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分奪秒救人 時時刻刻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我今年六十歲,家住遼沈地區的一個小鎮,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大法,二零零七年九月被非法冤判八年,二零一五年九月走出監獄。

出獄後我倍感正法修煉的緊迫與嚴肅,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由於自己沒做好,被邪惡迫害八年,這八年的時間,使我失去了多少救度眾生的機會,我要把耽誤的時間搶回來。我必須跑步跟上,精進再精進,才能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才能無愧於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

一、擠時間學法

我從監獄回家的那天,坐在車上,一路上一直嘔吐,可能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把在監獄殘留在體內的毒素,清理乾淨。吃飯時看到滿桌子的飯菜就是不想吃。那天我和家人一直嘮到很晚才睡,雖然一路嘔吐也沒吃飯,但身體一點也沒有疲勞和不適的感覺。當天半夜發正念時,我馬上坐起,帶著一種久盼的心情,和全球大法弟子一起立掌鏟除邪惡。儘管一直嘮到後半夜才睡,早上晨煉時,我還是立即起床參加晨煉,我堅持著把五套功法做完。從那時起一直到現在,整點發正念和晨煉一天沒落,並且用最快的時間把所有的大法書學了兩遍。

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丈夫得了癌症,於二零一一年病逝,因給丈夫治病,家裏的積蓄被花光,樓房也賣了。丈夫病逝,我是女兒唯一的親人,我出獄後女兒在省城給我安排好一切。女兒擔心我再有危險,不讓我回原來的老家住,極力把我留在身邊。為了不讓女兒失望,我只好留了下來。

過了幾天,我借回老家看望同修,同修告訴我,我們正在用真名實姓起訴江澤民,你看看你現在能參與起訴不?我想:迫害法輪功,江澤民是罪魁禍首,作為大法弟子怎能不參與呢?我立即從同修那借來參考材料,用三天時間寫好訴狀。我哥哥、嫂子也是大法弟子,他們聽說起訴江澤民也要參與,我就代筆也替他們寫好訴狀。

在省城的日子裏,在接觸不到任何同修的情況下,我更加嚴格要求自己,不浪費一點時間,每天三點五十起來晨煉,晨煉完抓緊六點發正念前的二、三分鐘的空閒時間,趕緊洗漱。發完正念,我就開始學《轉法輪》,保證每天一講,然後再吃飯。因我女兒她們和我在一起吃,幾乎每天都有剩飯,這樣我也就不用浪費時間做飯。不管是啥飯,都是泡點水就吃。吃飯時我就聽明慧交流文章,聽《解體黨文化》。為了不耽誤學法時間,一些掃地、拖地、洗衣服、抹抹蹭蹭的活,我都等女兒她們來時再做,我自己一個人時就是學法。吃完飯,我就學著明慧交流文章說的那樣去做,也走出去講真相。中午十二點趕回來發正念,然後學各地講法。晚飯後我就上網,把自己講的三退名單,及時發給明慧和看一些明慧文章。

一次,我在明慧網上看到我老家有十多個同修因為訴江被綁架。老家同修被綁架,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這時需要人,我得回去看看能做啥。也沒多想,就坐車回到老家。到了老家同修說:咱們這出事了,有十多個人被綁架了。我說:我就是在網上看到消息才回來的。同修過後說:同修遭到綁架,人家都往外躲,你卻能在那個時候回來,可見你心裏有整體。我就是這樣,通過明慧網和同修融在一起,和全世界大法弟子融在一起,共同走在神的路上。

二、不求安逸 融入整體

我出獄後女兒在省城,給我安置了一個舒適安逸的環境樓房、全套家具、家用電器、各種生活用品,每天和他們在一起吃,也不用我花一分錢,女兒讓我把退休金攢起來,留著老了用,並且也不用我做飯,女兒唯一的要求就是讓我留在省城,每天能看到我。為了安慰女兒,我只好暫時留在省城。

在省城的那段時間,我獨自一人每天堅持學法、發正念、走出去講真相。為了融入整體,我趁講真相的機會尋找同修。走在街上我盼望能遇到同修也給我講真相,無論走到哪裏,我都留意哪位能是同修。兩個多月過去了,一個同修也沒遇到。我渴望有一個整體修煉環境,在省城找不到同修,我就打算離開省城回老家。

