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一次又一次的救了我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修大法十八年,如果沒有師父的看護,我走不到今天。自己就遇到生命危險的事情來說,記得清的就有三次:

第一次是我開車與後面的大貨車躲順了,我左他左、我右他右,大貨車直衝我來;

第二次是在高速路上,我在快車道上正常快速行駛,前面一輛大貨車突然甩頭衝向我行駛的車道,我邊按喇叭邊急剎車,好像是司機打盹貨車失控了。

這兩次要是沒有師父的看護後果不堪設想,而我卻有驚無險。

最近這次應該最嚴重的一次,雖過去二十多天了,想起還驚魂未定。如果沒有師父的搭救,我很可能以常人所謂的「猝死」的形式失去肉身。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晨煉,頭頂抱輪的時候,開始肚子隱隱作痛,還以為是昨晚吃乾蘿蔔鹹菜裏的辣椒辣的,我沒在意繼續煉,在我還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很快、馬上整個身體到處難受,渾身無力,要癱瘓一樣,像虛脫?說不清是甚麼感覺,說不清哪裏不舒服,大腦(很清醒)馬上有一種恐懼感:壞了、完了、抗不過去了、沒救了!很快很快,也就是幾十秒的時間,手舉不動了,腿站不住了,喘著粗氣,整個人就要完了!

這時,我嘴裏發出微弱的氣息:「師父救我 師父救我」,整個過程頭腦是很清醒的。求師父救我後,很快感覺最難受的時刻過去了,還是很難受,但沒有倒下,沒有剛剛的恐懼感,這時候煉功音樂還響著,我心裏還想:先把音樂暫停,上趟廁所回來再接著煉。

廁所窗子開著溫度與外邊一樣冷,我蹲在裏邊汗水從額頭上一個勁的向下滴,大約十分鐘後回來接著煉完了其它幾套功法,煉完功後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現在回想我遇到的這種情況,應該就是常人遇到的「猝死」那種狀態,感覺就是當時身邊即使有好多人也沒有用,誰也救不了,實在是太快太猛了。

雙手合十,再次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