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難擋不住歸真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八日】我一直非常喜愛氣功,學過許多功法。直到一九九五年同事向我推薦《法輪功》,這本書,我看過書後,覺的這功法太好了。但是由於名利心,放不下以前學的其它功法,一直遲遲沒有走入大法修煉中。直到一九九六年老伴從鄰居那裏了解了法輪功後,我與老伴才同時走入大法修煉。

那時女兒在大學讀書也得法了,並請回一本《轉法輪》。從此我們全家就沐浴在師父的大法的佛光中,開始了快樂的修煉。

不久我成為當時我市最大的一個煉功點的輔導員,協助當時的輔導站組織多次大型弘法活動。老伴負責大法資料的管理,我負責市裏一半的學法組正常的學法與弘法。那時我們除了正常的本職工作外幾乎所有的時間都用來學法與弘揚大法,引導更多有緣人走入大法中修煉。

但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利用中共發動了史無前例的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給我與家人帶來了苦難。但在師父的慈悲看護下一直在大法中走到今天。

一,正念正行反迫害

因為在迫害前,一些公安及特工人員已經進入我們內部煉功,對我所做的一切非常了解,因此迫害發生後,他們把我當成重點,幾乎是二十四小時的監控與跟蹤。後來聽說市公安局下了命令,無論如何也要把我綁架到洗腦班強制洗腦。主管單位的頭目親自帶人在我家對面樓裏設立了監視我的監控點,日夜堅守。只要我一出門他們就要對我進行綁架。

我看出了他們的企圖,每天就在屋裏學法煉功,足不出戶。一段時間後,他們看到這種綁架我的預謀不能得逞,就改變手段伺機綁架我。

一天我發現我們單位的兩個人來到我家樓下的單元樓門蹲坑,我預感到他們可能要有更進一步的行動。由於怕心我來到一樓的鄰居家躲了一上午,後來我越想越不對,我是修「真善忍」的,做好人沒有錯。江澤民違反憲法,違反法律迫害法輪功才真正是錯的,有師在,有法在,我怕甚麼吶!我回到家與家人交流了我的認識,家人都很贊同。

不一會,他們幾個領著一個開鎖的來強行撬我家的防盜門門鎖。我們看到這種情況,就給開鎖的講真相,告訴他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希望他不要助紂為虐迫害好人。他明白了真相離開了。

他們一連雇佣了四個開鎖的都在聽我們講了真相後離開。後來他們又找來一個開鎖的,我們怎麼講他都不聽,硬是把鎖打開了。外面的防盜門被打開了,只剩下裏面一道門了。看到這種情況,我把陽台窗戶拉開對著下面參與迫害的幾十人與圍觀的人大聲說:「我們煉法輪功沒有犯法,你們這樣強闖民宅觸犯國家法律。」

我找出相應的法律條款大聲警告那些人,指出他們觸犯了哪些法律條款,應付甚麼法律責任。老伴也給下面的人講法輪功真相。這時女兒也從單位趕回來,在下面講法輪功真相。這時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電視台的人也來了。我們打了110報案。

110警察來到現場,直接命令負責迫害的那個頭目說:人家犯甚麼法了,這麼多人影響多不好,還不快撤!他們只好灰溜溜的撤了。這場邪惡的迫害在師父的加持下被我們否定了。

邪惡雖然敗下去了,但是還不死心。我發現那些人沒有撤走,仍然在對面監視我。為了排除這種干擾,我與家人交流去農村講真相。在師父的慈悲看護下,我躲開了那些人的視線,輾轉來到了農村的一個親屬家。

二,在鄉下講清真相救世人

我的親屬是這個村子唯一煉法輪功的,「七・二零」後由於怕心不煉了。我給他講了自己的體會與認識,希望他不要錯過機緣,走回大法修煉中來。經過我們耐心跟他交流,他徹底明白了,放下怕心又回到大法中來。

我時刻牢記自己是個修煉人,用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我看到親屬家周圍及街道很髒很亂,我就主動每天清掃周圍的環境與街道,使得那裏的環境變的非常乾淨,改善很多,給村子裏的人帶來非常好的印象,給後來講清真相做了很好的鋪墊。

親屬回到大法中後,就配合我開始入戶講真相。每天晚飯後他帶著我進入各家各戶講真相。每到一家,由他先介紹一下我的情況,然後我開始講真相。我給他們講我自己修煉法輪功的體會,講同修的修煉法輪功的體會,講法輪功的祛病健身與心性提高後的實例。講中共是怎麼造謠抹黑法輪功的,告訴他們廣播電視說的都是假的,騙人的。我一講就是兩、三個小時,直到他們真正的明白真相,看清中共的謊言才離開。每天晚飯後我們都要去各戶講真相,前後共去了幾十戶人家。