我和女兒一提回老家的事,女兒說甚麼也不同意,和我大吵大鬧。並且說:從你出事到現在我用你操過心嗎?現在我為你準備好一切,就是尋思讓你老了能享點福,你卻要走,你想過我的感受嗎?我說:女兒你為媽做的這些,說明你是個孝順懂事的孩子,媽媽感謝你,可我要的不是這些啊!我修煉了,才有個好身體,我要是按著你的想法做,那以後只能給你添麻煩。女兒還是想不開,堅決不同意我回去。我看說不通女兒就只好緩和一下,等過一段時間再說。當我再次提起時,女兒當時又火了,說:我知道你回老家想幹啥,你非要回老家,我就和你斷絕關係,並說要舉報我。這時我感到了事情的嚴重,這不是我女兒阻攔我,是舊勢力在操控我女兒干擾我,我就在心裏不斷的發正念,同時繼續在省城找同修。

有一次我在某公園給一位老人講真相時,那位老人說:你說這事我在別的公園也聽說過,也是你們人,人家往那一坐,法輪功是甚麼、怎麼回事,說的可好了。我當時就打聽老人,那個公園怎麼走,老人告訴我應該坐幾路車,中途到哪倒車再坐幾路車。第二天我就坐上公交車,去那個公園找同修。由於我對省城不熟,中途坐過了站,一直坐到終點也沒找到那個公園,我只好坐車返回。

就這樣又過了兩個月,轉眼到了二零一六年的一月份,就要過年了,因我女兒的婆婆家在外地,他們要去婆婆家過年,把我一人扔在省城不放心。在還有二十多天就要過年時,女兒主動和我商量,要送我回老家過年,我立即點頭答應並收拾好東西,回了老家。到了老家,有了整體環境,我馬上溶入到正法中來,和同修一起下鄉救人,一起走出去講真相,做真相檯曆。這期間我一直不放鬆,對我女兒發正念。過了年,我打算過完正月十五再回省城。可是正月十四那天,我女兒突然打電話說:媽你回來一趟,把這邊的東西收拾收拾,你願意回老家就回老家吧。就這樣,我放棄了女兒在省城為我安排好的安逸生活,回到老家。

三、做好三件事 精進再精進

回到老家,我把全部時間都用在做好三件事上。為了節省時間,我不做費時間的飯菜,一般都是做一次得帶出好幾頓的,等這次做的飯吃沒了,我就在吃飯時,把下一頓的飯燜好,等我吃完飯,飯也燜好了,我就出去講真相。等我回來時馬上就能吃到飯,不耽誤時間。菜也是做一些炸醬之類的,在做茄子醬時有點費時間。我就在燜飯時,把茄子洗乾淨放在電飯鍋裏,飯好茄子也熟了,我再把茄子放進冰箱存起來,等吃的時候,在鍋裏放點油,再放茄子,然後放點醬,幾分鐘就好了,這樣能節省很多時間。

在監獄被迫害八年,回家後我心裏總有一種緊迫感,救人的心很急。剛開始講真相時,因為在省城我接觸不到同修,又剛走出黑窩,我一個人講真相時,一些話說的不太到位,勸退的都是一些心裏不反對大法,一說就退的,一天退不了幾個人。但我不灰心,我想這樣的眾生,也得需要有人講啊,沒人講他們也不知道真相,不知道三退啊。我就堅持每天都出去,我在心裏說:師父就讓這樣的眾生到我身邊來吧,我要救度他們。

由於在省城沒有整體環境,在四個月的時間,我往返老家六趟。我是一個不愛說話,不善言辭的人,為了講真相救度眾生,我每逢見到熟人就講,就勸三退。我想這次不講,下次說不定啥時再碰到。每次我都主動打招呼熱情的敘舊,問長問短,打聽孩子打聽老人,問候完我就誠懇的對他們講大法真相,他們一看我說的誠懇,都能認真的聽,聽完基本都能退。以前不太走動的親戚,只要他們家裏有事,我都到場,藉機會給老親少故講真相勸三退。

