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 走正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八日】

一、純淨學法小組 嚴肅對待修煉

在迫害以前,我家就是一個學法點,全家都學,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就停了。迫害開始後,我們院裏的同修大多數被勞教迫害,又陸續回來。

我丈夫被二次勞教迫害,第二次出來後,狀態不好。因為孩子上學急需錢,他忙於掙錢,沒靜心學法,我也不在法上,用人的辦法想改變他,效果當然不好。師父在每次講法中都苦口婆心的叮囑我們多學法,學好法。「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須學好法、認真對待學法。」我經常出去和其他同修一起交流,有時也在一起學法,但在家裏我想和丈夫一起學法,他不願和我學,就各人學各人的。我也找自己,心裏也有瞧不起他、嫌棄他的心,只會用師父的法衡量別人,不用法多對照自己,這不就是舊勢力的思維方式嗎,沒做到向內修、向內找。

我們周圍有幾個同修,覺的應該組織起來一塊學,師父給我們留下的形式就是集體學法、集體煉功和開法會。但是人心擋著,覺的我們在當地太有名了,怕在一起學法被別人看著。隨著正法的向前推進,我們就覺的能集體學法會更好的溶於法中,同時更好的證實大法,共同精進,就恢復了我們家的學法點。一開始只有我們院裏的同修,後來附近的同修也參加了我們的集體學法,七八個人。看到同修來我們家學法,我丈夫也跟著一塊學法。每星期的週六、週日在我家學,這樣只要沒有事,我們倆人也一塊學法,都覺的進步很大。

但是我們的學法小組曾有個階段比較鬆懈,晚上七點學法,有時七點半人還沒到齊,拉呱說閒話,又因為我丈夫太好客,來人就給人下茶喝,形成了習慣。我院裏有個同修也習慣了喝茶,他來先喝茶,別的同修就隨著喝茶,每次來學法,像常人一樣先喝茶,有時我丈夫不在家,他也下茶。有的同修就提出,我們去別人家學法,沒有喝茶的,都是先發正念,然後學法,我們這個學法點太隨便了。

是啊,師父給我們安排這個修煉環境,我們應該好好珍惜,必須嚴肅對待,純淨學法小組,這也是敬師敬法。說到做到,再到集體學法的日子,我就提前做好準備,六點五十五分準時發正念,留著門,誰來晚了就自己進來發正念,歸正了學法態度認真對待學法,法學好了,正念強了,講真相的效果就更好了,每天都有同修發資料、勸三退。在去年的訴江中,通過集體學法交流,我們認識到,我們寫自己遭受迫害的事實控告它,光明正大,沒有甚麼可怕的,從中也挖出了很多心,如怕心、私心、爭鬥心、顯示心等一些非常不好的人心,修去了很多,心性得到了真正的提高。我們學法點上的同修都用實名訴江,收到了回執,給我們當地起到了帶頭作用,然後又都幫助其他的同修寫訴江控告信。這幾次法會交流也都積極投稿。

二、修去怨恨心,積極營救被迫害同修

我們學法點上有個甲同修,平時看她很精進的樣子,和她說甚麼她都答應,但過後她該怎麼做還怎麼做。前年她兒子的朋友說香港的一種甚麼基金,紅利很高,她來跟我說這事,我說不行,咱不能買,師父在《轉法輪》中不是講了,領著孩子摸個獎,人家都不要,把錢都捐出去,師父告訴我們不失不得啊,她說是啊,不能買。可是過了幾天,她又過來說,她買了一股,一千二百元錢,她說掙就掙,折就折,我也沒重視起來,只是囑咐她別再買了,也別動員別人買。又過了幾天,她說她入的股每天都有紅利,她又買了兩股,我才驚覺起來,和我丈夫根據她說的名字上網查了查,看到大部份人認為這是非法集資,因為入的股沒寫收據,問她讓別人也買了嗎 ?特別是同修? 她說已有好幾個同修買了,最多的同修買了一萬二,有個同修不只自己買了六千多,還讓他老婆和哥哥買了一萬多!我這才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告訴她必須打住,一個也不能再買了。我擔心這種非法集資很快就被查封,果不其然,一個月後就被查封了,他們的錢差不多都賠進去了,總共五萬左右。在我們學法小組發生這麼大的事,我們都有責任,甲同修說她一個一個的賠他們損失的錢,她每月只有一千多元退休金,兒子、媳婦都沒固定收入,主要生活來源還是她的退休金,這對她無疑是雪上加霜,我也在生活上也經常幫助她。

甲同修平時看著沒多少怕心,講真相勸三退做的也不少,整天領著孫女出去講,也大大咧咧的不在乎。去年春天我們當地有個同修因講真相被迫害,她說都甚麼時候了還遭迫害,我說師父不是告訴我們了,毒藥就是毒藥,你不叫它毒人它做不到,明天正法結束,今天也可能還迫害。在去年冬天,她講真相時不理智被人告發了,又被警察抄家並被綁架到看守所。

