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浪子終於接上了聖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四日】每當看到師尊慈悲的容顏,就幸福的想哭;每當在工作、生活中遇到很難過去的關時,只要想到師尊的無量的付出,一切煩惱就會煙消雲散。回首走過的四年修煉之路,無不感受到師尊為弟子承受的巨大苦難與艱辛,弟子唯有學好法、多救人,以報師恩!下面與同修分享一下自己修煉中的體悟。

一、浪子終於接上了聖緣

我通過翻牆了解到了大法,一看到師尊的照片,就莫名的想哭,就像失散多年的孩子,終於見到自己的父親一樣親切。閱讀大法的書,對大法有了初步了解後,就讀了師尊的《二十年講法》。讀著讀著就哭了,想到自己也不是一般的生命,我也很想很想跟師父回家!一天,偶然間碰到了一位講真相的老年學員,我對他說:我想請一部《轉法輪》。她問我是不是真想學,我說我是真的很想修,我真的想請《轉法輪》。於是,我順利的請回了寶書。

修煉一段時間後,這位老年學員來了,說讓我參加集體學法,還說,提供集體學法環境的學員想了解一下我是不是真修的。那位學員和我見面之後,與我交流了一會,最後她說:「你去學法小組吧,不管別人怎麼說你,即使你真是特務,我想那也是師父在考驗。」聽到這,我非常感動,想起師父在《對澳洲學員的講法》錄音中關於被別人說成是特務的講法,當時我想這是師父在考驗我,我一定要做好。

來到學法小組後,感到學員們都非常好,這個環境讓我提高的很快,心裏很感謝師父的安排。

二、工作中修心與救人

我的工作是做裝修。每當接觸生意上的人,我都會把自己當成修煉人。在工作中買耗材時,由於現代社會物慾橫流,拿回扣是很正常的。在很多次利益的考驗中,我想我修大法了,就應該按照師父的要求做,當別人問我要不要回扣時,我就告訴他我不要。我想的是我要救他,只有自己做正,才能救了別人,才能讓了解真相的眾生知道法輪大法是全宇宙最正的法。

一次,業主讓我幫他做一些事,開始時,他不相信我,我跟他發生了一些分歧。我想到我是修煉人,我不能這樣,最後他很滿意我做的。我就與他講真相,我是修法輪大法的,不是我不想賺更多的錢,是我師父讓我按真、善、忍做好人。他當時一驚,說道:「你這麼年輕,怎麼修法輪功?」我說:「修大法很好啊! 」他當時緩和的笑了。

藉此我就給他講了很多真相,他也很認同。第二天,他給我打電話說:「你跟你師父真是跟對了,你們大法弟子做的很好,你一定要好好的跟你師父走下去。」當時我很感動,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我,發自內心的感謝師尊!

工作中吃飯時,我也會講真相。一次,我對店老闆說:「你記住法輪大法好啊。」他說:「你能不能讓我的生意好啊?」當時他家的生意很冷清,我說:「只要你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你的生意就會好。」後來,又去吃了幾次飯,看到他的店裏有很多的人在吃飯,我說:「你生意很好啊!」他就喊:「法輪大法好!」我為眾生的得救感到很欣慰。

給業主裝修,進出小區要刷卡。看到有人對我笑,我就想要給他講真相,開始我對保安很和氣,給停車費時,先與他們聊幾句,交流交流,為講真相打基礎。第二次,我就笑著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第三次,他們就能很順利的「三退」了。

我也會給同事講真相,他們明白真相後,也在大法中深深的受益。一次,兩個同事被車撞飛了,拋出去幾米遠,一個同事頭只擦破了一點皮,另一位同事只是手腕裏的經脈拉了一下,到醫院去拍照都沒甚麼事。他們激動的打來電話說:「我差一點就見不到你了,我們被車撞了。」我說:「那你現在還好吧。」他們說:「是你師父救了我們啊,法輪大法好啊。」我也很感動的說:「是的,法輪大法好啊,你真的要相信啊!」

還有一次,我給另一個同事講真相,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他說他知道,讓我不要講。後來,他裝修的房子漏水,連電梯都被水給淹了。他打來電話說:「我可相信大法好了,我再也不說大法的壞話了,太神奇了,謝謝你們師父與大法!」

