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處逢生 昇華境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九日】回想人的一生,不論有錢還是沒錢,不論高官還是百姓,都有各自的痛苦與煩惱。通過學法,我明白了人的痛苦和災難都是有原因的,而且不是一生一世造成的,所以人擺脫不了,唯有正法修煉能做到。我是一九九六年末得法的老弟子,在近二十年的修煉中有許多難忘之事,今天只說說我們一家三口經歷的神奇事吧。

一、絕處逢生

我從小到大應該說是在讚揚聲中長大,人都說我不但聰明而且還漂亮,從上學起就是好學生,七七年恢復高考時我還是個「知青」,想複習,可連教科書都沒有,但憑我的實力還是圓了我的夢。畢業後又順利的分到當時亞洲最大的國企,從事技術工作。儘管這裏人才濟濟,可我卻依然那麼幸運,進廠不久就參加了一項填補國家空白的科研項目,並且是主力,成功後我的論文發表在國家級刊物上。

那時廣播電台、報紙上經常有我的名字,在科技隊伍裏小有名氣,好處也相繼而來。在同齡人中我是第一個分到了暖氣房,那時漲工資一般情況漲一級、少數漲半級、極特殊的貢獻大的漲一級半。作為哺乳期的小孩兒媽媽,一天要往托兒所跑七、八趟,一般情況連基本工作都完不成,所以連半級都漲不上。而我卻在哺乳期那個十分艱難的情況下,獨自又完成了一項課題,所以漲了一級半。再後來晉職稱,正常晉資歷不夠,破格晉需領導特批,還要參加全國統考英語和高等數學,還須在國家級刊物上發表論文兩篇以上,還要答辯,一關過不去就下來,但是我成功了,令人羨慕不已。

那時的我根本不懂得收斂、克制,更不懂謙卑忍讓,自我膨脹還不自知,常跟人說的一句話就是「只要我想要的,我就能得到」。現在想起來就是太狂了!也許是這話說的太大而惹怒了上天,就在我「春風得意」之時,災難向我襲來。

我的孩子因感冒在當地診所打針,結果給打了假藥,高燒沒退還越來越重,全身起紫點子,口腔潰爛七天七夜食水未進,而且從手指縫裏流黃水,手指肚都爛個坑。最後到當地最大的醫院診斷結果是:心肌受損(心臟燒的太大、變形了),無藥可治!只能靠她自己的「造化了」,我不相信會是這樣的結果。我就不停的帶著孩子到處醫治,中醫、西醫、大小醫院、偏方、請巫醫、跳大神甚麼招兒都用上了,也沒好使。信佛的人讓我請佛供上,再給她(信佛的人)上千塊錢幫助破解災難,(那時的工資很低)每次破災都要不少錢也沒好使。後來又讓我信主,天天頭上蒙塊白布跪著禱告,也沒好使。我又去找兒科專家,治療一段時間無效,最後專家說,要不你再生一個吧!你拿著我的診斷不用花錢就可以辦個二胎指標(當時辦個二胎指標至少要花二十萬)。我一聽就從凳子上滑下來了。

我第一次受到重創,第一次知道現代醫學如此脆弱,如此的靠不住,也是第一次知道了錢也有不好使的時候。我瞬間由絕望到徹底崩潰。我開始植物神經紊亂,失眠;結腸炎犯病時,疼的大汗淋漓在床上翻滾;腎病重時,頭腫的老大,沒個人樣兒;兒時後背受過外傷現在也找上來了,後背常年疼痛不止,嚴重時躺下就起不來,連翻身都翻不了;最要命的是耳膜塌陷造成耳鳴不止,黑天白天不停的響,鬧得啥也幹不了,手術治療需掀開大半個臉,相當於毀容。那時我真的感受到了甚麼叫生不如死。

由於嚴重失眠、睡不著覺,就早早起來上公園蹓跶,每天都看見一群人整整齊齊、不聲不響的站那煉功。有一天我就走上前去問,你們這是煉的啥功啊?咋這麼多人啊?輔導員說:我們煉的是法輪功。那時為了治病,我也煉過別的功,沒少花錢也沒好使,因此對氣功很反感。我說:你們法輪功跟其它氣功有甚麼區別嗎?輔導員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但對學員心性要求很高。

