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法中修 觀念轉 丈夫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七日】自修煉以來,我和丈夫的心性關總是把握不好,向內找,也知道自己有看不上他的心,有怨恨心、指責心、爭鬥心等等。雖然修去了很多很多,但是總覺的內心深處還有,沒去乾淨。所以一遇到去我這些心的關難時,有時過的好,有時過的不好,過後自己也很後悔,覺的自己太差勁,都是個修了二十年的老弟子了。

我開始背法,一天背到這一段:「你的心性修上來了,比如說在常人之中,別人罵你一句,你沒吱聲,你心裏很坦然;打你一拳,你也不吱聲,一笑了之,過去了,這人心性就已經很高了。」[1]

以前讀法時,一讀就過去了,心想在社會上誰要打我罵我,我能做到不吱聲,一笑了之。比如在講真相時,遇到罵人的,真不動心了,在洗腦班因不「轉化」,被猶大們謾罵、侮辱,那是家常便飯,也毫不在意,只覺的他們可憐。可是,今天反覆背這段法時,突然悟到:平時同修之間遇到心性摩擦時,特別是每當丈夫對我無名的大吼大叫、說些剜心透骨的令人十分傷心的話時,我甚麼時候做到沒吱聲、心裏很坦然過?啥時做到一笑了之了?回頭想想,幾乎沒有。即使不吱聲了,心裏也是忿忿不平。可是這些年了,學了多少遍了這段法,從沒對照自己。可是今天一對照自己,嚇了一大跳,別說罵我、打我了,別人說一句不好聽的都不行,總是辯解。

究其原因就是心不正,沒有把自己當作煉功人,總是用人間的對錯是非看問題,沒跳出人的理。師父說過:「記住,人的理是反的」[2],可是我還在這個反理中看對錯,這不就是個人嗎?最起碼在這一個問題上,我沒有提高。我們要想走出人,成為神,不得在每個問題上都得跳出人的認識嗎?那才是修煉覺悟的人,是覺者。我要使我自己成為覺者,怎麼還能和人去爭人的理呢?法理清晰了,觀念轉變了,再遇到丈夫或同修說我時,話到嘴邊嚥回去,先做到「不吱聲」了。開始時雖然心裏有些不舒服,甚至在心裏為自己辯解,但慢慢的心裏越來越平靜了。

有一天下午,我去了幾位同修家辦事,最後到了一個長期處於病業狀態的同修家,同修很苦惱,無奈的一邊敘說自己心裏的苦,一邊落淚。我就與同修在法上切磋交流,並在發完晚上六點鐘的正念才回家,到家大概就七點了。

我一進門,丈夫大瞪著兩眼,劈頭蓋臉對我大吼大叫,嫌我回家晚了,說我不管家了,這個家不能過了,跟我操不了這個心了,離婚吧……等等,一大堆難聽的話。更沒想到的是,他還給我老家八十多歲患有心臟病、高血壓的老母親打了電話,讓母親管管我,說我一天沒回家了(其實我是下午兩點出去的)。因我家兄弟姐妹都修大法,都遭到嚴重的迫害,所以老母親每天生活的提心吊膽,時時擔心我們再遭不測。母親一接到丈夫的電話,嚇得馬上給我兩個妹妹打電話說:「你大姐又出事了,這可怎麼辦呢?」這一下把幾家都驚動起來了。我一進屋,這突如其來的一切,讓我始料未及,還沒有反應過來,妹妹的電話打過來了,一聽我在家沒事,這才鬆口氣,讓我趕快給老家的母親、三妹打電話報個平安。

給母親、三妹打完電話後,我才坐下來,聽著丈夫的指責、埋怨和大吼大叫。這次面對暴跳如雷的丈夫,我心裏異常平靜,沒有一點怨恨,一句話也沒爭辯、解釋。我把自己當作煉功人,默默的聽著,邊聽邊向內找:是我的不對,他是為我擔心才發這麼大的火,以後再回家晚了應該給他打個電話告訴一聲。雖然自己不拿電話,可是用誰的手機打個電話,問題不就解決了嘛,怎麼就沒想到這一點呢。師父讓我們一點小事都為別人著想,可是我心裏很少裝著他,總覺的我做證實大法的事是最正的,你就得支持,你就不能反對,不能干擾。所以從來沒想到他的感受,沒站在他的角度上理解他,都是我行我素的。

