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我終於知道怎樣修自己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修煉法輪大法十八年了,到今天才認識到怎樣實修和實修後的美妙,真是愧對師尊對我的慈悲苦度。

一直以來,我都是從感性上感謝師尊給予弟子的一切,卻沒有從理性上認識到修煉的最終目地。一直想寫篇交流文章,卻一直沒有提筆,現在才明白,不是沒有時間,而是沒有認識到修煉的重要性。

我家裏公公、婆婆,丈夫都是修煉人,多少同修羨慕我們能有這樣一個好環境,可是我從沒感到過幸運,相反,總是用一種保護自我的心把自己封閉起來,不能和家人形成整體。由於我的學歷比丈夫高,家境比丈夫家境好點,在他甚麼都沒有的情況下,我和他結婚,內心就覺得丈夫應該感到幸運,甚麼都得考慮我的感受,都得滿足我,稍有一點不符合我的意,我就生氣不理他,完全沒把自己當修煉人。丈夫有時說話語氣不好,辦事不符合我的意了,我就經常「教育」他,這種執著自我的物質已經讓我和丈夫之間形成了隔閡,誰都覺得對方不像修煉人,能夠對常人寬容,對家人卻做不到寬容。

公婆也想勸勸我們,可是我把那些話都當成了對我的不滿,感覺他們對我這個兒媳婦就是不滿足,總是挑我毛病,全是常人想法,把過往的種種全都記在了心裏,以至於他們無意說的一句話我都覺得是說給我聽的,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經擰勁了。我和丈夫及公婆的關係只是維持在表面的平和中,感覺內心中總是有一種物質使我抵觸他們。

去年六月,我的一位親人同修突然表現出很嚴重的病業狀態,對我觸動很大。雖然以前經常聽到同修離世的悲痛消息,但都沒有真正觸及到我的內心,沒有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我知道只有信師信法,親人才能闖過這一關,可是沒有堅實的學法基礎,怎能真正做到信師信法?!在親情的促使下,我陪親人按順序學了所有的講法,雖然只學了不到四本講法,但是我看到了這麼多年沒看到的法理。於是,在親人好轉後我便回到自己家,和家人用兩個多月的時間把所有的講法學了一遍。

在這過程中,我感覺自己學法修煉的基點發生了根本的改變。大法弟子修煉到今天,都知道身邊發生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有我們需要提高的因素,都要向內找,可是不是嘴上說,而是內心真正認識到我們才能提高上去。之前的我,學法時、生活中眼睛總盯著家人如何不精進了,如何不在法上了,如何不信師不信法了等等,卻不對照自己。跟別人交流時會說:「同修就是鏡子」,可是這面鏡子我只會照別人,從不會照自己。

這一段時間法學的多了,我明白自己之所以長期誤在一個狀態中,提高這麼慢,就是平時法學的太少了、學法不入心,不向內找,這種心態學法怎麼能看到法理?不會修自己,怎麼能提高?師父告訴我們:「煉功是向內找,自己多修煉自己,從自己身上找原因。自己哪方面做的不足,自己得爭取提高,向內使勁。人都向外使勁,別人都修好了,都上去了,就你沒上去,你不是白搭嗎?修煉得自己修嘛!」[1]剛開始時師尊就告訴了我們向內找,可是我卻在今天才看到。

有一次,我和丈夫、公公在一起工作,當時公公跟丈夫因為點小事心性沒把握好,恰好我需要給公公打電話通知點事情,公公一接電話語氣就很不好,我當時心裏一閃,「衝我發甚麼脾氣啊!」放下電話,我就意識到又給我過關了,這幾年類似的關都沒過好,這次我要把握好。就這一念一轉,我的心就坦然了,過一會公公回來就跟我正常說話了,此事就過去了。如果我依然像以前那樣把此事記在心裏,那這個矛盾又會加大了。此時,我真的感到修煉提高的美妙,我學會退一步了。