我一聽祛病有奇效,忙問:我的孩子還小,她不能煉咋辦呢?輔導員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我一聽全家受益這四個字,激動不已,這不正是我要找的嗎!全家受益那得要多少錢哪?輔導員說:不要錢!不要錢還治病,真有這個好事呀?!快教我怎麼煉,我很聰明一學就會的,現在就教我。輔導員說:光煉動作不行,你得先看書學法,做好人才能祛病。

經輔導員指點,我到當地新華書店買了一本《轉法輪》回家看了起來。看完一遍覺得這個功跟所有的功都不一樣,不是我想像的那麼簡單。進門就要求學員首先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這個人脾氣這麼不好,別說打我罵我呀,不給我好臉色都不行。我就跟輔導員說:我這個人可能你們也都知道,得理不饒人,沒理辨三分,指桑罵槐幾個小時不重句兒,在利益面前一點都不讓份兒,你說我這樣的一個人咋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啊?輔導員說:看書,認真看書,書中就告訴你咋做了。

隨著學法煉功的深入,我知道了做人的道理,明白了打人、罵人甚至背後議論人都失德,知道了人有病、有苦、有難,都是人心智的迷失,做壞事造成的結果。以前為了得到好處,或討好人家盡說些違心的話,那時不認為這是做壞事,還認為是能耐。修煉以後我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說真話。我深知在當今社會裏說真話會失去一些利益,甚至是有代價的,但既然我相信「真、善、忍」是最對的、是高德大法,我就必須按照這個去做。

二、放下自我、昇華境界

修煉後,我把物質利益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看的不那麼重了,在個人利益上不去爭,是我的就要,不給就拉到。修煉前除了白天工作,業餘時間我還出去講課掙錢,那時一堂課七塊錢,一個晚上三節課下來二十一塊錢(八十年代的錢很實)。修煉後每堂課就給我五塊錢、三塊錢、最後給一塊錢(別人還是七塊錢),有時心裏也不平衡,同樣講課為啥對我這樣呢?轉念一想,我現在是修煉人了,有修煉人的標準,在利益上不去爭,順其自然,也就過去了。

以前我說話辦事沒少傷人,這下我要修煉了,人家都來討債了。一天單位幾個同事說,你真變得那麼好嗎?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們不信。來咱們試試,一幫哄上來好幾個人就把我按在桌子上,一頓拳打腳踢,還喊著:快!有仇的報仇,有冤的報冤哪。我一動不動,任她們打。不幾天,打的最歡的那個人,在家做飯切菜時手指尖碰破了皮,很長時間也不好,後來化膿了。一天她跟同事說:那天我張羅打某某(指我),可能老天不讓了,懲罰了我。

九九年春,我地流感大爆發,學校、幼兒園幾乎都關閉了,哪家都有攤上的,我單位一百多人除我之外,無一倖免。有的同事不相信法輪功會有那麼強的功力,就故意用我的杯子喝水吃藥,就想傳染給我,結果我一點事也沒有,沒傳染上,她們都服了。之後多人開始看書學法煉功了,可惜兩個月就是1999年7•20迫害發生了,有的就不敢煉了。

隨著學法煉功身體好了,心情也好了,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從那時起所有家務活都我幹。以前因為做家務總跟丈夫吵架,總嫌他懶、笨,看不上他,一度鬧到要離婚的地步。現在的我逐漸的去掉了強悍的性格,處處為他考慮。以前他要喝酒回家後必是一場大仗,再後來知道他在哪喝酒,不管黑天還是白天我就追到酒店去鬧。修煉後雖然看他喝酒心裏有時也不痛快,但還是能忍住,不發脾氣並耐心勸導他,給他講喝酒對人身的害處。無論他喝酒多晚我都等他回來,給他喝解酒的水,扶去衛生間吐出來,有時也吐一身吐一床,我就洗到很晚才睡。第二天還要早起給他做養胃的菜飯。由於我的改變,丈夫很支持我修煉。

三、孩子獲新生見證大法神奇

由於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並時時按照「真、善、忍」約束自己,不長時間所有的病全好了,尤其是耳鳴,煉功三天就好了。後來我就領著孩子看了一遍老師在濟南的講法錄像,又帶她去了兩次煉功場。第一次抱輪時孩子昏倒了,半個月後又帶孩子去煉功場,抱輪時又吐了。回家後學習忙,孩子也沒怎麼煉,但是就見孩子的小臉漸漸的胖圓了、臉色紅潤了,又活蹦亂跳的精氣神兒充足。小學畢業體檢時大夫說:他的心臟就像剛剛出生的嬰兒一樣健康。孩子大學畢業後考上了當地一個非常好的事業單位工作。

