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照亮了我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七日】修煉前我患嚴重的眩暈症,衣兜裏總是揣著藥,不能著急上火,一旦著點急,馬上就發作;在路上走著,說不定啥時候就得就地坐下,趕緊掏出藥吃兩片,緩解一會兒才能起來繼續走。九八年八月的一天,朋友說誰家放法輪功錄像,叫我去看。我被師父講的內容所吸引,如夢初醒,原來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我對朋友說:法輪功太好了,我得修。

朋友告訴我,每天早上四點大家在煉功點煉功。第二天清晨三點半我便起床,第一個來到煉功點。當煉功音樂一響,我聽著特別悅耳,高興的和大家一起煉功。當煉到第二套功法時,我感覺頭暈、噁心,像眩暈症的反映,瞬間「叭」的一聲我摔倒了,鞋子摔丟了,整個面部全拍在石頭堆上。等我清醒過來,大家都在圍著我,我自己坐起來了,神奇的是臉上連一點皮都沒有破。朋友要護送我回家,我說沒事。到家後,我照常做早飯。從此,我的眩暈症徹底好了,真是神奇!還有,我的兩樣嚴重的婦科病、手腳凍傷也都不翼而飛,真是無病一身輕。

我的婆婆非常厲害,她不但在本村有名,而且聞名本縣以北。我性格內向,忠厚老實。婆婆欺負我是家常便飯。一次竟然因為我家先把地種了,她打完她兒子又用頭來撞我。丈夫只能拿我撒氣,狠狠踹我。我一窩火,休克了。還有一次,婆婆欠的債非讓我們還,我不願還,她讓公公拿鐵鍬劈我。看到公公氣勢洶洶的奔我來了,我又休克了。

我不敢惹婆婆,只能躲著她,心裏對她恨之入骨,敢怒不敢言。有一次,小姑妹犯病了,小姑女婿來和他岳母要錢,讓娘家給治。婆婆就來找我們要錢。我們沒有錢,婆婆看見我們家存了幾袋準備餵豬的玉米,硬讓公公扛去賣了。我精神幾乎崩潰。我被迫去上吊自盡,被丈夫發現救了下來。就是這樣,婆婆也不罷休。

修煉後,知道師父教弟子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我是法輪功弟子,我必須聽師父的話。「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法理照耀了我,我的心亮堂了。我不恨婆婆了,心裏與她那道鴻溝被「善」填平了。我願意接近她,關心她。一次我給她買來一件新毛衣,她不但不感謝,反而跟外人說那是我娘家媽的舊衣服。面對她如此的歪曲,我沒動心。想到師父講法中說的,「可他心裏就不高興,都不感謝你,說不定還罵你騙他!就針對這些問題,讓你的心在這個環境中去魔煉。」[1]正因為人類道德滑到如此的程度,師父才來傳大法,才來度我們。

十八年來,我一直善待婆婆,每逢年節、她及公公的生日,我都給他們買禮物。大伯哥一家遷走後,我一直照顧他們的生活。公公去世後,我對婆婆體貼入微,她經常謝我,我說您別謝我,謝我師父吧。我經常給她洗澡,她多次感動的哭,一再說:「我對不起你,我在你身上有罪。你學了法輪功,你對我這樣好,我得好好謝謝法輪功師父。」

有一次,我在一位大法弟子家,婆婆風風火火來找我,問我,你家大門口的一大堆驢糞及垃圾是誰放的?我說不知道,我回家一看,果真一大堆。婆婆要找當事人評理。我勸她說:「算了,咱自己拉走算了。」我跟婆婆借車,她不借,抱怨我窩囊。我沒有生氣,面對眼前的這一大堆驢糞、垃圾,師父的法一下子打入我的腦海,「他弄來不好的東西我就清理」[1],我高高興興的用背筐一筐一筐的背走,婆婆在旁邊一邊看我清理,一邊數落我傻,我一笑了之。我背了整整大半天。清理完後,我沒覺的累,反而很輕鬆,感覺身上卸掉了許多不好的東西。我一抬頭看到太陽,但不刺眼還特別清涼,忽然從太陽裏邊飛出五顏六色的法輪,非常漂亮,飛旋的法輪排成一行,又連成一片。我馬上雙手合十:「謝謝師父對弟子的鼓勵!」

一次丈夫和酒友一起喝酒,他倆喝醉後便打了起來,丈夫頭部被對方打傷,鮮血直流,去醫院包紮治療花了三百元。婆婆本來就愛打官司告狀,這回她不依不饒。她找來村官,村官找來當事人,當事人的母親也來了,我款待他們。對方老人替兒子賠禮道歉。我說:「沒關係,兩人都喝了酒,誰多打一下少打一下不算啥。」老人說他們給拿醫療費。我說:「不用你們拿,一個屯住著,錢不常花面常見。」村官說:「你們兩家的事真好解決,還是煉法輪功的人好辦事。」

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這個邪惡之徒開始在中國肆無忌憚的打壓法輪功學員,我被迫流離失所,但很快溶入了那個地區的正法洪流中。迫害初期,大家手寫資料,我主動配合,結伴出去發,徒步往返十幾里也不感覺累。後來有了打印資料,資料一來,我們就出去發。周邊地區遍地開花了,我們就去偏遠地區發。一次,我們帶了兩大包資料、幾十個條幅徒步往返百餘里,走了一個通宵,回來後滿腳大泡,走路一瘸一拐,但我沒感覺苦。

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期間,我給犯人們講大法真相,見她們走向了犯罪,我替她們難過,我教一個犯人背《洪吟》中<做人>這首詩,後來我把這首詩刻在牆壁上,全室犯人都會背,大大改善了監室裏的惡劣環境,沒有了哭聲,沒有了謾罵聲,沒有人動手打架的事。一屋子人都知道法輪功好,監室裏一片祥和。我離開她們時,他們幫我收拾東西,最後大家把我緊緊圍在中間,全哭了,捨不得讓我走。看守對我生拉硬拽,一個中年婦女大聲斥責道:「煉法輪功有啥錯,你真沒人性!」

我被非法勞教三年後,一直反迫害,拒絕幹活,喊「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前後被加期四個月。四十個月後,我被釋放要回自己的家了。一名學員來接我,在路上她說:「你在勞教所受苦,回到家日子也不一定好過。」我知道家肯定不成樣子了。我在家時丈夫就不管家,只知道喝酒、賭博。

一到家,比我預料的還壞:院子裏雜草叢生,房子破爛不堪,家具千瘡百孔,餐具一無所有,只剩一口缸,中間還漏了個洞。

大法弟子們,有的給我送來大米、麵粉、豆油;有的給我買來衣服、鞋子;有的悄悄給我留錢;有的給我送來各種各樣的吃的、用的……鄉親們看到了,都說:「法輪功學員真了不起!」

零七年秋天,我身體欠佳。一天來了三十個大法弟子,還開來卡車,幫助我家收玉米。其中一弟子還給全體弟子買來了午飯。

大家幫我重建家園,丈夫被深深感動!他和兒子外出去打工去了,我在家種田,家裏的日子幾年恢復了正常。

如今,兒子已娶妻生子,五口之家其樂融融。在此我衷心的感謝所有幫助我的大法弟子們,謝謝你們!我更謝謝師父,謝謝法輪大法!只有偉大的法輪大法、偉大的師父才能造就出這樣偉大的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