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真心說「法輪大法是正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九日】一九九八年,通過熟人介紹,我得到了一本神奇的寶書,說對祛病健身有奇效,但當時我並不知道珍惜,還心懷質疑。因為當時我是無神論者,不相信世界上有甚麼神啊佛啊,所以書被我擱置了半年之久。

有一天,無意之中我就打開了一本修煉的故事,看到書中好多神奇有趣的事,使我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心。又因當時在我的家鄉,有一位大法弟子,家中正在播放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我聽了師父的講法,引起了強烈的心靈震撼,從此,我便走入了修煉大法之路。用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奇蹟也隨之發生了。

修煉前,我體弱多病,多年來受著多種疾病的折磨,如:胃病、腰痛、頭痛、鼻炎、關節炎、肩周炎、類風濕等,其中還要兩種地方病,一種叫攻心翻,是一種痼疾,一發病肚子疼痛難耐,而我的症狀非常的嚴重,整個肚子裏像塞滿了小石塊一樣硬邦邦的,晚上無法入睡,每天三點左右就得起床活動腰,不然無法行走,對我來說真是莫大的痛苦。

我的類風濕也很嚴重,每天早晨起來時,雙手腫痛,手指不能彎曲,走訪過很多名醫,錢也沒少花,病卻沒見好轉。然而就在我看了師父的講法錄像後,在煉第二套功法抱輪時,腹中像石子一樣的硬塊就咕咕叫,肚子裏有暖流向下竄,最後變成了氣體往下排氣,就這樣,沒幾天,我肚子裏的硬塊就消失了。至今為止,攻心翻這種病一次沒有犯過,類風濕性關節炎也徹底好了。

在學法煉功的同時,師父給我淨化身體,頭三個月,每十天來一次月經。血量大,血是一塊塊黑的,來一次就得六、七天,雖然流血過多,我卻沒有頭暈、迷糊的狀態,頭腦十分的清醒,感覺神清氣爽。到了第三個月時,血就變了顏色,沒有了黑塊,到第四個月時,月經正常了,小腹也不痛了,以前是蹲下再起來,腹部就疼,從這以後再沒痛過,同時身體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我真切的感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幸福,我發自內心的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師父不但把我從苦海裏救出來,還救了我的丈夫。

有一次,我丈夫在幫朋友幹活時,不小心掉進裝著沸水的大鍋裏,一隻腳直接伸進沸水中。因為當時是冬天,穿著棉褲棉鞋,當把腳拽出來時,褲子和鞋已經完全浸濕。當脫下鞋和襪子時,腳上的皮都被帶了下來,用剪子把褲腿剪開,有好幾塊皮也被帶了下來,燙傷十分嚴重。

到醫院後,被醫生定為二度燙傷,說不好治,要求我丈夫截肢。這樣,我們又轉到了私立的燙傷醫院,醫生說:得住幾個月的院,不能保證治好,燙的太嚴重了,容易得白血病。當時丈夫怕影響工作和給朋友增加負擔,堅持回家,一切後果由自己承擔,便拿了些藥布和藥膏就回家養傷了。

到家後,朋友把事情的經過都跟我說了,我就安慰朋友說:不會有事的,你別害怕,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大法教人向善做好人,遇到問題就找自己,做事先考慮別人,不是電視裏宣傳的那樣,電視裏宣傳的都是假的,是騙人的,是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編造的藉口。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我師父也會保護他的。

朋友聽了我的話非常感激,說學法輪大法的人這麼善良,這麼好。

朋友走後,我讓丈夫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聽法的這幾天,就出現奇蹟,丈夫的腳和腿從來沒有疼過,睡覺也很香,照常給學生上課,燙傷好的特別快。

可是到了第四天的時候,丈夫就不相信大法了,也不聽師父的講法了,還說了一些不敬師父的話。就在他不聽法的第二天,燙傷處開始疼痛難忍,有的燙傷處開始發炎,潰爛,肉往外鼓,怎麼上藥也不好使,在醫院打了七天針也不見好轉,而且越來越重。

丈夫整夜無法入睡,更不能行走,也上不了課了,人也消瘦了許多,他害怕得白血病,擔心腿保不住要截肢。我知道這是丈夫不相信師父,不相信大法的結果,是他自己選擇了不相信師父,不相信大法,所以師父也無法管他了。

這時,我對他說:「你還是聽師父的話吧,只有師父能救你。你那幾天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燙傷處從來都不疼,而且好的那麼快。」

事實擺在眼前,丈夫知道自己錯了,他誠心誠意的向師父道歉。這一天,他一氣聽了五講師父的講法錄音,當天,腿和腳就不疼了,這一晚覺也睡的特別好,第二天針也不打了。就這樣,沒過多長時間,燙傷全部好了。

丈夫非常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沒有嫌棄自己,讓傷好的這麼快。如果不是師父慈悲,那後果該是怎樣呢?!

從此,他真心認為大法好,堂堂正正的告訴別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在此,我深深的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感恩師父救了我們夫妻倆,挽救了我全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