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裏逃生紀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三日】我叫孫長城,家住遼寧康平縣東關鎮陶岱屯村,今年五十三歲。我把在二零一零年四月八日死裏逃生的傳奇故事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修煉法輪大法以前,一身病,嗜酒如命;鼻子流鼻涕,不通氣;兩隻眼睛流眼淚,不能見光,就連向空中看一眼,都不行。到醫院也看不出是啥病。一天只能戴著黑黑的墨鏡躺在炕上。每年的六月到十月份這段時間都這麼度過,別提多痛苦了。

我妻子是二零零三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八月下旬的一天,妻子正在聽煉功音樂在煉功,當我聽到錄音中「法輪樁法」時,我正在炕上躺著,妻子對我說,你也煉煉法輪功吧,看你那難受的樣。

就這樣,我就做起了「頭前抱輪」動作。哎,真神了!當時就感到雙眼不那麼疼了,鼻子也通氣了。從鼻孔到前額,到頭頂,到後腦勺,就像一扇大門被打開了,太舒服了!我當時別提多激動了,對妻子說:「我也要修煉!」從那以後,我就走上了修煉的路。

當哥哥姐姐聽說我真要修煉大法時,就橫加阻攔,說孩子正在上高中,你這不是影響孩子上大學嗎?因為剛剛煉功病就好了,怎能因為他們的幾句話就不煉了呢?我決定要堅持修煉下去。煉靜功雙盤,對我來說真是太難了,剛開始雙盤的時候,疼的我無法形容,只能堅持一、二分鐘,後來五分鐘,後來終於突破三十分鐘,我從心底感謝師父,更增強了我修煉的信心。

師父給我第二次生命

二零一零年,我在大平礦的乾粉廠打工。四月八日那天,風特別大,沙塵暴席捲大半個中國。廠子的鏟車庫是彩鋼瓦房蓋,被風刮得鬆動了。領導見後,讓工人上去,把房蓋用石頭壓住。車庫房頂離地面有七、八米高,領導讓用鏟車把我和另外一人送到房頂。

我倆剛被舉到房頂站穩,意外發生了,罕見的狂風席捲而來。當時將我倆拋向空中,把另外那人拋出三十多米遠墜地,當場死亡。我被風拋起十六、七米高後,因彩鋼房蓋直立,我大頭朝下,落在鏟車煙筒上又摔在地上。當時,我頭腦非常清醒,腦子裏非常快的閃出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而後我就不省人事了。

後來聽其他人說,當時領導見我還有一口氣,馬上就打120急救中心。可當時一個車都沒在家。老闆聽到這個消息非常著急,從十幾里外趕到廠部,用最快的速度將我送到縣醫院。到醫院後,醫生們忙個不停。做CT檢查時,醫生說:趕快做手術吧,看似腹內有傷。

我的妻子和弟弟趕到醫院,弟弟沉默不語,妻子見狀,心中想:我倆都是修大法的,自有師父保護,她不承認任何形式的迫害,一邊想一邊在做手術單上簽了字。我的哥哥也趕到了,見我都這樣了,非常痛苦的低下了頭。

護士們迅速將我推進手術室,大夫邊檢查邊做手術,做完手術出來後,告訴我的家人:「左大腿骨粉碎性骨折;左側六至八根肋骨骨折,這都是小事。胃、腸跑到胸腔裏,隔疝也摔開了。胃、腸把心臟擠出來了,肝、脾挫傷。肺被壓扁,胸內混沌,血內流。左側顴骨骨折。」也就是說,我的五臟六腑全都錯位了。醫生說:「第一,這人沒希望了;第二這人活過來也是個植物人;第三這人活過來是精神分裂症;第四這人能活下來,最好下半生也只能是坐在輪椅上。」

現在情況是:各器官已放回原位。脾已摘除,肝、肺挫傷很嚴重,隔疝又做了修補手術。現在命是保住了,但還有五天危險期。

家人一聽,這人簡直是七拼八湊起來的了,還有救嗎?真是晴天霹靂!誰的心裏也沒有底,不由得都低下了頭。妻子並沒有害怕,只想著:修煉人的一生,是由師父安排的,其它的都不承認。

手術很順利,當天下午三點我就被推出了手術室。更令醫生驚訝的是,次日檢查時,危險期已過!

我及家人都淚水漣漣,感激師父的救命之恩。感謝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因需要先做其它手術,腿的手術暫時就沒有做。是因為醫生怕我當時下不了手術台,就只給我打上了牽引。我昏迷七天。漸漸的甦醒過來,明白過來後,腦子裏一片空白,甚麼也不知道了,好像失去了所有的記憶。

後來,妻子在我耳邊念師父的《洪吟》,我就像剛會學話的小孩跟著念。在妻子的提示下,一點點的、漸漸的恢復了記憶。並且在不知不覺中,將打上牽引的腿抬了起來。我哥哥看到這種情況非常驚喜,急忙告訴醫生。醫生說:「這不可能,腿都折了,哪能抬起來呢?」哥哥說:不信你去看看吶。醫生隨哥哥來到我的床前對我說:「你把腿抬起來我看看。」於是,我把帶著牽引的腿抬了起來。醫生情不自禁的說:「真神了!法輪功太神奇了,還是法輪大法好!」

因為我的心性沒有到位,在對待腿粉碎性骨折上,沒有像明慧網上登載的那個同修做的那樣好。護士第二次把我送進手術室。麻醉師給我打了三隻麻藥,我仍有知覺。稍後又加兩支,我還是有知覺。後來,麻醉師把帶藥的毛巾,放到我鼻子前讓我吸,又把一個大吊瓶,放到我嘴上讓我呼吸。十分鐘後,我仍有感覺。麻醉師說:「趕快拿掉,不起作用。」這時,麻醉師急得滿頭大汗,只好在麻醉不起作用的情況下給我做了手術。那種疼痛真是剜心透骨!

這時我開始背師父的《洪吟二》中的元曲〈斷〉「修不難 心難去 幾多執著何時斷 都知苦海總無岸 意不堅 關似山 咋出凡」,不知不覺我背出聲來。醫生問我,你在說甚麼呢?我告訴他我在背我師父的詩詞,又告訴他們法輪大法的美好,和大法被迫害的真相。醫生連連說:「還是法輪大法好,和你同時掉下來的那個人當場死了,而你卻奇蹟般的活過來了,法輪功太神奇了!」

四個月後我就出院了,秋收時還能下地幹活了,還能騎摩托車了。出院時,大夫告訴我的家人說,像我這種情況,自己能起床坐起來,至少要半年時間,如果想下地走,就不知要多長時間了。而我卻在半年時間內痊癒,現在一切都恢復正常。醫生在我出院時都說,你好的真快,法輪功真神奇!

法輪大法真實可信!中共媒體造謠污衊法輪功卑鄙與可恥。願大法弟子寫出自己的親身經歷,叫仍被謊言迷惑的人們看看,到底誰正誰邪?誰好誰壞?誰善誰惡?願所有善良的人不要昧著良心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罪行保持沉默,視而不見,甚至推波助流。匯聚人間一切正義力量,用實際行動(退黨、退團、退隊、)贖回屬於你、我、他的明天!隨著向兩高(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江澤民消息的傳出,你要不要明天,要不要光明的未來,自己說了算,神只看人心一念。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