自那以後,每當我自己思想中有微妙的不好的想法,師父當時就點化我,如:切菜時思想中一閃不好的想法,刀就切到手了,我立刻明白了,想法不符合法了;嘗桃罐頭熟沒熟時,思想中有微妙的顯示:婆婆沒有我做的好吃,一片滾熱的桃片一下就吸到了嗓子眼,吐還吐不出來,嚥下去還燙,我知道當時肯定有不對的想法,但是當時我沒悟到是顯示心,直到今日寫交流文章,回想這個過程才悟到原來是顯示心。修煉無小事,任何一個微小的不符合法的想法都要去掉。

深感我這些年在家庭中和家人同修間形成的不好的物質徹底去掉了,是最近發生的幾件事。

第一件:孩子在幼兒園學期的中期拆班換老師。

由於這個老師對孩子們很好,在當今的大陸很難找,所以,家長們聯合起來去找幼兒園的園長,要求不拆班不換老師。

在這個過程中,我作為修煉人沒有做到從修煉人善的角度去處理,而是說話刻薄。由於我在高校工作,我以一種「在教育方面,我比你們懂」的姿態與他們說理。最後園長給家長們開會終於妥協不拆班不換老師。就在開會要結束的最後幾分鐘,一位家長談了他個人對這件事的想法和見解,從他的說話方式和態度,我看到了,他對園長的尊重,不強制,只是個人見解的方式在談這件事。當時我一下就清醒過來,我作為修煉人怎麼處理的這件事?在這件事上甚至還不如一個常人的做法。

會議結束後,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在反思整個過程,原來我的黨文化很重,雖然在上初中時就開始修煉大法,但是在大陸這個環境,真的是已經意識不到自己的不正常狀態,七年的教師工作已經讓我形成了所謂的「職業病」,總想管人。原來我一直對人都只是表面的尊重,內心並不尊重,說話不善。平時對丈夫、公婆說話也是一種偽善,內心並不是真心為他人好的真善。回想這麼多年我對父母、公婆真是很自私,在很多事上我作為晚輩從未考慮過他們作為父母的感受,現在想想真是汗顏,覺得自己真是修的太差了。

同時我也認識到,我對孩子的情已經帶動我的心跟著幼兒園的事動了。結果這個老師被園長逼的辭職了,這下沒有老師了更得拆班了,家長們都要去找教育局,此時我已認識到我心動了,這已經不符合修煉人的心態了,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於是我放下心,隨其自然,修煉人遇到甚麼事都要不動心。第二天奇蹟發生了,這個老師被幼兒園的上層領導找回來了,繼續帶這個班,幼兒園又恢復到一切正常狀態。我體會到遇到的一切事都是給我們修煉。

第二件事:前面說的陷入病業狀態的親人同修最終還是離世了。

從表面看,親人同修在身體出現嚴重病業狀態時,沒做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但他一直到離世都沒有脫離法,在離世時口中還在念著「法輪大法好」,當然這裏有我們看不到的因素促使了親人同修的離世。從中我反觀自己,對親人的情很重,一世的緣份已經結束了,頭腦中卻經常回想我在親人同修身邊時的種種,那幾天我頭腦中總是顯出「一堆黃土伴英雄」[2]、「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這兩句講法。常人的一生無論如何風光,如何悲苦,到最後都免不了離開人世,繼續輪迴轉生,這一世造的業下世還。可是我們是大法弟子,有人身,有師尊傳法,又在這一世能夠得法修煉,我們是全宇宙的神都羨慕的生命,在常人中的得失又有甚麼放不下的?!從親人同修的修煉過程,我也在反思我在信師信法上信的成度。

