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遊天國 堅定信念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五日】二零一五年三月,我和老伴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幾個月後,奇蹟就連續出現。

老伴多年前患了被稱為不死的癌症──類風濕,又有咽炎折磨她也有很多年,她雙手指骨節、腳踝嚴重彎曲腫大、變形,肩周炎導致雙臂不能抬起。咽炎又在冬夏白天黑夜無休止的發作糾纏。我自身這些年積累的腿、膝蓋、腳踝及胳膊的新舊摔傷,加上患有多年的間斷性頭眩腦脹(看書不能超過五分鐘),每日痛楚熬煎。

就在百治無效,無望之際,有緣因多位大法弟子的善導,六十多歲的我和老伴枯木逢春,堅修大法,福報不斷降臨在我們身上:她雙手雙腳已恢復原本模樣,咽炎、肩周炎沒了蹤影,酸甜苦辣百味不厭。我頭不昏腦不暈,看書連續能看兩小時,爬山、遠行,也很平平常常。

我們就生活在人群當中,我們的身體改變就是大法超常的印證!每天我倆都心曠怡然,信師信法,神跡不斷出現。

特別是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子時,睡夢中,我來到一輩子都未曾想過也不敢奢望的地方──登上法船,到了天國裏邊。

我和老伴似曾剛離開列車,恍然間,驚詫的發現,我們連同數不清的同修都已身處在一艘巨大的法船上。法船通體銅黃、古典瑰麗,無與倫比、恆載吉祥。方形的船首及船尾,兩端高高翹起,旌幡飄揚。

船中央是高疊幾層的靚麗客艙,客艙內外,回廊過道上,站滿身著各色服裝的人們,張張笑臉都是親切熟悉的面孔,張張笑臉都洋溢著希冀與喜悅的容光。大家歡騰卻不嚷,熱烈且安詳,和煦明朗的天空輝映著即將啟航的法船,駛向彼岸。

我和老伴蹲在面向岸邊最低處的船幫邊,這是船中間登船的地方,兩手緊攥光潔、華麗的船舷。

回頭看:向船艙高處望去,一層一層滿滿密布的同修們啊,何止百千……

低頭看:是觸手可及的漪瀾浪花,江水也好,海水也罷,清澈可見卵石的紋花……

抬頭看:僅一步之跨是岸灘,牽手便可登上船,岸灘坡路上人群往復,忙碌在霾瘴中,穿梭在混濁的濃霧下,沒人向我們張望顧暇。

我驚異的發現:他們不論男女,臉色黯灰、土紅,不論高矮、年齡不同,但表情相同:眼神呆滯,行為木訥,互不搭話,我行我素。面對我們熱盼的目光,熟視無睹。

咫尺之遠,迥然不同,如同兩世難相融。陡然間,我一陣心酸,眼簾微顫,眼淚旋在眼圈,胸口憋悶痛楚,這一瞬,揮之不去,永遠定格在「心疚」這一幕!

轉過神,聽到一位站在船艙高處的身著藍上衣、白褲子的男士在高聲囑咐:「已上船的大家相互照顧,不要落下每一位同修,馬上開船啦!」是的,我們彼此心明,等待這萬古機緣不能錯過。

須臾間,大家已身在神境中,我們步履輕盈,舉目覲望:仙氣瀰漫漫,天門入雲煙;山似一座佛,佛是一座山;拾階兩面觀,金碧映輝煌;楹柱啄翠玉,亭台舞繡廊;飛簷銜玉閣,靄霞彩雲間;和風細綿雨,香鼎黃燦燦。路是金黃色,樹是金黃色,瓦是金黃色,牆是金黃色,聖途盡染無量美,滿眸殊勝把人催。

虔誠的人們一面上行,一邊出入在一座連一座的佛院中篤拜。有些佛院很別緻:一人多高的螺旋狀的環形圍牆,走入一圈半既是院心銘牆。牆上雕一尊佛像或嵌一佛龕及法像,每一院中都恭立一位身披法衣的護法道僧守侍。

我每每都入院,合十施禮後,終於來到一道場,兩側是佛殿,場中面對的是座近一人高的神台,供奉三尊蓮花座上的法像。雖然沒及近前,雖然濛濛霧弇,但我心神已明感,中間那尊即是師父法像!終於如願,我今已來到,離師父愈來愈近,我急立身膜拜,不管前後多少人擁攘徘徊,都不得擾我衷恭的九九八十一拜。

良久舉步上行,忽聽震動山谷慟哭之聲,循聲轉進一樹下佛院,是一高大壯漢身著土蘭上衣,土布灰褲,腰繫絛帶,面闊大眼,頭挽髮髻,威風凜然,裝束形態如同秦始皇兵馬俑一般。他面對佛像,淚潸臉龐。每一次匍匐大拜後,用頭向左右牆角猛撞一次,一邊失聲大哭,再弓身速起,立正身勢,重複行拜,定時武功在身,氣魄不凡。我與護法僧佇立在旁邊。我竟已讀懂:他身背洪願,結此大緣,歷數朝代更迭,徒蹍寒暑滄桑,為求正果他千辛萬苦,萬水千山,終於踏上聖土,找到佛主,來到這永遠的歸宿。

我俱生為之震撼,那牽動我肺腑的大哭,捶捫我為何還不大徹大悟!時間已不多,快放下一切的執著,對照曾經的許諾,勇猛精進,修得正果。

我幡然心靜,趲步上行,初到最高處,豁見一廣大道場,兩面是雄渾高聳的寶殿佛堂,迎面是綿亙蒼幽、透顯崢嶸的敦煌莫高窟,心中怦然為動:石窟古今秋,千佛儀態猶丹壁著經法,飛天獨攬秀。仰望三層最高處,再現三尊金佛,兩側是菩薩護侍,中間蓮花座上正是至高無上的師尊,這是師父的真體威儀現身,只見:瑞氣裊裊,祥雲繚繞;鐘鼓悠悠,佛光普照。

一撥撥朝聖的同修不知來去多少,老伴早早已來到。她依然立身不動,閉目合十,面對慈悲救度的偉大師尊,久久恭候。「我看見師父了,我看到師父了!」我跪伏在老伴身旁同拜,滿腹的感恩話竟一句也說不出來,我們倆終於見到師尊了,我們是和師尊在一起,在一起……

三點五十分快要到了,全世界大法弟子煉功即將開始,老伴已在立身靜候了。我忙整束立身,心中還在思緒那巍巍啟航的法船……還有那金黃的路,金黃的……金黃的……啊,那不正是黃金,黃金佛國,金子天堂嗎?!想起師父吟過的詩句「俗聖一溪間 進退兩重天 欲入林中寺 一步上雲煙」。

我告訴老伴:「我要把夢中看到的一切真實的寫下來,永遠珍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