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緊最後的時間 努力趕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我於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剛開始修煉時,我能感受到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後真是一身輕。

大法遭迫害後,由於執著心未去,放棄了修煉,過起了常人的生活。二零零零年,在同修的幫助下,從新回到大法中修煉。從修煉的年頭來看,自己修的時間不算短了。但由於根本的執著心未去,一直處於混事的狀態。現在我越來越感到自己與大法的要求差距很大,真是愧對師尊。

我性格內向,不善言談,不喜歡人多的場合。所以自己一直處於獨自修煉的狀態。與同修的來往只限於去同修處拿經文和真相資料。每天忙完常人的事後,學一會法,到點發正念,上明慧網看學員的交流文章。碰到有緣人,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講講真相、勸「三退」,買東西花真相幣。覺得師父要求的「三件事」自己也在做,雖然效果一般,但也盡力了,認為自己是跟上正法進程的,沒有被落下,還以為自己挺不錯。覺得應該能圓滿。

直到有一次與一位經常參加集體學法的同修交流,發現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同修學法的狀態讓我自愧不如。同修們以法為大,每天抽出大量時間來學法。反觀自己以常人事為重,把大法放到次要位置。每天不是用大量的時間來學法,而是陷入家務事中,被家庭搞的筋疲力盡,還給自己找藉口。

在拜讀了師父的《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後,我意識到自己問題的嚴重性,認識到以前一直處於混事狀態,安逸心很重,對師父要求的「三件事」雖然也在做,但沒有用心,沒有全力以赴,而是被情牢牢的束縛著,沒有實修。

有一天晚上做了個夢:到了一個不知名的地方。門口有一個人在打掃衛生,那個人看見我沒理我,只顧掃地。我從門口往裏看,裏面黑乎乎的,斷壁殘垣,破爛不堪。醒來後,不知道這個夢甚麼意思。過了幾天突然意識到,也許是師父點化我,那個破爛的地方可能是我的世界。由於自己的不精進,使我的世界沒有了生機,快要被毀滅了。

我意識到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了,要改變自己的修煉狀態,要以法為大、以法為重。在法中修好了,家庭自然向好的方面發展,不用再像以前那樣費心勞神的,把自己搞的筋疲力盡。師父在法中講過「相由心生」[1]的法理。自己雖然天天學法,但沒入心,一直沒有真正領悟法理。

由於我性格內向,凡事不願出頭,看到別人爭來鬥去的覺得他們太累了。所以一直以為在名利方面我看的比較淡,名利心對我來說比較容易修去。但現在我發現,在內心深處,對名利的追求不亞於常人。表面上我不願意爭,是因為我怕爭不過別人,被別人恥笑。所以裝作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其實心裏非常渴望得到。總希望別人說自己好,有點成績、受到別人讚揚,心裏美滋滋的。希望別人高看自己,怕別人瞧不起。還愛佔小便宜,為蠅頭小利而樂而憂。對錢財很看重,得到一點高興的很,失去一點會很痛苦。

在二零一五年,單位推薦幾個參加技師考評的人選。有一個在我看來遠不如我的工友竟然入選了,於是我心裏憤憤不平,心想我學歷比他高,在廠裏組織的技術比武中拿過名次,而且外語也比他強,樣樣比他強,憑甚麼不讓我去參加技師考評,覺得單位領導太欺負人了。平時看我不大吭聲,是不是覺得我好欺負?而那位工友整天溜鬚拍馬,這回他如願以償了。那段時間整天氣呼呼的感覺自己很沒面子。對領導和那位工友沒有好臉,覺得他倆一個狼、一個狽。工作環境搞的很緊張,學法也學不進去,發正念腦子也亂哄哄的,根本靜不下來。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個煉功人。

直到有一天,意識到自己是個修煉人,怎麼和常人爭來鬥去呢?自己和常人爭,那自己不就是個常人嗎!名利是修煉人要放棄的,而我怎麼陷在名利之中呢。我漸漸冷靜下來,想起了師父在《轉法輪》中有關妒嫉心的講法。我安撫了一下自己躁動的心,是啊,表面上我比那位工友強,也許我命中沒有。而他樣樣不如我,也許他命中有。這時我實實在在的看到了自己那顆強烈的妒嫉心、名利心,總希望自己比別人強,能出人頭地,如果別人反超自己,自己的自尊心就受不了。

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這件事的出現就是針對我的心來的。我告誡自己:你是個煉功人,不能太執著了,這些都是應該放棄的。是你的終究會是你的。我要求自己不再去想這件事了。那段時間有空就背師父的《誰是誰非》、《修者忌》、《境界》等經文。

慢慢的感覺自己心的容量擴大了。過了一段時間,事情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單位突然通知我參加技師考評,而那位工友在考試前被通知申報條件不合格,取消考試資格。

這件事讓我深深感受到師父時時刻刻就在弟子身邊。「一個不動就制萬動」[2]。師父只要弟子那顆心,常人的一切都是假相。如果你動心了,假相就會變成真實的;你不動心,那些假相也就灰飛煙滅。

在隨後的考試過程中,我也感受到了師父的看護。我是考試前一個多月才通知參加考試。而與我一起參加考試的其他八個人已經學習了半年左右。但最終我順利通過了考試。而參加考試的其他八個人中有四人未通過。事後,單位不少人奇怪,別人學了半年沒通過而我只學習了一個多月,居然通過了。我知道不在於學的時間長短。我的路師父都給我安排好了。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只要我們心性到位,師父給我們都是最好的。就怕我們的心性不到位。反觀自己的實修狀態,真是汗顏。

寫到這裏我覺得自己那顆求名的心又蠢蠢欲動了:「你做的太好了!」我知道那顆心不是真我,是後天的假我。我要去掉它,我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現在有名利心出現時,我會很快認清它,排斥它。我越來越體會到修煉的嚴肅性,不能安於現狀。與做的好的弟子相比,我存在很大的差距,要奮起直追。

在讀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時,看到開天目的同修說:如果弟子們做的不好,師父用巨大的承受來替弟子們還業。我很震撼。覺得自己以前做的不好,師父不知為我承受了多少。弟子讓師父操心了,真是愧對師父。

為了讓師尊少操一些心,少承受一點,多一些欣慰,我要抓緊最後的時間,嚴格要求自己,真正實修,不枉師尊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