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兩高的倒行逆施看大法弟子對時間的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五日】在全國大法弟子控告江魔頭、正法形勢已經日益逼近人間,在邪惡已經幾乎被消滅殆盡之時,兩高突然拋出要加強對大法弟子迫害力度的邪惡言論。我想,作為大法弟子,除了第一時間堅決否定和駁斥這些邪惡言論和迫害,也要靜下心來向內找,反思這股逆流的因由。

師父交給大法弟子的一個法寶就是遇到任何矛盾都要向內找。這次邪惡明顯是針對大法弟子整體的迫害,那麼我想我們就應該從大法弟子整體修煉狀態上來自查因由。舊勢力的殘餘敢在此時操控邪惡出此一手,必然是它們找到了很多大法弟子的漏點。所以才敢以考驗大法弟子為由而設此一難。我們當然要否定舊勢力所謂的考驗與安排,但是我們也要清醒地認識到自己究竟是在哪裏被邪惡抓到了把柄。

我個人所思所悟,想來應該還是大法弟子整體在對正法時間的執著上。尤其是參與訴江的部份大法弟子對常人社會形勢發展至最終啟動審江程序生起不同程度的期盼之心。這樣的心一起就會成執著心,而且還顛倒了主次之分。因為是師父與正法弟子們在決定和推動著人間形勢的演變,而不是我們要靠人間形勢的演變來求得自身的解脫。當然,也有許多大法弟子明白這個道理,但是因為他們一時也看不到天象未來演變的具體過程,也只能從常人社會形勢的演變來研判正法洪勢亦或天象的演變進程。內心深處或明或暗,或強或弱的期盼著人間一個接一個的湧現好消息,直至最終真相大顯,沉冤昭雪。可這顆渴求結果的心不也是一個執著心嗎?

師父告訴弟子們要做到「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1]。我們讀的時候都能在一定成度上理解,可是當落實到具體的事件上卻不自覺的做不到師父的要求。所以我想,作為大法弟子最好的心態是,履行自己的誓約,努力做好三件事,但是不要太執著於結果。我們訴江,訴了就訴了,甭管甚麼時候開審。如果大法弟子大家都能做到師父要求的「做而不求」[1],那麼我想也自然就到了「無求而自得」[2]的時候了。

迫害至今已近十八年了,師父為了救度更多生命將人間正法時間一延再延,大法弟子整體雖然承受了很多魔難,但師父卻承受著我們難以想像的宇宙眾生的巨大業力,可是有些大法弟子卻在最後關頭耐心漸弱,信心漸失。很多大法弟子從各種古今預言,尤其是從《2017,起來中國》一書中關於中共必亡於二零一七年的預言中感覺到今年是最關鍵的一年,是轉折性的一年。因此對二零一七年給予了前所未有的期待與關注。不排除有少數學員平時蔫蔫的,看到這些預言和分析文章後就猶如打了一劑強心針似的也頓時變的精神抖擻起來了,也「勇猛精進」起來了,但這種動力是有漏,不能代表學員真正的修煉狀態和層次。有不少大法弟子就像臨近終場的足球決賽中的球員一樣,憋足了勁,養足了精氣神的寄希望於這最後的臨門一腳了。

可是,萬一這次沒有中呢!或是沒有出現射門機會呢!沒有出現預想的形勢,難道就洩氣鬆勁、就悲觀失望嗎!難道我們不該保持一顆淡定從容的心,以必勝的信心去謀劃加時賽,去謀劃新的射門機會嗎?無論如何,只要終場哨聲沒有吹響,人類社會就是我們盡力發揮、充份配合、漸入佳境的大賽場、大舞台。預言是神拯救眾生的一種方式,主要是給常人看的,作為大法弟子看過就過了,除了用於講真相,不要牽動自己的心,因為一切預言到了最後都得師父說了算。

大法弟子中還有一種不穩的心態,表現出來就是總想從常人社會形勢的變化來分析正法的進程。盼著形勢的變化,說白了就是不珍惜師父給我們延續的時間,把自己的安逸心放在了正法的前面。這可不是小問題!

我想正法到了最後階段,就會出現這麼一個現象,就是不管是邪惡的一方,還是大法弟子,所有最不好的,最表面的因素都會表現出來。因為這才符合宇宙相生相剋的理。正是因為大法弟子整體上對時間的執著心起來了,才會相應的出現兩高釋法這一邪惡的迴光返照的現象。師父告訴我們:「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3],只要大法弟子們一起修去這個執著心,邪惡的反撲就會煙消雲散。

最後補充一點,我之所以能有這番體悟,實則是因為我自己內心就隱藏有此執著心。我在向內找的同時,也在努力消滅它。在此我也把我的心路歷程與體悟分享給同修。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道中〉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