村民明白真相後才知道原來法輪功這麼好,許多人紛紛表示要學法煉功。

為了滿足村民學法煉功的願望,我就按照新學員得法的要求,每天白天在親屬家組織大家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每天聽一講,然後教煉功動作,九天聽完師父的講法,學會了五套功法。再有要學法的,我們還是這樣做。我們前後為村民組織了七次聽師父講法、學功。我還根據村民的要求,去他們家裏給他們播放師父講法錄音。最後前任村支書夫婦、前任村長和現任村支書的兒女,還有中學校長與村民共九人走入大法修煉中來。我們後來組織這些剛得法的同修集體學《轉法輪》,形成了一個集體學法的環境。

親屬自回到大法中來後,非常精進。那時我女兒經常從市裏帶來真相資料,親屬就利用晚上時間去周邊的村莊發資料,幾乎每天晚上都出去,有時就白天出去發真相資料。現在想來,在當時那樣邪惡的環境下,這位親屬能夠回到大法中來,那些村民能夠明白真相,那些有緣人能夠走入大法修煉,都是師父慈悲救度眾生的智慧巧妙的安排,沒有師父慈悲的保護這一切我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

三,認真帶好小弟子 堅持十年如一日

四個月後我回到市裏,為了避免邪惡的騷擾,我住在女兒家。我除了學法發正念外,還利用自己的特長手寫與手工製作大法真相橫幅、大法真相條幅和大法真相卡片、複寫大法真相資料。寫好後由家人送往農村給農村同修講真相用。

後來大法書要求改字,我主動為那些改字困難的老年同修的舊版《轉法輪》改字,一改就是幾十本。

幾個月後外孫女出生了,因為老伴天天出去講真相同時做些協調的事,女兒上班,這樣照看外孫女的責任就落到我身上。

這孩子天賦很高,聰明過人。我剛開始教她識字只教「法輪大法好」五個字,其他的很多字我沒教她就認識了。我給她聽神傳文化故事,天音歌曲,她非常願意聽。三歲時我教她背《洪吟》與《洪吟二》和《精進要旨》中的部份經文。每首只教三遍她就能背下來。很快就把兩本書背熟了。

五歲時,我們一起學《轉法輪》,學了二十三遍。後來外孫女上了學前班,我就利用中午時間和雙休日與節假日堅持與她一起學法。天天如此,從未斷過。再後來我領她背《轉法輪》,開始一段段的背,然後再把整個段落連起來一起背,共背了五遍《轉法輪》。在背法的同時,我還領著她系統的學了三遍師父的各地講法。

因為在市裏講真相怕被惡人看見,我就帶著外孫女去農村講真相救度眾生。我們帶著真相光盤、小冊子和不乾膠就出發了。看到合適的地方,我就叫她去貼真相不乾膠,她非常聽話,很快就把不乾膠貼好。我們來到村子入戶給世人講法輪功真相,每次都是我講完後,她給大家發真相資料與真相光盤,我們祖孫倆配合的非常好。我們走了很多村子入戶救度有緣人。使很多的世人明白了真相得救。

一次我去農村一個親屬家,看到她的兩個念大學的孩子在家看電視,他們的母親帶著有病的身體在外面幹活,我一看這種情況沒有守住心性,訓斥了兩個孩子,被邪惡鑽了空子,當天回來,夜間發完十二點正念後,雙目開始劇痛,我的雙目甚麼也看不見了,從此開始了艱難的魔難中的修煉歷程。

四,魔難之中意志堅 三件大事遵師辦

我一直堅持每天晨煉與四個整點發正念。在眼睛看不見的情況下,還一直堅持,不但堅持,我還增加了發正念的時間與強度。因為我無法看書了,每天就由外孫女給我讀法。我們決定背第六遍《轉法輪》。她小時候,我利用她中午午餐時間與她一起學法,現在是她利用中午放學時間給我讀法。雙休日與寒暑假她還給我系統讀師父的各地講法。她還經常找有針對性的明慧文章給我讀。在她的幫助下我能把《洪吟》與《洪吟二》熟練的背了下來。