生活中我們碰到的很小的事,看似偶然的事,都體現著我們信師信法的成度,都是考驗。

前段時間,孩子晚上突然一個耳朵疼,直哭,婆婆擔心洗澡進水是中耳炎,開始我也跟著這個思維開始擔心,甚至想到去醫院。後來我發現這念頭不對,在孩子的問題上從來沒有過這麼不信師不信法,這不是我,於是我開始在孩子耳邊一直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慢慢的孩子睡著了,我以為沒事了。可是一個小時後,孩子耳朵疼醒了,我才從新審視自己的內心,真的信師信法嗎?感覺信的成度只有百分之十!沒有百分之百信。這時,我想起有多少孩子在醫院治不了的,念「法輪大法好」都好了,我作為大法弟子卻相信了醫院,這不是沒正念了嗎?為甚麼以前第一念都是相信師父在管孩子,無論發燒多厲害,我都知道肯定沒事,發正念,念「法輪大法好」很快就好了。

我徹底放下心,發正念,然後在孩子耳邊繼續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個小時後,我發現孩子睡安穩了,我知道孩子好了,果真第二天起來甚麼事都沒有了。通過這件事,師父把讓我不信師信法的不好物質去掉了。

親人同修離世對我觸動很大,那幾天我情緒很低落,感覺人這一生真的沒甚麼意思,從而甚麼都不想幹了,我也知道自己的狀態不對,人生中事看淡是正常的,但是對學法看淡就是不正常狀態,於是我開始聽師尊的講法,看淡了對親人同修的情,同修之所以能離開人世,他與這世上所有人的緣份已盡,不必再執著了,第二天便從新振作起來。

對於親人同修的離世,我要吸取教訓,我自己還有哪些執著心沒去掉,不要讓同修白白離世,只有好好修煉,助師正法。在還能在有限的時間裏繼續學法提高,我就應該珍惜每一次提高過關的機會。

第三件事:偶然的聊天,讓我發現了自己隱藏很深的記恨心。

此事不是因我而起卻觸動了我的不好的心,最後弄到我們夫妻同修似乎感情就要破裂的程度。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在家庭中的關我一直都沒過好,積攢到現在,似乎不可收場。公婆一宿也沒睡好,替我們擔心,想調解。但是我卻沒動心,我在思想中反思的是:為甚麼一個其他同修都羨慕的修煉家庭會弄到這種地步?為甚麼我一直在心裏記著過去的恩恩怨怨,並時不時的冒出來?曾經以為我是心胸狹窄,怨恨心導致的,通過這件事我發現不是單純的怨恨心,而是記恨心、自卑心。

正是這種記恨心讓我時時記著別人對我說過的我不愛聽的話,誰也不能說我,一說就炸。心中有恨怎麼會對別人真善?怎麼會想別人的好處?!自卑心在修煉以後已經改變很多,但是在別人指出我的缺點時,我總是不接受,覺得別人對我有看法,從而記恨別人,對家人同修的抵觸也是因此而產生的。反觀這幾年,由於自私、執著自我、嫉妒心讓我看不到公婆的付出、丈夫的辛苦,這些東西在我這形成的物質,我的母親都感受到了,總是叮囑我:要好好的修自己。

這次,我在心中告訴自己:我要正面對待,提高上來。就在我產生這一念時,師父就把形成的不好物質幫我去掉了。我感覺對丈夫、公公沒有隔閡了,在那裏使勁想以前的事,我感覺都想不起來了,感覺那些不好的物質已經離我很遠很遠,搆不著我了。公公再提及以前的事情時,我真的感覺說那些已沒有任何意義。無意中想起自己曾經斤斤計較的想法,突然自己笑出來了,感覺自己以前真是太可笑了。第一次,我能和丈夫心平氣和的交談,不去向外找了。我感覺自己的心態變了,我要修自己了。現在我終於能讓師尊有點安慰了,這麼多年師尊一直都不放棄我,給予我的太多太多了,我卻在家庭過關方面修的這麼差,真是深感師尊對弟子的慈悲和珍惜。第一次,我心中產生了對丈夫和公公的感謝,感謝他們指出我的缺點,讓我認識到自己不好的執著心,提高上來。

再聽到別人羨慕我的修煉家庭時,我真心的感到自己的幸運。珍惜同修們在一起的時間,配合好,共同提高上去。

以上是我這段時間來在多學法的前提下,真正意識到自己執著心並真心想去掉時的修煉過程。

點滴體會,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人生何為〉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