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走正修煉的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八日】回想十八年的修煉歷程,一樁樁往事歷歷在目,真的是嘗遍了世上的苦樂酸甜。

九九年「七二零」那一天,我和同修去北京證實大法回來後被非法關押十天。一個月後我又和同修去北京證實法,回來後被非法關押三十三天。以前我丈夫對我很好,我煉功他也學著盤腿煉功,也聽師父講法,但自「七二零」以後,家庭矛盾不斷,邪惡經常來家騷擾,丈夫經常因為我煉功與我吵架,我自己也有怕心,嚇得不敢與同修見面,只在家學法煉功。

二零零三年春天,我女兒在街上玩撿到一張真相資料,拿回來給我看。我邊哭邊一個字一個字的念著,跪在師父法像前哭了很久。我如夢初醒,趕快去找同修交流,才知道同修們一直做著證實法的事,唯獨我和另外一些同修掉隊了!我就痛下決心:以後一定要做好,加倍彌補過錯,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二零零四年是我最難忘的一年。我和同修配合的很默契,騎著摩托車帶著同修整整跑了一年,不管颳風下雨冰天雪地,還是烈日炎炎汗流浹背,踏遍了方圓五十多里的村莊,真相撒遍了千家萬戶,其中有許許多多感人的故事。

一個濃霧天傍晚,視覺只有一米多。同修問我:「還去嗎?」我堅定的回答:「去,再難也得去救人呀!這種天正是救人的好機會,我們發資料別人看不見我們,這不是難得的好天氣嘛!」

我倆帶了一百多份小冊子,心裏背著師父的《洪吟二》〈除惡〉:「車行十萬里  揮劍消惡急 天傾立掌擎 法正去陰罹」,背《洪吟二》〈如來〉:「帶著如意真理來 灑灑脫脫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間道 滿載眾生法船開」等師父的詩詞,去了離縣城三十多里以外的村莊。做時也很順利。

發完小冊子,我心想時間太長了,回家晚了丈夫又該對我發脾氣了。師父,這可咋辦呀!我就這樣一想,呼呼一陣大風,霧一下散開了,露出美麗的夜色,更可喜的是月亮也出來了,整個夜空被照得通明,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好看的夜空,我和同修雙手合十:「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感謝師父對弟子的鼓勵!」我們帶著感恩的淚水回家啦!

這一年多裏還有很多神奇的事發生,這裏就不說了。那時候,雖然說苦一點累一點,苦中有甜,因為我們縣的全體大法弟子心在一起,我們同修之間沒有一點間隔,互相鼓勵,互相幫助,心裏有說不出的喜悅。

二零零五年十月我的小女兒出世了,我的修煉環境一下子變了,學法點上的老同修煩我,說我又生個孩子不對,嫌我帶孩子不讓我去學法點,多次把我拒之門外,我們縣的協調同修集體學法不讓我去,開交流會不讓我參加,嫌棄我帶孩子耽誤事。

記得最清楚的是我把孩子安頓好,我自己去學法點學法,心想這一次我沒帶孩子該讓我進門了吧,同修開開門一看是我,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說;「某縣的同修來了,俺切磋交流呢,你快走吧,」「嘭!」的一聲把門關上。我哭了,很傷心,整整哭了一夜,心裏一遍一遍的求師父:「師父幫幫弟子吧,師父救救弟子吧,為甚麼同修這樣對我?我實在是悟不到。」早起煉功是哭著煉的。到煉靜功時心好像蠻靜,可眼淚還是在往下流。

向內找找都是好事,是同修在幫我,幫我擴大容量,提高心性,去掉想聽同修交流的心,這裏面也包含著向外求的心吧?該踏踏實實修自己了,同修的冷言冷語使我更加精進。晚上夢見我背著這孩子和同修一起爬山,我上的最高最快,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

後來我和同修配合建資料點。這個過程也很辛苦。原因是:我們全縣只有一個資料點,離我們縣城有六十多里路,那裏也是我的老家。來了好幾位同修,其中一位同修做得很好,經常一個人去集市上面對面送真相期刊和光盤。他也多次受到干擾,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邪惡跟蹤到他家,騷擾迫害,在師父的保護下有驚無險。每次都能正念對待,不驚不怕,穩穩當當做的很好。

有同修問他;「你就不怕嗎?」他說:「我怕啥,我的命就是師父給的,是師父救了我,我以前有嚴重的癲癇病,已昏死過好幾次了,多虧師父救我,否則我早死了,我還怕啥?做好師父交給弟子的三件事最重要,我就是為這來的,聽師父話多救人。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誰也不配迫害我。」

聽到他那麼樸實的話,我真的自愧不如。

同修的需求量很大,我們的資料點就一個,由兩位剛學會做資料的A和B負責。以前是一位小同修負責做資料,做的很好,幹活又快,又有責任心,只要同修要資料,幹到天明也得做完,飯都顧不上吃。一幹好幾年。後來小同修受到干擾迫害,為了安全,協調同修A就不讓小同修幹了,只讓小同修負責教技術,A和B學做資料。

當時我也學會了。後來我去外地學裝系統,被邪惡干擾迫害,流離失所十多天,被邪惡勒索現金一萬元才回到家。A不讓我去資料點了,讓我在家學法,說是為了安全。其實正中了舊勢力的圈套,同修需要資料供不上,老家同修來三次還拿不上資料,因為A、B剛學會,資料做不好,老出錯,機器還總壞,我和小同修看在眼裏急在心裏,就和同修C切磋交流,想再建一個資料點。C高興的說:「我正想和小同修建一個資料點呢,這正合我意,咱就開始吧。」我和同修湊了一部份錢不夠,C就拿其他同修付出的錢給小同修購買耗材和設備,於是我們的資料點在二零一零年年底建成了。

A知道了,大發雷霆,一次又一次的逼C要錢,拍桌子與C吵,又說讓我們市的協調同修來評評理。C哪受得了,氣得哭了好幾天,找我訴苦。我也有人心,勸C不哭,說:「咱做的對,資料點遍地開花是師父讓做的,咱在理上,師父給咱做主,咱不怕,誰來了我也不怕,你就說是我做的,跟你沒關係。」

我當時人心太強,找到A,倆人吵起來了,我問:「你那資料點上用的設備,是你自己拿錢買的嗎?也是同修付出的,同樣都是做資料,為甚麼你能用,我們就不能用呢?」A氣得直跺腳,說話很難聽,我也氣哭了。都不向內找互相拆台。

後來小同修請來市裏的協調同修和其它縣的協調同修共同學法,向內找,找出了很多人心。最後協調同修說:「咱今天坐到一起也是師父安排的,共同學法向內找,互相切磋交流,都是為了做好資料救人,錢誰用都一樣,如果你們缺錢我這裏有,拿去用就行,不用客氣。」A婉言拒絕,說啥也不要。就這樣一場風波平息了。

事情過去了,我和A都很後悔,本來是一件好事,是能提高的機會,就這樣沒有把握好過去了。A不再要錢了,通過學法我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和同修切磋交流又把錢還上。

路走正了環境也好了。還錢的同時,我們家一年就多掙了兩百多萬元錢,不僅還清了以前欠的三十多萬外債,還買了新房、新車,還有存款,有了一定的社會地位。親朋好友態度也變了,能理解我了,給他們講真相容易多了,一說就「三退」。

這一切都是我修大法帶來的啊!從那以後我們兩個資料點配合得很好,再也沒有發生過矛盾,一直穩定的做到現在。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