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身體驗了大法的神奇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八日】我是在二零零六年八月份由妹妹介紹開始修大法的。一開始看書,不入心,有的字還不認識,好幾天也看不上一講,也不知道向內找,也不知道悟,人心也多,就這樣師父還管著我。過一段時間,我煉功抱輪的時候,就感覺要上吐下瀉。我把五套功法堅持煉完,就躺一會,兒媳叫我吃飯,我往起下地的時候就感覺身體輕飄飄的,從來就沒有過那麼輕鬆,我心裏想這大法太神奇了。

二零零八年春天種地的時候,我就開始牙疼,這牙疼得都不能吃飯,還得下地幹活,兒媳給我買藥,我說你放那吧。兒媳走後我就把藥扔了,我就想,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消業呢,沒事。我就堅定信師信法的這一念,到半個月那天就不疼了,一直到今天都沒疼過,我知道是師父替我化解了呀!

在二零一一年臘月二十四那天,我和妹妹去看癱瘓母親,到商店給父母買點吃的,一出商店門,就摔了個大跟頭,當時摔得覺得胯骨都要碎了,大腿根的筋都要蹦出來了,疼的我起不來了。妹妹說,大姐能起來嗎?我說能!「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我真的起來了!

一瘸一拐去車站找車,走在馬路中間時又摔倒了,這回起不來了,妹妹把我架起來,說大姐還能走嗎?我說有師在有法在,能走,我就一步一步挪到了車站上了車,到我媽家勉強下車,又挪到了屋裏,上炕時我腿都拿不上去了,妹妹把我腿搬上炕的。

到晚上,我和妹妹還拿了四五十個小冊子得去救人去呢,妹妹說大姐你別去了,我自己去。我說:不行,我跟你去。妹妹說你能走嗎?我說能走,我真的一瘸一拐的去發了,在發的時候腿不那麼疼了,走了兩條街發完了,回來的時候腿能上炕了。到了第二天我的腿還不能走,我知道我修煉有漏,這個漏還不小。

到了晚上,我說:師父呀,明天就是臘月二十七了,我得回家呀,家裏還一攤事呢。因我丈夫去的早,我還有四個孩子需要照顧,也不能讓常人看見我學大法的怎麼這樣一瘸一拐的,我這不是給大法抹黑嗎?說完我就躺下了,早晨起來,我往地上一站,我敢走了,不瘸了,還稍微有點痛,我高興的跟我兄弟說,大法太神奇了,要是常人就得上醫院了,我今天要是沒有師父保護我也說不上啥樣了,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回家以後甚麼事都沒有了,都是師父替我化解了冤怨。

二零一二年春天種地的時候,我跟孩子上山,一條腿就不好使了,持續二十多分鐘才緩過勁兒,種地時學法少人心多,也沒注意,讓魔鑽了空子,早晨起來煉功時,自己半個身子不好使,我心裏想依著炕沿我也要把功煉完。煉完功後,我坐在炕沿上時,我們家西屋住著鄰居過來說:嬸你給我看會兒孩子。我說我可能看不了了。他說嬸你嘴歪了,快去告訴我二哥去。

過了一會,兒子把車叫來,兒媳就往地上拽我,哭著說不行快上醫院,我就往炕裏去,沒掙過孩子,上了車到了醫院,醫生說是腦梗,就住院了,吃飯喝水都順著嘴角往下流,上廁所都得倆個人攙扶。就是這樣我也沒害怕,心想我有師父在,有法在就沒事。到了第二天,同修們來看我,同修說大姐你的空間場都給你清理了,就看你的了。我感謝同修的鼓勵和加持,心想這全是假的,我自己沒把握好,被邪惡鑽了空子,師父不承認的,我們絕不能承認,我一定能闖過去。我就讓孩子把我的書和P5拿來,打針時我就聽法,打完針我就學法,甚麼都不想,把心都放下,學法聽法到了第五天,我就能自己下地上廁所了。師父說:「得了腦血栓哪能這麼快就能下地了,胳膊、腿都會動了?回過頭來他說學法輪大法學的,使他出偏了。他沒有想一想,腦血栓這麼快就好了?今天他要不學法輪大法,一個跟頭栽下去,說不定就死在那裏了,也許永遠癱瘓下去,真的得腦血栓了。」[1]就這樣住了九天就出院了,在這九天裏我在醫院講真相還救了十多人呢。出院到親家扎了幾天點滴,我就想這也不對呀,我這不走了舊勢力的路了嗎?我得走我師父安排的路,這樣我就去找同修,那時候我多麼想見同修啊。

到了同修家,同修就放出《師父牽著我的手》的歌曲,我的淚止不住的流,哭成了淚人,到了晚上和同修們切磋一會就睡了,這一夜順著嘴往出跑焦皮的臭味,排了一宿,我知道這是我住院打針的毒,這是恩師都給我排出去了,吃完早飯我就跟同修說我要回家。同修說姐,你能走嗎?我說能。車站離同修家三里多路,我自己走到了車站回了家,把孩子給我買的四百多元的藥都扔了,一切恢復正常,一直到今天我再也沒吃過一片藥。我們村裏有個跟我前後得的病,到了冬天他就死了,我今天能健健康康的活著,還有這麼好的身體,是慈悲偉大的師尊救了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記不清是哪年了,就記得是插秧時,突然腳脖子腫了個大包,像個饅頭似的,我就用手撫摸著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了第二天晚上幹完活回來腫的更大了,我沒動心,用手撫摸著喊了一夜「大法好」,到了早晨起床一看包沒了,一切正常,大法的神奇,大法的超常用人間的語言是表達不了的。

二零一五年臘月二十三,我去樓道裏往牆上印控告江澤民,我一上樓,樓上下來人了,由於著急怕心也出來,印完了,往外走不小心一腳踩空了,我就感覺腳背疼,我急忙用手按按,打車就回家了,心想這是我怕心出來了,讓邪惡鑽了空子,我心裏發著正念,不允許舊勢力迫害我,我的腿腳是救眾生的,求師父加持我。這時孩子看見了,要讓我上醫院看看,再開點藥,我說不用,明天就能好。

就這樣我發著正念,念著大法好睡著了。到了第二天早上起來一看包沒了,腫也消了,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神奇。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