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生死關 師父救了我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六日】我今年七十七歲,一九九七年十月有幸得法修煉。在十九年的修煉歷程中,經歷了許多風風雨雨,都是在師父的呵護下才走到今天。是師父看護著我,保護著我,我才闖過了關關難難。我把我自己所經歷的兩次生死關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一九九八年正月十五日,我和女兒回鄉下看她外婆,在橋頭下車過公路時,突然一輛摩托車從橋上直開過來,把我撞個仰面朝天。當時覺得頭被撞開了似的,我抬起頭用手一摸沒包、沒血的。這時我想到我是修煉人,有師父保護,就說了一句:「沒事。」摩托車司機一聽沒事,馬上開車跑了。

這時女兒回頭看我在公路上躺著,不知是怎麼回事。我說沒事,叫女兒一人去看外婆。女兒也以為沒事,就獨自乘車走了。我慢慢起來,走到橋頭等返回家的車,客車來了,上車時才知道左腳痛的抬不起來,腦袋也脹得難受,很吃力的拉著門把兒才上去。我家住四樓,我用右腳一步一步往上爬,回家洗漱好就上床了。一睡下去就起不來,翻身也難,突然又咳嗽不止,很費勁的起來上廁所才發現,腰痛得蹲不下去,下去了又起不來,覺得地都在動。我想不管怎麼嚴重,必須起來看書學法,可是看書上的字跡是模糊的,頭是脹脹的,我拿著《精進要旨》求師父:「我這個樣子怎麼學法煉功啊?」這一念一出,眼睛也好使了,頭也不那麼脹了,能看書學法了。幾天背了《精進要旨》裏的好幾篇經文,五套功法只有第四套煉不了,下不去,也起不來,打坐由單盤能雙盤半小時了。第六天女兒回來看我在床上,她也上床陪著我,講了回鄉的情況,我想坐起來,神奇出現了,一抬頭,就看到一個大法輪在天花板下,對著床旋轉的非常快,圍繞著床呈圓形旋轉,好像我和女兒都裝在裏面轉,我倒下頭,眨眼法輪就沒有了。我馬上起床,甚麼不好的狀態都沒有了,身體完全恢復了。這時我想起師父說:「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1]師父讓我還了一條命債,如果不是師父保護我,當時在橋頭我就被摩托車壓死了。那時我剛得法才四個月,無限的感激師父,心中就定下「永遠跟著師父走」的誓言。

第二次是二零一五年十月的一天,我身體突然不舒服,嚼不下東西,嘴裏像貼了層東西似的,難受的感覺是用語言都無法表達的,吃甚麼都怪味難吃,咽不下,只能喝水,煉功手發抖無力,同修輪流來幫我發正念,兩週只吃了半斤米,強行喝了幾小盒酸乳,說話都費力,讀書學法,睡魔就來干擾我打瞌睡。我明白這是舊勢力在害我,把我往死裏拽,忽然想到師父要我們遇事向內找,我回顧這十幾年來風雨歷程,找了一大堆人心:爭鬥心、自滿心、安逸心、埋怨心……雖然師父安排的三件事從沒落下,十幾年來都是面對面的講真相,覺得比有的同修做的好,別人不做的,叫我去做,我也去做,自滿的心一出,帶著人心做事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就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太可怕了。我忙在師父的法像面前認錯:沒記住師父的教誨,沒靜心的學好法造成的。當天中午睡午覺時,夢中看到一雙手將我腦殼打開摳出一砣灰色的東西,往腦殼後丟了,還說了一句,左邊還有一棵,我用左手把它拿出,對著就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就醒了,我悟到是師父將我腦袋裏面的黑色物質拿掉了,我對自己說:腦袋裏面是空的,只能裝法,甚麼壞東西都不准進來。

第二天早上醒來,神奇出現了:我看到整個室內都是柔和透亮的光,幾間屋都是一樣,下床時身體輕飄飄的,像腳沒沾地似的,身體在原地轉了兩圈,打開窗戶看到天上晴空萬里,天清體透的景象,看到樓下有二、三層樓高,由橙紅色方塊搭成的梯形台階,很好看,轉身再看室內還是那麼清晰明亮,身體非常舒服,人也有精神了,也能正常吃東西了,一切不適的症狀全都消失了。

我的生命是師父給予的,師父的洪恩弟子無以回報,唯有精進實修,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理智多救人,走好最後回家的路。

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