後來我家成立了學法組,我開始參加集體學法,對我提高幫助很大。有一個老同修還抽出每周的兩個下午來與我一同學法。因為這位同修聽力不是很好,他在給我讀法的時候我就小聲跟著他背,我們互不影響,這對我幫助非常大,老同修五年如一日的幫助我,從沒有間斷過,同修的無私的幫助非常難能可貴。後來在這位老同修的帶動下,又來了兩個同修陸續來幫我學法。

《洪吟三》發表了,我下決心背下來。那時女兒上班忙,她就利用下班時間教我背,每天下班回來就教我一首,外孫女利用每天中午修息時間教我一首,就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她們娘倆的幫助下我把《洪吟三》也背下來了。我堅持每天晚間發完十二點正念後利用四十分鐘時間把《洪吟》、《洪吟二》和《洪吟三》背一遍,發完凌晨一點正念後再入睡。在背法時我感到能量場很強,感受到師父多次給我灌頂。

《洪吟四》發表了。學第一遍時,我感受強大的能量,感覺與前三本書不一樣。每次學書中詩詞時總有要流淚的感覺。我也一定要把《洪吟四》背下來。

背《洪吟四》的難度很大,因為都是歌詞不是很容易背。我做教師時教過語文課,形成了固定的詩詞的韻律與觀念,對背《洪吟四》起到很大阻礙作用。加上邪惡的干擾,剛開始背的時候難度非常大。我就堅定一念:一定要把《洪吟四》背下來。在家人與同修的幫助下,我利用各種零碎時間背,白天背熟的歌詞,晚間還要老伴再給我讀一遍加深印象與更正。就這樣我用了五個月時間克服種種困難終於把《洪吟四》背下來了。

在背法的過程中,我感受師父的加持,體會到了師父的洪大慈悲,體會到師父救度眾生的艱難!背到《雲遊》時我感動的流淚,深深體會到大法弟子在那樣艱難的環境下救度眾生的艱難與慈悲的胸懷。

我對師父在《洪吟四》的「萬法之宗」感受很深。現在我每天睡前都不停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感到師父給我灌頂,全身細胞都震動,溶於法中。自從背法後,我的學法發睏與發正念倒掌的狀態都歸正了。

我不承認邪惡的迫害,我眼看不見就叫女兒利用休息時間用電動車帶我去農村入戶講真相。有個村支書,以前我眼睛好時去過他家五次給他講真相他都不聽。這次我與女兒又去了他家給他講真相。這回他明白了,全家退出了邪黨的一切組織。

除了入戶講真相外,家人還經常用車帶我給世人打真相電話,過年去農村發真相年曆、對聯、真相光盤等,用多種形式救度眾生,兌現自己的誓約。

為了救度缺乏真相資料的農村眾生,我們家購置一台電動汽車去農村面對面發真相資料。我不能下車去面對面發真相資料救人,我就在車上發正念清理阻擋眾生得救的邪惡,配合同修救人。不論春夏秋冬,寒來暑往,不管自然環境多麼惡劣,我都堅持著。我們主要去農村集市發真相光盤,發真相資料。城鄉路上,田間地頭遇到有緣人,我們就停下來把真相資料送給他們。每一次救人另外空間都是一場正邪大戰,從發資料開始到結束,我的正念一直不斷,有時三伏天我在車裏大汗淋漓,一發就是一、兩個小時。

五,起訴惡首大魔頭 救度回訪有緣人

二零一五年當局出台了立案登記制,實行「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司法新政。我們認識到是師父的正法進程推到起訴大魔頭這一步了,大法弟子起訴大魔頭是救度眾生的需要。我叫女兒整理了訴狀,我們全家實名控告大魔頭。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們的訴狀順利到達兩高,很快收到回執。

一段時間後我地區開始對參與訴江的大法弟子騷擾。我單位也打來電話要我去單位說明情況。我與家人交流,大家都認識到這是我們講真相救度單位同事與領導的大好機會。在師父的加持下,我與女兒帶著當局新出台的保護舉報人的有關法律文件與真相光盤、《九評》等真相資料來到單位找到相關人員講真相。他們明白真相後都表示不再參與迫害法輪功,接受了真相資料,當場就有三個人做了三退,擺正了自己的位置,為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十七年的正法修煉路,風風雨雨,磕磕絆絆走到今天都是師父的慈悲呵護。也離不開同修的無私幫助。我們全家都是大法弟子,家人同修對我的幫助使我闖過一個又一個難關,走到今天。現在正法接近尾聲,我們一定珍惜師尊用巨大承受換來的珍貴機緣與寶貴的時間,修好自己,整體配合,多救眾生,圓滿隨師還!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