聽到這個消息,我生出來怨恨心,怨她講真相不理智,人沒退為何給他個護身符?又怨她前年搞非法集資的事不聽別人的勸說。這樣想忽地一驚,我這不是站到邪惡那邊在加重對同修的迫害嗎?我也太自私自我了,我以前因為當過老師,對別人說話時老是好以指責、教訓人的口氣,使別人表面答應,心裏並不服氣,沒有做到師父說的善。

師父說:「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別人心裏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從,那麼看不見時還會按著自己的意願行事。」

是啊,同修發生這樣的事,作為我來說是有重大責任的。我必須去掉怨恨心,去掉太自我的黨文化,先想辦法積極營救同修。先把甲同修迫害的事在網上曝光,然後又去她家問她兒子她媽媽的情況,他兒子說他媽媽的所有東西都被警察搶去了,他們說很嚴重,少說也得判個十年八年的,我說那是警察嚇唬你。我問他兒子要不要聘律師,她兒子說不聘,聘沒用,也沒錢聘,我告訴他,錢的事你別管,你只要想聘我們就給她找律師,她兒子還是不同意聘。

我和另一個同修又把甲同修的情況整理成真相信,讓全縣的同修和甲同修家屬全面發送,包括公、檢、法、司系統,甲同修第一天被綁架,第二天就送到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她在裏面的情況我們不知道。後來跟我丈夫同修商量,認為這不是個人修煉,是正法時期,迫害同修,就是迫害大法,並且律師可以見被迫害同修,了解被迫害同修的情況,同時可以把壞事變好事,救度公、檢、法、司系統的有緣人。因此我丈夫又出面說服了她兒子同意聘請律師。我就找同修幫著聯繫了北京的律師,律師來後順利見到甲同修,在律師和同修們的正念配合下,甲同修以病業辦理了取保候審回家了。取保候審和律師費由我和同修幫著拿的。

甲同修回家後,我們集體學法進行交流,幫同修在法上提高上來,找到自己的執著心,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甲同修也認識到了自己的問題,我問她在裏邊說了些甚麼,她說糊裏糊塗的不知道說了甚麼,我就覺著她在掩蓋些甚麼。後來檢察院叫她去,她沒看清楚就又簽了個字,後來法院來了傳票,要開庭審判,我看傳票,證人裏邊除舉報她的人外,還有她的兒子和兒媳。問他兒子說了些甚麼,她兒子也不說。甲同修要開庭的事,我迅速上網曝光,同時和同修們商量建議全縣的大法弟子都重視起來,開庭那天儘量能來法院附近發正念,近距離滅邪惡,救眾生,能進法庭發正念當然更好。

律師早來一天,我們和律師做了溝通 ,律師從法律角度給甲同修做無罪辯護。開庭那天,早上我給師父上香時,我請師父加持我,我一定要去除怕心,進到法庭。上午我提前到班上,打掃完衛生,正好不忙,我跟單位領導打了招呼,就去了法院,在法院周圍看到了不少大法弟子,我們都心有靈犀。

在法院門口,我看到了公安局國保大隊的副大隊長C在門口站著,還有派出所的一些警察,有認識的,也有不認識的,我一路發著正念,心裏請師父加持,我一開始看到C時,還有點怕和恨,他在國保大隊好多年了,參與迫害了很多大法弟子,包括我丈夫和我。我轉念又一想,他被爛鬼操縱著幹了這麼多壞事,也很可憐,慈悲心出來了,瞬間怕心和怨恨心去掉了。我把自行車停在了法院門口,迎著C過去,和他打招呼,他說:「你來幹甚麼?」我說:「我來參加開庭。」他馬上變了臉,說;「不可能,你快回去上班。」我正視著他,發著正念,解體操控他的邪惡、黑手爛鬼,微微一笑,善意的說:「我和甲同修就像親姐妹一樣,我怕她在法庭受驚嚇出事,你也知道她為甚麼取保候審的。」他說:「她兒子和她來,你別管。」我說:「我也是她親戚。」他說:「你拿著身份證嗎?」我說:「拿著。」他說:「那好吧,我去跟法院的人說說,只讓你一個人進。」我看到他到裏面去了,一會出來對我說:「我跟法院的人說好了,你可以進法庭。」我說:「謝謝!」

後來我丈夫和其他一些同修也來了,副大隊長C沒讓他們進法庭。他也看到法院周圍有很多同修,他說:「你們今天來了很多人啊。」我說:「我們只是希望你們公、檢、法系統的人明白真相,不要對大法弟子犯罪。」我又笑著跟他說:「法院開庭,你們公安局用著興師動眾的出警?我們是甚麼人你還不清楚嗎?」我說的話也許他聽進去了,後來甲同修的兩次開庭,公安局警察沒再出現,只要有身份證就能進法庭旁聽。

在法庭上,甲同修正念也很強,律師義正詞嚴,氣宇軒昂,正義之聲使得法官和檢察官無話可說。法庭外好多同修一直在發正念,另外空間一定是非常激烈的正邪大戰。庭上的不管法官、檢察官還是法警,都在這一過程聽到了真相。不管結果如何,眾生聽到真相最重要。同時我們全縣的大部份同修在甲同修被迫害的事上提高了認識,走出來講真相發正念,解體銷毀了邪惡。

