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修大法受益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學員,今年八十七歲,沒有讀過書,一個字也不認識。以前身體很不好,多種疾病纏身(心臟病、肺氣腫、肝大三指、大便乾燥、腿抽筋、風濕等),經常住院,自己痛苦不說,家裏人和子女也都為我操心;煉功不長時間,大部份病全好了,當時我高興的不得了。為了表達對大法師父的感恩,我請兒媳代筆寫幾件我修煉過程中的神奇事兒。

一、腿抽筋好了

因為自己沒有文化,對法理解的不好,也不會悟,雖然天天學法煉功,但心性提高的慢,所以腿抽筋一直沒好。二零一五年兒媳從黑監獄回來(她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我也不能安心學法煉功了),她在法上跟我切磋:咱們學法這麼長時間了,這點業力為甚麼沒有消掉啊?向內找找自己,還有甚麼心沒有放下?這句話對我觸動很大。

是啊,應該找找自己了,我一想,好多得了癌症的都好了,我這點毛病算個啥呢?用醫院的辦法一直沒好,我就多學法,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時時刻刻都找自己不好的心,學法的時候腿能盤二個多小時,不知不覺的腿不抽筋了,全都好了。

冬天,東北的天氣很冷啊,大多數的人都有風濕病的,可現在我腿不抽筋了,走起路來一身輕。每天我都出去遛彎兒,不認識的人都問我:「您有多大歲數了?」我說:「八十七歲了。」「啊?那您的身體這麼好啊?」我說:「是煉法輪功煉的。法輪功可好了,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標準做人,是修佛的。江澤民打壓法輪功是錯的,這是佛家功,法輪功洪傳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人在煉,這麼好的功法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沒有法輪功就沒有我的今天。」她們說:「這老太太知道的真多。」我告訴她們:請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便秘好了

我從七十多歲就便秘,去姪兒家串門,他說:「老姑您喝點瀉葉水看看怎麼樣?」一喝還挺好的,我就買了點,天天沖水喝,一喝就是十多年。家裏同修說:你修煉還喝藥水?一說我就生氣:這哪是藥,不就是點瀉葉水嗎?我這個人就是悟性差。我兒媳說:「媽媽呀,你天天喝瀉葉水也沒喝好,不解決根本問題,咱們煉功人還用喝這個嗎?咱們煉功是不斷的淨化身體,沒有病,身上都是功,我覺的這點問題你自己是能解決的,你不喝看看怎麼樣?」

當時我的思想也爭鬥了好幾天,心裏還是放不下,因為嚴重的時候都得用手摳,那個難受勁就別提了,我都這麼大歲數了,怎麼辦呢?晚上睡不著覺,我就在想:是啊,這邊煉著功,那邊喝著藥,那是個煉功人嗎?我還算個煉功人嗎?我把心一橫,把剩下的瀉葉還有泡好的水全部倒掉,每天堅持學法,提高心性,堅持煉五套功法。

到現在已經一年多都沒喝了,結果一切正常。我多年的便秘真的好了,再也不遭那個罪了。

三、頭磕個大口子沒去醫院第三天就好了

二零一一年,我八十二歲,兒媳被迫害進了黑窩,家裏就剩我們祖孫三人,兒子、孫子每天都上班,我一人在家。一天我突然摔倒了,頭磕在衣櫃的角上,大口子有一寸長,出了不少血,當時我想:沒事,順手拿了一個毛巾就捂上了。

我孫子回來一看嚇壞了,就給我兒子打電話,不一會兒,我兒子就回來了,他說:「媽媽去醫院吧,血出的太多了,到醫院消消毒、縫幾針。」我堅定的說:「不去醫院,沒事的。」我兒子也是修煉人,他說:「那您真不去呀?」我說:「不去。」兒子就用酒給我洗洗傷口,把那塊頭髮也剪了,然後用紗布纏上。

當時我坐在那兒就想,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那個學員頭撞到車棚上,人家啥事都沒有,我這算個啥,也沒事的。那個晚上我睡的好好的,一覺就睡到早上三點多,一看該煉功了,我就照常煉功。

第三天紗布就拿掉了,傷口癒合的可好了,幾天後頭髮就長出來了。

大法太神奇了。一個快九十歲的人了,啥毛病都沒有,走路一身輕,外面遛彎。有很多老年人都這病那病的,她們都羨慕我身體好,精神好。我感到自己是最幸福的人,心裏充滿了對大法師父的感恩之情。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