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苦盡甘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二日】回想得法前的人生種種,真是不堪回首。我常常想,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功,我不可能活到現在。是師父在二十年前把我從渾身疾病、深陷愁苦中解脫出來,使我走上了一條全新的人生路,成為一個身心健康的好人──修煉人。

從小承受病痛之苦

從我記事起就經常頭疼,上小學一年級時又不幸煤氣中毒致昏迷,被救活後頭疼病更加嚴重。母親給我找大夫、找偏方醫治,但病情不見好轉,發展至兩耳輪換著流膿,聽力下降……從小皺眉忍受頭痛,眉頭長得都快湊到一起,生出了一副愁眉苦臉相。家中孩子多,我是老二,於是甚麼家務活母親都讓我幹,我成了家裏的壯勞力。我的童年沒有幸福、愉快的回憶,有的只是那些苦……

長大參加工作,當了電焊工。每天的工作量很大,雖是女兒身,卻和男工一樣在船上爬高、鑽倉。二十多年中磕磕碰碰的工傷出現不少,還有兩次差點被電擊喪命!船艙內電焊毒氣放不出去,而工作經常需要在艙內連續幹一整天。

四十多歲就疾病纏身了:頭痛已經發展到不能仰著睡覺;勞累致腰疼(幾乎每節椎骨都增生)、風濕、腳跟骨質增生、冠心病,氣管炎、中耳炎、慢性腸炎,還有乳房纖維瘤,術後不久又長出不知甚麼東西,熱、脹,鼓鼓的連著腋下都疼,最後因心臟病、高血壓(240/180)倒在車間,不得不病退了……

病退後,在職工人工資連漲三級。這時,我的退休金比徒弟們的工資少很多,心裏很是不平。不久上顎內又長了黃豆大的包,拽著囟門子難受。後來雙耳流又酸又臭的水,大夫說耳內積水,用針頭往耳朵裏扎了三次,一滴水也沒抽出來,嚇得我再也不敢治了。每天二十四小時半個頭不停的疼。想動手術治,又擔心出現後遺症,豈不更慘?乾脆不治了。感到今生走到頭了,等著哪天死了就解脫了。那真是度日如年哪!

可孩子還沒成家,還得給孩子攢點錢,又掙扎著去做臨時工……

苦去甘來

一九九六年我有幸得到了一本書──《轉法輪》。我如飢似渴的用三個晚上讀完了這本寶書。我明白了今生之所以這般苦是自己以前做了壞事,是今生應得的報應。

在這本書中我又讀到:「我出山的首要目地,就是往高層次上帶人,真正的往高層次上帶人。」(《轉法輪》)師父是往高層次上帶人,使我們真正能達到幸福的彼岸。真切的感到,我苦尋了半生,終於找到了我要找的。馬上找到煉功點,興高采烈的走上了我的修煉路。

學大法讓人心胸開闊。我的心平了,氣和了,加上煉功,身體健康了,活得自在了,整天樂呵呵的。四妹看到我像換了個人,高興的說:「看到你真高興,整個一個笑和尚!」

雖然修煉帶來幸福,但需要吃苦,每天下班要讀書,還要煉功(刻骨銘心的疼了一年才勉強單盤上)。當然效果是明顯的,僅僅兩三個月,我所有的病全好了。那時的我走路生風了,好像有個起重機吊著,好像兩腿要走多快就能走多快。

想起我廠的王科長曾因他的女兒乳房上和我一樣術後長了甚麼東西正在發愁,曾經找我討主意,我馬上要去找他,讓他女兒也來煉法輪功。可有人告訴我:他女兒死了!我心中一驚:我要不煉法輪功那不也死了嗎?!唉,我要是早煉、早告訴她,也許她就不會死了,太可惜了!她比我小好幾歲呢……

在我的帶動下,我的媽媽、姐姐、小妹也都修煉大法了。我媽肚子裏的腫塊化作膿血排了出來,不用扶牆走了;姐姐自小得的斜視正過來了;小妹嚴重的風濕不見了,穿上裙子了,這只是看得見的,那心靈上的變化,就更大了……