我有個親屬他家很有錢有勢力,公、檢、法、司等等部門都有人,可是他的孩子大學畢業後應聘好幾次,錢沒少花還是沒找著工作,在家呆著。據說為了好找工作,這個孩子在大學裏還托人入了邪黨,結果啥用也沒有。他錯誤的估計了形勢。咱暫且不說滾滾退黨大潮席捲全球,就目前大陸現狀而言,很多單位裏黨員很少很少,甚至連領導本人都不是黨員,你說你是個黨員來了後怎麼安排你?說「黨領導一切」,所以有些單位乾脆就不要黨員。

有一天,這個孩子遇見了我說:那個單位(指我孩子的工作單位)一般情況得市長特批還得花二十萬,憑你家的實力根本進不去的,我尋思可能與你的信仰有關吧。

我說:你真聰明,你說對了。你想知道這個秘方嗎?他說:當然想啊!我說:三國演義中有句話: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中共掌權後發動的各種整人運動迫害死八千萬同胞;今天又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牟利。這個罪大不大?人不治天治!可是共產黨不是空殼,它是由黨團隊員組成的。天滅它的時候這些入過黨、團、隊的就要受牽連。只要你是真心想離開它,用個小名、化名都可以,神佛看的是人心。所以順天意,退出黨團隊,一路誠念法輪大法好,就這秘方你信不?他當即退了黨。

一個多月後他考上了當地一家銀行。事成之後,我問他:這個秘方好使不?他說:好使!

四、從不修口看因果報應

修煉後很快達到無病一身輕,別的病好了就沒再犯,可就是這個嘴隔幾天就爛,從裏往外爛,剛剛長出硬皮兒,嘴動一點就裂開流血不止。兩年哪幾乎不間斷的爛,那個罪遭的呀就別提了。尤其是我還要定期給成年人講課,講講課嘴流血了咋辦哪?說也怪,上講台就不疼也不流血,下了課就疼,動一動就流血。我心裏跟師父說:師父呀,我這個嘴能造多大的業呀?咋還沒完沒了了呢?

一天我做個清晰的夢,夢見我的嘴歪了,歪到耳邊了,說不了話、喝不了水,我就使盡全身的力氣掰我的嘴,掰過來一撒手又歪過去了,那個痛苦、彆扭勁兒感覺真真的,一點都不覺得是夢。醒來時滿頭是汗,急忙去照鏡子一看嘴沒歪,我長出了一口氣,慶幸是一場夢,沒多想就又睡了。

第二天就聽說我們單位兩個大美女一夜間都嘴歪了,沒多久董事長的「貼身小秘」嘴也歪了。最要好的一個同事跟我說:你就是煉功了,你要不煉功你肯定得嘴歪,你說話比她們(指那幾個美女)都狠。你心眼兒又小,虛榮心還強,你要嘴歪了,你都得去死。話雖難聽,卻是實情。是啊,我的嘴是太過了,別說前生前世啥樣了,就今生今世我的嘴都不知說了多少過頭的話。僅舉一例吧。

小時候我家隔壁大姐長的大個兒又漂亮,找對像可挑剔了,挺大年齡才結婚。大姐家有錢有勢,平時總欺負我家,我就挺恨她。她結婚時我才十幾歲,我就說,別看她現在風光,等她生孩子時就得憋死。結果她那麼大歲數生孩子十分的順利,等到我生孩子時,所有的大夫都說:你的個子大,孩子又小,一點問題都沒有,一定能生,結果我卻生了七天七夜,折騰的死去活來,差點沒了命。家中姐妹好幾個,有個頭小的、也有歲數大的,可是生小孩都很順利,唯獨我那麼難,誰都說不明白是咋回事。此時我明白了,善惡有報一點不假呀!說的話、辦的事,你忘了,老天可沒忘,都給你攢著呢、都給你記著呢,不是不報,時候一到必遭報。