我有一個表哥是黨員很頑固,同修給他講真相他不聽。我覺得表哥不明真相我也有責任,我就買上水果去他家,給他講真相。因為我被邪黨迫害八年,能主動看他,他很高興。互相問候完,我見他家電視上放一本真相檯曆,我就說:表哥這是誰給你的?表哥說:我去菜市場看到一個人正在那發,我就跟她要了一本。我說:你知道這上面寫的是甚麼嗎?你知道大法弟子為甚麼這麼做嗎?表哥說:其實我也恨共產黨,它也沒咋幹好事。我說:是啊,這些年共產邪黨就知道搞運動,各種運動迫害死八千萬百姓,用坦克鎮壓六四大學生,現在又迫害法輪功,甚至把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活摘牟取暴利,現在是人不治天治,你加入過它的組織,就是它的一員,你不退出等老天滅它時,你不得受牽連,替它背黑鍋嗎?壞事是它幹的,老百姓是好人,所以我們才叫百姓退出,等天滅中共時,你才能平安。我又接著說:表哥,我幫你把那個黨退了吧。表哥點頭答應了,我又把表嫂勸退出了少先隊。

四、女婿的轉變

我女婿是幹個體的。是我在獄中期間,和我女兒結的婚,人很好又實在。就是被共產邪黨的毒素灌輸的太深,不了解大法,也不想了解大法。

女婿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出於對女兒的愛護和尊重,每月都陪女兒到監獄看我。我要出獄時,家裏人在商量怎麼接我時,同修也想去接我。女婿說:就一個反黨分子,還那麼隆重,等我把她接回來後,我讓你們誰也見不到她。我回來後,他對我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很不理解,背後說三道四的。

我出獄後,和他們在一起吃,每天的剩飯、剩菜他們要倒掉,我都不讓倒,我就一個人吃。他們要給我買衣服我也不讓買,給錢我也不要。我穿的都是同修給的衣服,吃的是剩飯。但女婿並不把這些看作是好處,還說:你一天這樣,不講吃不講穿的,活得有啥意思?我說,人活著不是吃好穿好就行了,我有我的思想,我有我的境界,我做到的不修煉的人永遠做不到。後來在逐漸接觸中,他改變了對我的看法。

一次他和我女兒鬧了矛盾,我說:你們兩個有一個學法輪功的都幹不起來,我們學法輪功的遇事找自己的問題,總想是不是自己哪做的不對?他聽了沒吱聲。我繼續說:你以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迫害的是我嗎,其實迫害的是千家萬戶,迫害的是你們,共產邪黨反對真善忍,讓人不講道德,如果你們有一個人講真善忍,還能幹起來嗎?女婿從心裏感到我說的對,他說:媽,以前我總覺得你只是一個癡迷的煉法輪功的老太太,沒想到你說的話這麼有道理。媽,法輪功是甚麼,我也要看看,從此以後我就跟你學法輪功。我說:你別以為我愛聽這話就這麼說。女婿說:我是從心裏說的,我真想學。我說那好,要學就看書。第二天我就給他拿來一本《法輪功》。不幾天他看完了,我問他還看別的不,他說看,我就又給他拿了一本《轉法輪》,又給他留下一個師父廣州講法的錄音帶。

現在,不但女婿認同大法,一有別人在場,他就說:媽,你怎麼不給他講。意思是講真相。不論是在哪,他都提醒我,媽,你到點該發正念發正念。我女兒是信佛的,小外孫女說:爸,我家是信佛的,不是信法的。女婿說:你媽信佛跟我幹仗,你姥信大法幫咱們,還是法輪功好。從此女婿徹底轉變了。

我現在每天和同修一起集體學法,一起講真相,每天的時間都用在做好三件事上。同修們都羨慕我有個這麼好的修煉環境,其實好環境也是靠對法的正信,也是需要用心去開創的。同修們不管社會形勢怎麼變化,不管正法洪勢到了哪一步,我們就是要做好三件事,就是要做好我們該做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