我還遇到一件奇事:一天有個人來找我兒子,進門就問我:「你認識我嗎?」我搖頭說:「不認識。」她說:「你知道有個頭朝地,兩手往上甩著走的老太太嗎?」我說:「知道。」她說:「那是我!」我瞪大眼睛:「你直起來了?」眼前的人站的直直的,年齡和我相仿,就是感覺上身稍短,有點像得過氣管炎似的,跟那個頭朝下整天看著自己的腳走路的老太太怎麼也對不上號呀!「我是煉大法煉好的!」她激動的說。「大法太神奇了!」大法將多少人從苦海中救了出來呀!

看淡名利 修出慈悲

因為我把物質利益看淡了,家庭矛盾少了。我婆婆家不富裕,我儘量幫助,無論人力還是物力。

婆婆癱瘓在床,我和大、小姑子三人輪換著侍奉,不計較別人管不管。擦屎、換洗、餵飯,都認真做。餵飯時,看著她嚥不下去了,馬上就得摳出來,防止噎著,看那個粘涎比擦屎還難受……

還得看護患精神病的小叔子,別讓他惹禍。我到婆家做飯都是從自己家裏拿東西,老話講的「搭工賠盤纏」。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功我不會這麼坦然對待這一切。因為我明白了這一切都與我有因緣關係,都是我應該做的。

婆婆病故,公公想跟我住,說把房子給我,我沒同意。因為姪子沒媽,又有個瘋爹(小叔子),將來怎麼成家呀!我建議公公搬到我家,把兩處房子(小叔子的和公公的)都賣了,買個好房子,給姪子結婚用。公公自然同意了,這樣我家成了四世同堂的六口之家。老人身體不好(左肺空洞,右肺萎縮)每天痛苦的哼哼、咳嗽、吐痰,早早就病退了。一千七百元工資又沒積蓄,每月給我三百元,除了生活開銷還要給他輸液。我和丈夫單位都黃了,退休工資在市內屬低薪。有時我心裏也不平衡:「給你輸液,怎麼連醫療卡都捨不得拿出來?太自私了。」

師父的話響在耳邊:「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1]。佛能在乎這點小事嗎?不是吃多大虧都樂呵呵的不在乎嗎?

心平靜了,真的做到了樂呵呵的照顧他:每天早、晚飯單獨給他做,午飯經常特意找他可口的菜買,零食不斷,就想讓他多吃些東西,晚年活得愉快。

我那小孫子受我的教育知道應該做好人,要真、善、忍,從剛懂事就不要、不拿他太爺的零食。太爺主動給他他才吃。電視由太爺自己守著看戲,太爺睡了他才去看會兒動畫片。我經常抱著他爬樓去發資料,他總和我搶著發。長大了幫我清掃牆上的土,然後搶著貼傳單,發真相光盤,還提醒我,哪裏還有個人沒給講真相呢!

我每天都讀大法的書,師父每天都教導我做好人。公公活得自在,經常跟鄰居、親朋誇我孝順,他的同事經常看到他,以為看走眼了,下了自行車問他:「你是老趙嗎?你還活著?」對他能活得這樣滋潤,由衷的讚歎。

公公被我感動,把生活費由原來的三百元增至五百元,並悄悄跟我說是誰教他那樣做的。我早就不計較這些了,我應該感謝他們給我創造了修煉的環境。小叔一直對我們非常好,小姑對我們也很尊重,我們是一個和睦的大家庭。

師恩浩蕩

江澤民不顧億萬民眾在大法中受益、道德水平迅速提高的事實,在公安多次深入內外查訪和喬石等老幹部聯合調查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的情況下,悍然發動了對大法的迫害,對大法弟子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甚至曾經動用全國四分之一的財力擴建監獄、勞改營、設立法西斯蓋世太保式的「六一零」非法機構,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開動中共全部宣傳機器對大法進行持久的、反覆的造謠誣蔑宣傳,甚至編造所謂「天安門自焚」挑動人們仇恨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使全國和全世界多少人被毒害!

