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人員:我們一家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八日】我曾患有心臟病、婦科病、嚴重的風濕病,而且在九一年以多發性子宮肌瘤做了一次大手術,在九四年兩側卵巢各長了一個瘤子,這時的我真的迷茫了,不知道怎麼辦了。本人就是一個醫護人員,知道醫院是治不好我的病。

於是,我練了很多種氣功,不但沒好使,反而使我的身體更糟。一九九六年三月我修煉大法後,煉功不長時間,所有的病全都不翼而飛,無病一身輕,太高興了,每天都沐浴在大法的幸福中,用語言無法表達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激。

我老伴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的體現,也在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煉。他本人雖沒有甚麼大病,可是感冒、發燒也經常出現,修煉後身體不適症狀都消失了,知道了怎樣做個好人,道德、身心都得到很大的提高。在我們家發生了很多的神奇事,我要告訴所有的人,修煉大法是最幸福的人。

第一件事: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女兒在北京上班,一天下班後,在人行道上正常行走,突然被一輛公交車給撞倒在車底下,車上的人都知道撞人了,出車禍了,都在張望並詢問人哪去了,而人在車底下呢,眼鏡、戒指都撞沒了,女兒在車底下找到東西後爬出來了,人們都驚呆了,沒想到她還活著,而且是毫髮未損,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感謝師父給了我女兒第二次生命,她在二零一零年春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第二件事: 二零零三年中秋節,那是我們全家永遠不能忘記的日子。我老伴(同修)在外打工,老闆讓他車一個250釐米圓的一個大三通伐體,重有八十多斤,在車的過程當中,機器轉數達到每分1000多轉,突然伐體飛出來,打在老伴的左側胸、腹部,並從腋下穿過去。在場的人都嚇傻了,就是這樣,胸腹部只出現點劃痕傷,沒有出血,沒有內傷,在場的人們都說是有神佛保祐。這麼大的事故,正常情況下,人都得打飛,打成肉泥,然而我老伴卻平安無事,弟子心裏明白,都是師父承受了,謝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第三件事,老伴在去年六月初,一天早上突然感到身體不適,像出現腦血栓的症狀,腿腳不太靈活,口嘴歪了,說話不清楚。我們知道是干擾和迫害,絕不是「病」,不承認它,都是假相。我們立即向內找,立掌發正念清除它、解體它,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干擾、迫害,否定它的存在,並求師父加持。在向內找的過程中,真是不找不知道,一找嚇一跳,嫉妒心、爭鬥心、不讓說的心、愛面子心、利益心等等,更主要的是學法不入心,發正念倒掌,煉功動作不標準,同修指出來不虛心接受,反而心裏不滿,造成了同修間隔。

同修是一面鏡子,我看到了,就有我修的地方,我也存在著同樣的不足,沒有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沒有按照師父、大法要求去做,就是不敬師不敬法,結果讓舊勢力鑽了空子,造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在師父慈悲的加持下,第三天,老伴的口嘴就正過來了,腿腳也靈活多了,現在一切正常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