡。」[2]有一個同修,比較善談,別人都願意聽她講時,我想到的是師父的法「可是有的弟子就是常人心不去,被執著於口才、文才顯示心的魔性所利用,從而在不知不覺中破壞著佛法。」[5]我就沒有為其所動,(其實這時就已經隱藏著妒嫉心了,是利用師父的法在掩蓋。)

這個同修講真相講的好,同修都喜歡她,她接觸的人又廣,但我發覺她言談中有「邪悟的因素」(因她以前邪悟過),就對她產生了強烈的排斥,為此造下不少口業,對同修態度非常不友善,關係弄的很僵,後來我們分開了。

想到自己剛開始不敢出去講真相,是本地一位大姐同修來拽我,帶我出去,幫我去掉怕心,漸漸的敢講了,在正法的千載難逢的瞬間,我們同修一部法,同在世間助師正法,是多麼高尚神聖的事,同修之間的緣份要珍惜啊!

我努力的學法,去妒嫉心,一段時間以後,再見到該同修時,我知道那妒嫉心不是自己,但還是經常反映出來,還是對該同修熱情不起來。

舊勢力給我安排的妒嫉心,時時干擾我做不好證實法的事,跟同修合作時,協調同修選中某同修,沒選中我,我也不高興;Y同修與L同修親暱了,我也不高興,說:不跟你們一起了。可是回去之後,意識到了這不是妒嫉心嗎?我怎麼能讓舊勢力間隔我和同修呢?第二天,就正常的繼續去和同修一起做事。

為了去掉妒嫉心,我加強學法,向內找,修自己,時時告誡自己善待同修,圓容同修,放下自我。背法:「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6]我悟到,妒嫉心是邪惡,是魔性,必須去掉。

隨著學法背法,做好三件事,妒嫉心也越來越弱了。在修煉中,我體會到,不管在甚麼難中,自己不想闖出去,誰也幫不了,自己得有這個想要向善的心,師父就會採用各種方式幫助,靠大法的力量,才能走出去。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去執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無漏〉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做人〉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