五、詆毀佛法地獄掛名寫聲明擺脫病魔

丈夫是個老大學生,為人正直、技術水平高,是全廠唯一一個吃喝嫖賭都不沾的幹部。九九年迫害法輪功後,他遭受株連迫害,全廠幹部會上點名批他,廠紀檢委書記、派出所警察、公安處等等經常登門騷擾,一時間要好的同事、朋友、鄰居、親朋好友都遠離了我們,特別是把我定為當地的「頭」,隨時都可能把我抓進去,他吃不下睡不著,嚇壞了,他跟我說:像你這麼清高又很犟的人,進到監獄不打死你也得把你禍害瘋了。所以他勸我好漢不吃眼前虧,讓簽字就簽,回家該煉還煉。我不簽,他們就背著我找他簽字。他每次簽完字回家都生氣發脾氣,我就告訴他這個字不能簽,誰簽誰倒霉。可能簽過一二次後他就不再簽了。

他的身體一直是很棒的。可是大約2003年以後他的身體每況愈下,開始只是頭暈、頭痛、血壓高,吃藥還能控制。後來吃藥也控制不了,高達200多,只能躺著不能動。在後來就失眠整宿睡不著覺,吃藥也不好使。大小醫院都治不了,啥招兒都用了也不見好轉,而且越來越重,說過去就過去。當時我因修煉法輪功而逼迫下崗每月只給一百多塊錢,丈夫病的已經幾年不能工作了,也不開支,孩子正在讀大學,家裏的積蓄也快花光了,他的病還是沒好。

他命不該絕!一天我在網上看到許多大法弟子和家屬發表聲明,而且聲明之後還得了福報,有的病好了,有的生意紅火了。我一看丈夫的病根也是因為簽字,於是我就讓丈夫寫聲明,他就不寫。過了很長時間,大約一年多以後,丈夫的病很重了,站都站不住了,整天躺著。一天我做個清晰的夢:我感覺從上往下飄進了石頭洞(像是地獄),到了底下後,發現石頭壁上貼滿了紙條,紙條上面好像是寫滿了人名,看到了丈夫的名字,意思是他曾誹謗過大法,還有其它事情,我再想看仔細就醒了。

我把這個夢講給丈夫,他說他不相信夢。我說:法輪大法是佛法,古往今來詛咒佛法,甚至對佛法不敬都沒有好下場,你可別以身試法呀,那麼大的罪你還不起,還會殃及後代的!你趕快寫個嚴正聲明吧,跟大法師父認個錯,你就好了。他說:我沒罵過大法,更沒罵過大法師父。我說:九九年迫害開始時,你替我在謾罵大法和大法師父的保證書、決裂書上簽過字,那就是你在謗師謗法。他說:那是他們逼的,並非我所願。我說:這是你的認識,老天並不這麼看,你在謗師謗法的文章上簽了字,就等於你在謗師謗法,這個罪就記在了你的身上。任憑我怎麼說他就是不寫。我說:大法師父慈悲於人,知道人都是在被逼迫的情況下才簽的字,發表嚴正聲明是給人一次悔過的機會,丈夫還是不寫。我把筆和紙放在他的床邊就去做飯了。

不一會兒,丈夫驚叫起來,喊著我的名字說:你快來,我的眼睛咋啥也看不見了呢?咋回事兒呀?我說:你說咋回事兒呀?我說的話你不是不信嗎?我十分嚴肅的說:今天你不寫這個嚴正聲明,誰也救不了你,生死由你自己定。我又去廚房做飯了。不一會兒我進屋叫他吃飯,我看見了床邊放著寫完的嚴正聲明。我一看嚴正聲明這四個大字,寫得歪歪扭扭而且還不在一條線上,知道丈夫的眼睛確實是看不見了。接下來寫著:九九年開始打壓後我曾替愛人簽過字,我是被逼迫的,我怕她被抓進去,等等寫了半篇。字越寫越規整,寫到最後一行時字才成直線,開始時顯然是眼睛看不著摸著黑寫的,後來是越寫眼睛也越亮,寫完了,眼睛也恢復了正常。

就這麼神奇!後來丈夫的身體漸漸的恢復正常了。

通過這件事讓我親眼見證了詆毀佛法的下場多麼可怕!我又聯想到那些迫害法輪功的人將來怎麼償還哪?!

法輪大法解開了我一生的謎團,讓我把名利看淡,脫離苦海、擺脫了無奈;面對痛苦與矛盾,我能輕鬆對待,危難之際又能得到大法師父的呵護與擔待。今生能得此高德大法,真是萬幸。謝謝師父,謝謝您的救命之恩!

願天下所有善良的人都沐浴在「真、善、忍」的法光裏。再次謝謝師父!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