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大法兩個月後發生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三日】一九九八年年初,我婆婆有病,上城裏的大姑姐家住了一段時間。一天,婆婆回來了,我就走出門迎接她,說:媽回來了?病好了?俺老婆婆說:俺沒病,俺是煉功人可沒有病。當時聽的我挺驚訝的,怎麼叫煉功人沒有病?我說你怎麼沒有病呢?婆婆進屋就說了她在城裏修煉法輪功了。

當天晚上,婆婆就跟我姑婆煉功、煉抱輪,然後她就把從俺大姑姐家拿回的錄音機放師父的講法錄音聽,當時我也跟著聽了一些覺得挺好。婆婆給了我一本《轉法輪》,我卻沒看,放一邊了。

一、大法改變了我的身心

先說說俺家的情況:俺家丈夫哥們三個,丈夫是老大。老公公和老婆婆在三小叔子家住的時候本想在他家養老,所以把家產(除了房子)都給老三了。但是老公公去世後還讓我們攤錢,我家很窮,啥都沒有,但我想攤就攤吧,誰都有老的時候,我沒有錢,我借錢拿的喪葬費。

老公公不在了,婆婆就非要上我家來,這老二媳婦也讓老太太上她家,老太太不去,老太太離開了三小叔子家媳婦也不樂意,原因是老婆婆原來有個房,賣了五千塊錢。這老婆婆非要上我家來,倆妯娌覺得我圖這個錢,說我佔便宜了,我們在一起一幹活,這妯娌倆就用話老磕嗒(方言:刺激人的話)我,一磕嗒我真是受不了,就哭啊。有一天她們在地裏欺負我都承受不了了,回家坐那就哭,就這麼的我的心情就不好。

現在看老婆婆修大法了,當時我就有這一念:我想要煉功也行啊,要煉功學這個法我不就啥也不想了嗎?她們欺負我這事也就不想了。結果我就把《轉法輪》這本書拿起來了。婆婆說,看書時候得盤腿,對師父和大法要敬。我就上我家西屋去學去了,不能雙盤我就單盤,學了就知道大法好。

等我煉功到第五、六天的時候,一打坐的時候, 我這個左胳膊一變掌,師父就給我用力推了兩下,非常明顯,當時我就不知怎麼眼淚嘩嘩往下掉,我說這不就是師父在救人嗎?以後就按師父講的不打人、不罵人(因以前我跟丈夫總打仗,好罵人,張口就罵,舉手就打),按照這個法去做。

煉到第十天抱輪時,頭頂上不知道有甚麼東西在轉,不知道是甚麼東西,我還用手抓呢,我還抬頭看以為棚桿上搭的手巾掉在我頭上了呢,一看沒有東西。原來我頭頂上有個瘡,不知道一個啥東西轉、轉、轉……煉完功我一摸腦袋這瘡,沒了!

就這麼,我就一直煉功、學法,按師父講的真、善、忍去做人,不知道啥時候我身上的病就都沒有了。因為我曾有胃竇炎,常年不能喝涼水,不能吃硬的。抱輪時不管腳幫子怎麼疼,但我知道那是業力,就一動不動挺著。有一天抱輪我的胃就「咯登」一下可疼可疼了,那我也不放手繼續煉功,也不想怎麼樣,煉完了這胃就好了。

我還有三叉神經疼,有闌尾炎和結腸炎,腦血管堵塞,還有晚上睡覺的時候每天睡到半夜一醒,就半邊腦袋發木,用手指摳都沒有知覺不疼,半邊嘴唇用牙咬沒有知覺,左手也沒有知覺,每天晚上都那樣,我也不吱聲,因為家窮也不能去治,就這樣挺著也不說。腸炎嚴重了就不是好病了,每到吃飯時給我愁的不像樣,一吃完飯緊忙往廁所跑,有時候不等吃完飯,撂下筷就往廁所跑。我性格剛強,從來不說我這些毛病。我剛開始煉功時,並不是因為身體有病,是因為我心情不好,沒想到我煉功後這些病都好了,沒病了,無病一身輕,大法真神奇啊,真就是這樣啊!

到這我才明白了為甚麼老婆婆非要到我家,是師父通過她讓我得法啊!