三、訴江中 承蒙師尊看護

得法一年半時,就做了一個夢,夢到師父說:別人都考了你才來,你要吃苦。天空中飛來一張紙,上面寫著全球審判江澤民,我沒太在意。

去年五月,訴江消息一出來時,我很高興,原來是真的啊。那我也要真名真姓真地址寫信,要求還師父與大法的清白。當時同修讓我與其他同修一起簽名寄出就行。我說:不行,我要單獨寫,因為師父點化了我,不能隨大流,蒙混過關。同修也沒再說甚麼,信件很順利的收到了回執。

後來,有五輛警車去我老家,看到我家門上貼了有大法真相的對聯,他們說:牆上還貼了大法的真相對聯啦。我的伯母說:「真誠善良忍為上,行善積德做好人。這對聯很好啊。」警察當時就沒說甚麼,他們因沒碰到我就走了。過了兩天,警察打電話讓我去派出所,媽媽很害怕,把我住的地方告訴了警察。當時我沒有責怪媽媽,我不恨她,因為媽媽也是被迫害的。

那天白天,我告訴了同修,他們出於對整體安全的擔心都不理解我,我感到不能給同修帶來壓力,給師父磕了頭後,就離開學法點。

回家時,我難過的哭了。在家學《轉法輪》時,師父說:「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當時我一震,真的感到是慈悲師父把這段法打到了我的心靈深處。我就跟師父說,師父我不離開家了,我是神,怎麼會怕地獄的小鬼?我要走了,天上的眾神都瞧不起我這個大法弟子。那一晚,我睡得很踏實。

第二天,警察與媽媽來了,當時我不在家,親戚打電話都說我不想活了,我說:「沒事,我有師父。」親戚說:「你心態還蠻好的。」那天我上班,接到警察的電話,我說:「你等著,我馬上回來,這不關我媽媽的事,你們不要為難她。」警察好像聽不到,問我在說甚麼,我又說:「我回來。」他們還是聽不到,警察說:「算了,改天再來。」 他們就讓我媽媽回去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喊師父啊,我沒做好,但是我的生命已經交給您了,我要去面對。晚上有一點點怕心,媽媽叫我出去躲躲,我說我不出去,媽媽哭得發脾氣了。我感到空間場的敗物很多。想起師父的《洪吟》<怕啥>與<師徒恩>的詩句,背著師父的法,那一晚我沒有睡覺,同修也沒能理解我,心裏非常難過。

第三天,該上班還是去上班,同修打來電話說:「你還好吧?」我說:「很好,沒事。」當時我的眼淚一下子湧了出來,感謝同修的鼓勵。過了幾天,警察沒有來,這事就過去了。後來悟到是歡喜心、顯示心被鑽了空子,以後要注意修去這些人心。弟子心裏深知是師父幫我把這一難化解了。

隨著訴江大潮的推進,我與小組的同修一起出去掛訴江展板,有時同修的意見不統一,我說:「不用去想那麼多,師尊都會安排好的。」先開始,有的同修心不穩,但慢慢的就越做越好,正念也都出來了,想到要讓更多的眾生看到展板,就想把展板放到最顯眼的位置,因為我們的基點是為他的,師尊也給我們展現了很多奇蹟,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尊在做。

四、開車過程中的神奇和修心

一次,我的車子拖的耗材已經超載了很多,車胎好像已經沒氣,但我們還是開回去了。到家一看,車胎還真的是沒氣,我心裏很感激師尊加持我們順利把耗材拉回了家。

還有一次,我買完耗材,去給外地同修發貨,可是接貨的同修的電話關機,幫我送貨的同修也關了機,當時我有點埋怨,車上的發動機就報警了,我想起了我是修煉人,怎能去埋怨同修呢?那舊勢力不就高興嗎?我跟師父說:師父啊,我錯了,這不是我,我不要。剛想完,發動機就不響了,原來是師父在借發動機讓我修心了,下午同修電話也接了,感謝師父給了我這次提高心性的機會。

後來,我們去鄉下救人。當時已是晚上十一點,我一下子好像睡了過去,瞬間,對面來了一輛大卡車,旁邊的同修都嚇得心驚膽顫,但卻不知怎麼的,車子就一下子繞開了大卡車,我們心裏明白是因為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事,師父幫我們避開了車禍。

修煉四年以來,每當講真相中,眾生明白後喊大法好時,弟子就會對師尊升起無比的尊敬,是師尊給予弟子難得的救人機會,只要不是證實自己的時候,不帶任何觀念,就只管簡單的去做,師父就會給予弟子意想不到的效果,我明白那一切都是在證實著師尊的慈悲、大法的超常。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