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處逢生 師父兩次救我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六日】我從十歲就長了牛皮癬,整天頭疼、頭昏腦脹。牛皮癬在醫學上就是第二癌症,越治越厲害,後來渾身都是了。

一、患絕症 生無望

為治頭疼、頭昏,父母不知給我看了多少醫生,也沒治好。長大後為了治牛皮癬,我吃了大量的激素藥,導致結婚一年多後開始腿疼。當時左腿疼,右腿還沒疼。後來在市醫院查出了「雙側股骨頭無菌性壞死」。左腿已是「三期」,右腿是「一期」。左腿圓形的股骨頭已塌陷成扁的。在北京專科醫院吃了一年多的藥後,右腿也開始疼,反而越治越嚴重了,走一步都疼得難忍,坐時間長了也不行,有時躺著也疼的難忍。在醫學上「股骨頭壞死」也是第二癌症。後來又患了氣短、手顫,一檢查是心動過速,心臟有毛病。緊接著是高血壓、膽固醇過高,醫生說終生不能離藥了。還胃病、四級感冒、時常嗓子疼發燒、痔瘡。

那時我才二十多歲,渾身是病,幼小的孩子自己也看不了,我還活著幹啥?丈夫為給我看病,四處奔波,借錢給我求醫問藥,單位的職工們還給我捐了款。可是幾年下來也沒治好病,我整天以淚洗面,想馬上死,可捨不下幼小的孩子。後來下了決心,如果再過半年病還不見好,我就吃大量的安眠藥去死(心想:活著這麼痛苦,死時就默默的睡過去了)。

二、修大法 獲新生

可就在半年之內,我得到了法輪大法,那年是一九九七年!

我就把自己交給師父了,聽師父的話,按真、善、忍做好人,參加集體晨煉、學法。修大法三、四天後,我的病好了,頭輕鬆了,精神飽滿,走路輕飄飄的,騎自行車像有人推一樣,騎多遠也不累!親朋好友也都為我高興,沒想到這麼多大病好了。以前大家都掛著我、幫著我,現在我能幫他們了。是師父救了我的命!

我一開始就做到師父教導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買東西時經常多找給錢,我都退回去,不是自己的東西不要。不和別人爭鬥,別人不願幹的活我幹。我在打工時,一個工廠的老闆看我不爭不鬥、誠實、善良,在幾十人的面前高聲說:這些人當中就某某(我的小名)是好人!老闆和工人們都知道我煉法輪功,好多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了。

三、飛來橫禍,我安然無恙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丈夫騎摩托車馱著我,因趕著天亮前回家,丈夫開的非常快,一輛輛大車都超過去了。這時突然一輛轎車從小路上拐到大路上來,正好摩托車撞在轎車上,我在後座上直接就飛出去二十多米摔在馬路中間。

當我睜開眼睛時,看見自己渾身是血,我一個人躺在馬路中間,也沒覺得難受,我坐起來一看,路邊站著好多人,都不敢過來,以為我死了。看我坐起來了,人們才過來,我趕緊說:我沒事,你們別害怕。那時開車的司機早躲起來了,我就找丈夫,他離我二十多米的路邊坐著,丈夫(未修煉大法)喊:快送她去醫院,她頭上淌血!其實我坐起來時,血就不淌了。丈夫說他肋骨疼。

一會救護車來了,我想我沒事,有師父管著,丈夫說他得要拍片。我眉頭上一個大口子,我不讓縫,醫生們硬給我縫了,又說給我輸液,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不用輸液,沒事。後來交警又來了好多人,要求我上大醫院住院,不然以後出了事我們就不管了。我和丈夫要求當晚就回家了。

丈夫肋骨骨折,醫生說再深一點就影響性命了,把肋骨就固定住。我回家後,他們總打電話擔心我的情況,我說:沒事,你們放心。丈夫也覺得是師父的保護,他才沒出人命。

法輪大法的美好,對師父的無限感恩,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只有聽師父的話,讓人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三退保平安」!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