師尊的大恩大德我無法回報,大法弟子有義務澄清事實,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沒有地方傾訴冤情,去天安門廣場!我寫了一封信陳述了自己是如何在大法中受益的,準備送交信訪辦。我剛進車站,立刻就有好幾個警察站了起來,我不自主的轉過身,剛好一男子扛著一個大包跑過來,我隨後跟上,警察以為我倆是一起做買賣的,就又坐了下去。謝謝師父的巧妙安排!

到達天安門廣場,我奮力喊出:「法輪大法好!」喊了三遍,不知怎麼發現自己坐在地上了,回頭一看,三個警察站在我身後,原來是他們把我打倒的,師父替我擋住了一次暴打。

我被抓到車上。看到一小惡警像瘋了似的用警棍抽打大法弟子,我出面制止他的惡行,該惡警回身狠命抽了我一個嘴巴。我只覺有一股風飄過,一點不痛。我知道又是偉大的師尊保護了我。我兩次被非法關進拘留所,一次關進洗腦班。還有一次差點被關進勞教所。師父讓我的體檢不合格才免遭此難。

我開始寫傳單、發傳單,郵寄勸善信,掛大法條幅、寫起訴書控告江澤民對大法的迫害,在反迫害講真相中盡自己的微薄之力。先後承受了來自公安、單位(工廠)、街道的壓力,我按師父的教導講真相,緩解矛盾。一個警察聽了我講的真相後說:「我第一次聽你這樣說。」他明白了真相。廠裏每到「敏感日」就有一幫頭頭腦腦的來「關心」我,「看望」我。我給他們講真相,一直講到他們要離開,說:「下回再來聽你講。」

通過不斷講真相,我廠政法委書記對我說:「我再也不管你們的事了。」(之前他曾用欺騙的手法,將我送到洗腦班)後來他真的不管法輪功的事了。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二零一五年五月我投入了訴江大潮。我廠副廠長帶三個人來我家,張口就攻擊大法。我不斷的講真相,他仍舊污衊大法,我就將他們的惡行發到明慧網曝光。以後他們再也不來了。

一天我發現小區門口多了幾個戴紅帽子的人,當我路過時一人還猛地站了起來。那晚還有一壯漢坐在我家門前,用奇異的眼光盯著我。我產生了怕心:「是不是要抓我呀?」得到周圍同修的及時鼓勵: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心穩定了下來。

今年街道又派來兩個人威脅我說要送我去洗腦。我問:「為甚麼送洗腦班?我身犯何法?」我告訴他們不要以為上級的命令就是絕對正確,執行沒錯。文革結束後那些執行毛魔頭路線的公安人員被槍斃了八百個,那些造反派頭頭下場又如何?這不都是報應嗎?國家公務員法規定: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或錯誤的命令,應承擔相應的責任。習近平最近發出「終身追責制」,中共歷次運動都要秋後算帳的,何況江澤民迫害的是佛法修煉人,必遭天懲!

我告訴他們,由於修煉了法輪大法,我處處做好人:在廠裏工作兢兢業業,是人所共知的電焊技術能手,在家也是有口皆碑的孝順兒媳……打擊修真善忍的好人能有好下場嗎?江澤民和其幫兇一定逃脫不了正義的審判!看看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李東生等人的下場吧,別再執迷不悟了。

我又講了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的盛況,迫害前大法在國內的蓬勃發展,及修煉大法使國人受益情況和我家人受益的事實,勸他們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他們不再說甚麼,笑著走了。

師父告訴我們的講真相真是救人的法寶啊!

慈悲偉大的師尊為我操了無數的心,將我從死亡線上拽回來,又教我修煉大法;在我貪睡不起時,喚著我的小名催我起床煉功、學法;發正念昏睡時推我讓我清醒;在我承受不住魔難想退卻時點化我「後退是沒有出路的」;幾次車禍都被師父擋住沒發生大事……師尊替我承受了多大的魔難我無法知道,更無法報答。只有按師父的要求精進,做好三件事。

感謝師尊的浩蕩洪恩!希望更多的人了解大法、修煉大法,福益人類!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