師父曾經告誡我們:「實際上大法弟子的生活已經和修煉一環扣一環的緊緊的溶在一起了」[3]。平時我是個比較粗心的人,對生活中的一些小事從不放在心上,也常不把這些小事當修煉來嚴格要求自己,所以丈夫常常因一些雞毛蒜皮的生活小事如:廁所的燈忘關了、地上洒一滴水了、吃飯不小心掉個飯粒了等等,跟我大吵大嚷。每當這時,我都說他婆婆媽媽的哪像個大男人啊,心裏還生出對他的一種鄙視。現在才明白是師父在利用他的嘴在點化我在這些小事中要修自己呀!我不感謝他,還怨恨他,這哪對呀!

想到這些,我非常誠懇的跟丈夫道歉:「都是我的錯,我沒有替你著想,讓你為我擔心了,以後再回家晚了,一定給你打個電話告訴一聲,你別生氣了,下次我一定注意。」丈夫聽了這話,慢慢的氣消了。我看他氣消了,才告訴他:「我是因為去了曾經幫助過咱們的同修大姐家,因長期處於病業狀態當中很痛苦,因此多坐了一會兒。」丈夫聽後,再也沒說甚麼。

第二天一起床,丈夫就很抱歉的跟我說,昨天的事他做錯了,不應該發那麼大的火,更不應該給老人打電話,讓老人跟著著急。並讓我趕快給老人打電話,他和老人道歉。我說:「沒關係,都是我不好,是由我引起的,今後我一定吸取這次教訓,無論做甚麼事都要為對方著想,時時事事都不忘了修自己。」丈夫還是堅持給老人打了電話道了歉。

從此後,丈夫變了,我再回來晚點,他一點怨氣也沒有了,有時還主動的幹點力所能及的家務。我也儘量趕在做飯時回來,不影響家庭的正常生活。

一次,一位同修去鄉下集市發資料被綁架了,我們準備去營救,但中午回不來。所以我回來跟丈夫商量,這是我頭一次很尊敬他跟他商量,徵求他的意見。我說:「我要去呢,你中午吃飯怎麼辦?你要不同意呢,我就不去,在家裏做其它的事也可以。」丈夫見我這樣尊重他,徵求他的意見,不像以往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裏、不顧他的感受,很是感動,彷彿第一次感受到了做丈夫的尊嚴。他情緒激動的對我說:「你一定要去,在你被綁架到洗腦班時,你的那些同修們都是怎麼營救你的,有力的出力、有錢的出錢,為你請律師,就像一家人一樣,讓我好感動。這次你的同修被綁架了,你哪有不去的道理。不但你去,我也去,我會開車,那條路我熟。」我一聽又驚又喜,丈夫的態度真出乎我的意料。我說:「太好了!正好我們有個同修剛學會開車,路又不熟,正擔心呢。明天你就跟他那個車,六點半到某某同修家等他。」

說完這些,我們的心情都無比喜悅,從來沒有過的那種喜悅。以前無論大事小事,我說東他說西,總是擰著勁。現在我的觀念轉了,丈夫也改變了。

以前我一直苦惱和丈夫的心性關總是過不好,通過這次背法,真正的向內找,轉變了人的觀念,在法中歸正了自己,對方就變了,使我看到了法的威力、善的力量。同時也體驗到了修煉的樂趣和玄妙,更增強了我修煉的信心和信師信法的正念。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以前我沒有信心,總覺的高不可攀,遠不可及,現在我有信心了,知道如何能夠達到那樣的境界了,那就是像師父在多次講法中諄諄教誨的那樣:「做事想別人,遇到矛盾想自己」[4]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