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業干擾面前 修心最重要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日】最近我們地區有多名同修出現嚴重的病業假相,有的被拖走了人身;有的在師父加持下,同修們從鬼門關拉了回來;還有數名同修在痛苦中煎熬著。每個人的情況都不同,在這裏不一一敘述,我想講一下自己在遇到身體魔難時的經歷,希望對同修們能有借鑑,不足之處請同修們指正。

二零零七年夏天,我下班騎摩托車回家時,在一個拐彎處摩托車失控撞到路邊的一堆磚塊上,左腳被擠在磚頭和摩托車之間,腳很疼,但是我知道不能動人念,堅持做了一些事情,回家後拿出腳一看,血不住的往外流,鞋子裏都淌滿了,大腳趾的肉被擠成了兩半。

我從未遇到過這種事,心有些不穩。同修建議我去醫院縫住傷口只要不打針就行。去了醫院後,醫生把傷口縫住,要求我打破傷風針。我堅決不打,結果他要求我簽了後果自負的協議。

回家後我想這是怎麼回事?學法吧,我每天大量學法煉功發正念,同時聽從醫生和家人的話,為了避免出汗傷口感染,每天把腳抬高用風扇對著吹,很小心的不讓腳沾上生水,並且注意飲食,不吃韭菜等食物。我感覺無論是修煉的一面,還是人的一面我都做得很完美,信心十足一定會很快好的。

幾天後我去醫院拆線,醫生拆開紗布後,大吃一驚,我的傷口上的肉幾乎全爛了,發出難聞的惡臭。醫生和護士怨我沒打破傷風針,狠狠的訓了我一頓,告訴我:「你這樣下去很可能會截肢,甚至會危及生命。」然後醫生開了藥方讓每天打兩次先鋒抗生素點滴,說先打二十多天看看情況再說吧。我感覺好似被當頭一棒,這是怎麼回事?回去後,妻子將我送到同修家裏,以便我靜下心來向內找。

於是我開始每天在大量學法的同時向內找,想起了師父的講法:「你們不想改變人的狀態,從理性上也昇華到對大法的真正認識,你們就將失去機會。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不能總是我給你們消業,而你們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認識、人的觀念。」[1]

我明白了,人的理不就是「餓了要吃飯,睏了要睡覺,有病了要吃藥打針」嗎?我雖然沒有打針,但是「傷口見生水、出汗就要感染」這不也是人的理嗎?就像有的同修沒有上醫院,卻要吃些甚麼食療,骨子裏還是把它當作了病。我腳踩兩隻船,一手抓著人一手抓著神,怎麼能好呢?

我決心放下這些人心。我把一直不敢落地的腳放在地上,扔掉包著的紗布,該怎麼走路就怎麼走路。前些天洗澡的時候怕讓腳見水,這一次我一咬牙先用水沖腳後就不怕了。但是人的觀念有時是很頑固的,第二天洗澡時又怕讓腳見水了。我再一咬牙用水一沖,反覆幾次才不怕了,可見人的觀念有多頑固。

我向內找,出事時我動了色慾心等不好的念頭,是直接原因。我回想起以前我曾在色慾方面犯過大錯,於是我在同修中將這件事曝光。這樣慢慢的腳上的爛肉掉了,又長出了新肉,但是腳趾比以前大的多,還留下了一個大疤在提醒我接受教訓。後來聽說,有同修也受過傷,情形比我的要嚴重的多,但是他們正念很強,沒有動人心人念,該幹甚麼幹甚麼,沒有去管傷口,但很快就好了,甚至連疤都沒留下。

我悟到,遇到魔難時不能用人心而是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對待,人神一念,正念越強好的越快。魔難就是魔你來的,師父已經把良方告訴我們大法弟子了,「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