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保護我穩健的走過風雨十八年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三日】我的家庭環境非常好,家人都認可法輪大法,很支持我修煉。尤其是我丈夫,若有人說不利於大法的話,他立刻上前制止:「人家法輪功怎麼了,人家做好人不對嗎?」他還經常幫我發真相資料。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八歲,在師父的呵護下,走過了十八年風雲變幻的正法修煉之路。在此期間,我感慨頗多,無法用人類的語言來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

一九九八年一個偶然的機會,有人把 《轉法輪》 這本書介紹給我,我說我不識字,他說很多沒文化的人都在學,並且很多有病的人學了之後都得以康復了。我一聽這麼神奇,就請了一本《轉法輪》,讓家裏人教我認字。我打開書,看到書裏的字都是金黃色的,並且一個一個在我眼前蹦。我驚訝的喊我女兒來看,女兒卻看不見。當時我覺的這本書真是不同凡響。

從此我生活中的空閒時間都用來拜讀《轉法輪》,還學會了五套煉功動作。讀了一段時間,懂得了這本書是教人做好人的,比模範英雄人物還要好的好人。我認定法輪大法這裏是一片淨土,正是我所需要的。又拜讀了一段時間,我才真正懂得了這是一本讓人修煉的天書,是我生生世世尋覓的,放下人間的一切執著走向超常人的天梯。因此我更加堅定的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行列。

修煉後,我嚴格要求自己,每天堅持煉功、學法,從沒間斷過,有時忙沒有煉功,抽空都要補上。法輪大法的法理讓我知道了如何做人,「真、善、忍」成了我生命的信念與追求。和親戚朋友,鄰里之間都能和睦相處,我把吃虧當成了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流氓集團掀起了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其瘋狂程度席捲了中華大地的每一個角落,給中華民族帶來了一場史無前例的災難。我失去了集體學法的修煉環境,怎麼辦?已經知道了生命意義的我,決心一定要堅修大法到底。我始終沒有對大法懷疑過,師父叫我們走的是最正的路。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師父看到了我的心,一直保護我穩健的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

因我沒有受到直接迫害,我更有機會去給有緣人講真相。有人問我天安門自焚是咋回事,我把自焚偽案的真相告訴他們,他們聽後恍然大悟,清除了邪黨造假宣傳對他們的毒害。當我弟弟(同修)被綁架後,我去向邪惡要人,正念制止邪惡對我弟弟進行迫害。警察低聲對我說:「你也煉嗎?如果覺的好就在家煉,不要去外面說。」

為了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場迫害的真相,救度那些被邪惡謊言欺騙的世人,我和同修長期不間斷的發放真相小冊子、真相光盤;有時面對面遞給世人神韻光盤,講真相。晚上,我和同修出去掛條幅,還到很遠的地方給同修送資料。由於夜色昏暗、道路崎嶇,我們深一腳淺一腳的,有時就踩進了滿是污泥的臭水裏。

夏天,我們頂著炎炎的烈日;冬季冒著刺骨的寒風。無論風雨交加、還是冰天雪地,我們都沒有停止過救人的步伐,其間的酸甜苦辣,常人是難以理解的。但我們總是樂呵呵的,以苦為樂,因為救人要緊啊!也曾遇到不明真相的人惡告,但都在師父的保護下化險為夷。

多年以來,我雖然做了許多證實法的事兒,但那都是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師父給予我的太多了,我所做的和師父給予我的差的太遠。

我們全家人也都得到了福報,不僅經濟條件優越,而且在一次次突如其來的災難中,有師尊的保護都能夠化險為夷。這樣的大恩大德,我就是傾盡所有,也無法報答其萬一。下面我列舉幾例:

二零零三年,我家買了幾部大車,雇了好幾個司機。我給這些司機講了真相、做了三退,每個車上都放了護身符。負責送輪胎的那部車出了幾次交通事故,僅車頭就換掉了三個,但是都在師父的保護下化險為夷,司機都安然無恙,其中之神奇,使人難以置信。

二零零三年的冬季的一天,大霧瀰漫。我丈夫開車出門遇到特大交通事故,五十多輛車追尾,車內人員都受了傷。我家的車頭被撞壞了,玻璃撞得粉碎,我丈夫也卡在司機駕駛坐上。大家都認為他的腿折在裏面了。大家用了很大的勁才把他從車裏拽出來。當把他拽出來後,他走了幾步路,好好的,人沒一點毛病。這是我丈夫支持大法、維護大法得了大福報啊。當時我們心裏那個高興啊,謝謝師父又救了我丈夫一條命。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夜裏,我家的大車拉貨,車翻到十多米深的路旁溝裏。車子底朝天連車帶貨把兩名司機埋在下面,車頭也撞壞了。和我們一起搭伴出車的人都嚇壞了,都認為人肯定不行了,馬上給我家打電話。我接到電話後嚇得渾身發抖,哭著求師父救救他們。等我們慌慌張張的跑到醫院,看見一個司機正在繳費,他只受了一點皮外傷,耳朵、唇部破了一點;另一個司機也只是肋骨有點裂痕,情況都不是太嚴重。當時在場的人都覺的很神奇了,交警處理事故的人也覺的太不可思議了,猜我們家肯定信佛,有神佛保護我們,要不然不會有這麼好的結果。

二零一五年,全世界訴江大潮此起彼伏,我也用真名實姓控告了江澤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當地派出所無端到我家騷擾。一下子闖進來七、八個警察,帶著照相機、攝像機來到客廳。我的大法書和資料都在離客廳最近的第一個房間裏。當時我求師父,如果邪惡進來,請師尊把他們推出去。結果他們把客廳掛的掛曆和台曆共五本全都搶走了,然後一個三十多歲的男警直奔我的第一個房間,剛到門口轉了個身,只聽那門「啪」的一聲重重的關上,嚇得他退了回來。但他們還不死心,又去第二個房間裏翻,嘴裏嘟嚕著:「我就不信,搜不出一本書和資料。」我沒理會他們,在一旁不停的發正念。一個警察拿起我丈夫去公園裏散步聽的小收音機,在我面前晃著說:「這是啥?」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他得意的打開一聽是常人歌曲,馬上蔫了。在師父的加持下,邪惡妄圖迫害我的因素解體了。

回首這十多年的修煉路,師父給我顯現的神跡太多了,在此我就不一一贅述了。在修煉路上,我感到師父時時刻刻都在我身邊。我做好時鼓勵我;我做不好,或不精進時,師父用各種方式點化我。我時刻不忘師父給我「向內找」的這個法寶,用法來歸正自己,去掉我身上各種不好的東西,用師尊賜予我的神通除惡滅邪,救度更多的眾生來答謝偉大的師尊。

上述體會由我口述、同修整理,層次有限,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