我和婆婆都煉功學法後,心裏可敞亮了,我也不跟妯娌她們爭了,兄弟媳婦再說啥我也不放在心上了,說就說了唄!有這個大法,這法說的這麼好,她們說的那個根本就不是事了。

二、師父救了我兒的命

我開始修煉那年的五月,家家都種地,沒有農藥滅草,得耘(鏟)地,用農用四輪車鏟地,人手少了不行,我家沒辦法就得用孩子。當時俺家倆孩子:一個十一歲的,一個九歲的,一天我就早早把他們叫醒了,我們一家四口不顧洗臉、梳頭的先上地鏟地去,等回來的時候再吃飯讓孩子上學。

那年我家種了四垧地,俺家借個四輪子車和耘鋤(當時俺家還沒有四輪子車和耘鋤),耘鋤(車拉的鋤頭)得需要用人扶著,一次耘兩根壟。當我們耘地到最後一塊地剩最後五根壟時,我用手工鋤鏟一根,當我鏟出一百多米遠時,他們爺仨用車一個來回四根壟就要幹完到地頭了,當時是兒子(九歲)把著方向盤,他爸和十一歲的女兒扶耘鋤。沒想到這時出事了:

我在地裏正鏟地,我姑娘就在後面招呼我,說:媽呀媽呀,我老弟讓車碰了!這句話我沒聽清楚,她又招呼一遍,我想孩子喊啥呢?等我回頭的時候,一看車在那停著呢,丈夫在那離車十來根壟遠的地方,在那坐著呢!我就沒看見俺家那個小子,就只看我姑娘在那站著喊我,我不知道喊啥,我想肯定有事,我就往回走,快要走到跟前的時候就看我丈夫,在四輪車底下掏啥呢,這一看把孩子拽出來了,

當時我也沒害怕,我到跟前一看俺家小子就滴流當啷的,再看孩子臉不是色。我丈夫就把孩子拽一邊去了,我把孩子衣服解開看看,身上也沒有車轂轤印也沒有血印子,但這孩子就是不醒,身體軟軟的。我就問咋軋的?我丈夫就後悔說:不如不領孩子來了,這不還得個萬八千的,整不好孩子就殘廢了,這人命都沒了。當時我就沒害怕,我當時就悟到孩子他就是有這個劫難,我想兒子肯定沒事!丈夫說:我回家,我趕緊回家上附近的村屯拍片子(我村不能拍)。他們爺仨開車就走了,我又回到地裏,我就合十,我想大法一定能救我兒子,當時還不知道想師父,我就繼續鏟這根壟。他們爺仨回到家跟我老婆婆一說,婆婆也沒動心,老婆婆正煉功抱輪呢。

結果我丈夫領孩子拍片子一看,等我回來一問,說啥事沒有。我問這個車是怎麼碰的這個孩子呢?丈夫說:車要到地頭了孩子他要下車,車還走著,他這一下車沒下好,車就把孩子給軋了,孩子一下的時候,腦袋向外,腳在裏面,橫在壟上趴那了,孩子的腰部正好在兩個壟上騰空的,四輪車後輪就軋過去了,車後拉的耘鋤車輪也在孩子的腰上軋過去的,這種情況最容易把腰軋折,那才九歲的孩子。

後來我就出門給村民說、跟學校校長說:孩子在地裏讓車碰了沒事,是大法救了。校長他說真的嗎?我說真的。

下午孩子胯骨還是疼,疼我也是沒動心,沒事兒,我意思不讓他們到縣裏去看,我丈夫不放心,又領孩子到縣裏,他大姑也在縣裏住,大姑姐和大姑姐夫也修煉大法,也說沒事。丈夫就不信,把孩子整到醫院,又拍片子看又啥事沒有。晚上,大姑姐和大姑姐夫就把孩子領到學法小組,給師父行個禮謝謝師父的保護,第二天就回家了,回家就好了,啥事都沒有,你說這不是大法神奇嗎!

從那以後,我丈夫可相信大法了,他親眼目睹了大法的神奇,後來他也修煉了。

以上是我修煉兩個月就出現大法神奇的事,我永遠忘不了的,刻骨銘心。

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