三、師父加持在單位開創修煉環境

一九九九年迫害後,邪黨實行株連政策,我為大法上訪,單位有的同事被罰款、被開除,我被勞教迫害剛回到單位上班時,單位有很多人對我有非議。我想要開創修煉環境,救度他們。我從自身做起,在工作中我事事嚴格要求自己做好,兢兢業業的幹好工作,任勞任怨,對同事能幫就幫,在利益上也不去爭,贏得了同事的一致好評和尊重。慢慢的跟他們講真相,我單位女同事比較多,我就從怎樣教育好孩子入手,經常給她們講傳統文化,遇到婆媳關係問題,我也幫她們化解,她們都和我很知心。我經常攜帶些明慧小冊子給她們看,講法輪功是被迫害的,講天安門自焚偽案,講藏字石,講中共泯滅人性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也給她們看真相光盤。開始三退後,有很多人做了三退,我由衷的為她們作出的正確選擇高興,其實都是師父在做,我只是動動嘴而已,謝謝師父!

三千年一開的優曇婆羅花在世界各地開放,我首次見到是零六年冬天,在一個女同修家的窗子玻璃上,開了好幾朵,我拍了圖片發到明慧網上,我也拿到班上給同事看,告訴她們這是三千年一開的優曇婆羅花,是祥瑞之花,是佛花,他的開放預示著法輪聖王下世傳法度人,見到他都是有福份的,也拿上面有優曇婆羅花的真相冊子給他們看,不長時間,我發現在我家的陽台上的窗玻璃上開了三處,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零七年夏天,我歇班,我單位的同事小芳給我打電話,說:「蓮姐,我要擦玻璃,我看到有像你說的那種花,你來看看是不是?」我到班上一看,真的是優曇婆羅花,而且很多處,玻璃上、門窗上都有。後來我同事發現班上的冬青樹上也有,有一天我上班時好好數了數,只我能看到的就有二十八簇優曇婆羅花,多的十幾朵花,少的也三、四朵花。見到的同事都覺的非常神奇,班上有個小黑板,我就在上面寫上:三千年一開的優曇婆羅花在水廠開放,是祥瑞之花,誰看見誰有福。待了好長時間才擦掉。我還給公司總經理打過電話,告訴他我們水廠開了三千年一開的優曇婆羅花,希望他來看看。以此為契機,我又給一些人講了真相得以救度。後來在公司的辦公樓的一樓大廳的玻璃門上也開了兩處優曇婆羅花。零七年十月份在我家的臥室裏也開了兩處優曇婆羅花,有一處十幾朵花,每天晚上我睡覺時看著,有時發出淡淡的光來,因為在玻璃外面,隨風搖曳,非常美麗,半年多才因風吹日曬離去。我鄰居明真相做三退後,他家的陽台玻璃上也開了優曇婆羅花。

我和丈夫因為幹事心,學法少,被邪惡鑽了空子,二零零七年臘月快過年時我家被抄,家裏的5000元錢、電腦、打印機等財物被邪惡搶去,我丈夫也被邪惡綁架,我正在上班,女兒哭著給我打來電話,告訴我快逃,我接完電話,心裏一陣難過,女兒已放寒假,快過年了,家被抄,丈夫被綁架,到處是冰天雪地的,我上哪逃?我知道女兒是怕我也被綁架。一塊上班的小梅看到我接了電話後的神態,關心的問我是不是有甚麼事,我告訴了她,她也早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她非常同情我,跟我說:「蓮姐,這麼冷的天,你可別流離失所。我外地有套房子,沒人住,我給你鑰匙,你去躲躲吧。」我說;「謝謝,我家裏還有八十多歲的老母親和孩子,我看看再說吧。」她說;「那好,你如果需要,隨時找我。」就因為同事的這一善念,過了年,同事跟我說,她那處外地的房子的窗玻璃上也開了十幾朵優曇婆羅花。真是神奇的佛花。

我堅定了正念,找到了執著心,解除了邪惡對我的迫害,我還和女兒多次去找公安局分管局長和國保大隊長講真相要人、要錢、要物,最後只把錢全部要回,我丈夫被非法勞教迫害。

四、在幫同修整理稿件中修煉

去年八月份第十三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徵稿,我們幾個同修交流後,因為時間短,通知能寫的同修儘快寫,別等到最後幾天,又上班,又改稿件。但還是多數是九月份以後送來的。有的同修引用了師父的法,沒寫出處,法也不全,我覺的也應該引用,我就找出處,有時相當費勁。我自己的稿子也還沒寫好,心裏又有點急,但看到同修樸實的文章,我也很感動。在幫一同修整稿時看到有這麼一段:是不是我們都有求安逸之心,把這裏當成了家,把我們真正的家給忘了?而且還發正念不允許拆遷,是不是走偏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哪裏是自己的家,咱們的師父都「四海為家」 。我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我們提高了認識,這正好是給我們創造講真相的機會,揭穿邪黨的謊言、造假、欺騙,讓多數的民眾看清邪黨的暴政,不再信邪黨那一套了,以此為契機,我們齊心協力,又救了一批人。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