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學技術過程中實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四日】我是九五年修煉法輪大法的,從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瘋狂打壓迫害以後,外地同修給送來了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和真相資料。漸漸的部份同修走出來建立學法小組。同修出於對我的信任,就委託我負責給每個小組送資料,在長期資料不足的情況下,有些正常救度眾生的項目根本得不到保障。

師父賜予我智慧,我會做資料了

我們幾個同修切磋,不能長期依賴外地同修,於是我們就買了一台大複印機。當時中共參與迫害的部門看見大法弟子散發的真相資料,經常去大法弟子家騷擾、抄家。同修就找了明真相的常人把機器放常人家,他每天去做,然後送我家,由我負責送到每個學法小組。

沒過多久,常人不給放機器了。我悟到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不能依靠常人保護。於是,我放下自保的心,背著丈夫,主動把機器搬到我家,分擔當地真相資料的製作。後來,同修覺的我接觸的同修多,出出進進取資料的,不適合做資料,把機器搬走了。沒幾天,縣公安局警察非法闖入我家,搜走了師父講法、真相資料等,我被迫流離失所。

一位同修給我送來師父發表的《建議》經文,我倆悟到該去北京證實法,於是我倆走到天安門,被警察抓走,劫持到本地看守所迫害半年。當時大部份同修都被關進洗腦班、看守所。我們悟到世人等著明白真相才能得救,於是我們通過絕食反迫害,生命奄奄一息,闖出看守所。

回家後,同修給我送了一份勸善信,我看了寫的非常好。因當地資料點被破壞,我就抄那份勸善信救人。我丈夫看見那份真相,害怕的讓我趕快送走,不讓我和同修接觸。我六歲小女兒聽到警車叫就心跳,在外地上學的大女兒常打電話問我在家嗎?擔心我被抓,全家人提心吊膽的過日子,家裏環境十分緊張。

師父說:「揭露邪惡、向世人講清真相也只是說明大法與弟子們所承受的迫害,其根本目地是在救度世人,去其眾生頭腦中被邪惡所灌輸的毒害,挽救其將來因敵視大法而被淘汰的危險,這是大法弟子在承受被迫害時還能挽救眾生的偉大的慈悲體現。」[1]

師父這段法促使我發了個願望:我就橫下一條心,在自己家要先開一朵小花。同修幫我先買了一台家庭用的小型複印機。當時的環境十分緊張,門口經常有蹲坑的,機器放哪都覺的不安全。於是我就想了一個辦法,背著家裏人把土炕挖了一個坑,把機器放在坑裏,上邊蓋一塊木板,再鋪好褥子。丈夫上班後,我就把機器搬出來做真相資料。

剛開始複印的時候,我還有怕心。雖然在自己屋子裏,可還是一驚一乍的,現在想起來真是可笑。後來複印出空白頁,嚇的還以為機器壞了呢,當地也沒有會複印的同修,本地也沒有修理部,只好打電話問廠家。廠家說,沒粉了,告訴把鼓取下來,灌上粉,就可以複印了。當時我也不知甚麼是鼓,怎樣灌粉,一竅不通。弄的滿臉、兩手漆黑。每每遇到問題時,我就求師父點悟,師父就給我打開智慧,我就會了。做資料的時候,我只要分心想常人的事情,或是被甚麼不好的心帶動,機器就出毛病。當我向內找歸正自己,一切就會隨之轉入正常。

後來我做資料被丈夫發現了,他暴跳如雷,又氣又怕,要把機器給扔了,並提出要離婚,逼著讓我選擇。當時我把心一放到底,豁出去了。我說;「機器不能扔,扔了對你不好,既然你非要離婚,離婚就離吧,機器我走哪帶哪兒。」他看我離婚也不放棄做真相資料救人,他也不管我了,讓我注意點。他上班給我鎖住門。從那以後,我能在家堂堂正正做資料了,倆個女兒也都支持我。

後來同修們對資料的需求越來越多,也希望資料種類能越來越全。我陸續增加了各種機器:塑封機、刻錄機、電腦。開始,我和另一同修一點一點的學習上網、下載、做真相資料、小冊子。後來,又陸續增加了做護身符、刻錄光盤。

當時本地沒有懂技術的同修 ,外地同修抽時間來教一遍,剩下的要靠自己不斷實踐和摸索。往往是第一天學會了,第二天就忘了,第三天還要重新學。真相資料和小冊子,相對來講還好學點,做護身符、翻牆軟件、下載大文件做成鏡像,再刻成光盤,就更難了。明慧下載的教程我也看不懂。孩子偶爾回來一次,我就讓孩子給我寫成學習筆記,將每一步操作過程用我能看懂的語言詳細記下來。孩子走時,勸我還是別做了,說我大字沒認幾個,連拼音也不會,我一走你又不會了,找個高學歷的做吧。我說:有師父在,有法在,我一定能學會的。

記的有一次,我幫同修安裝了一個刻錄機,可是不知甚麼原因打不開刻錄機。同修找專業人員也沒修好。我心裏想甚麼原因呢?師父點悟我是螺絲太長,卡的打不開。我高興的跑到同修家說:師父點悟我螺絲太長,卡住了。我倆換了螺絲,瞬間就好了,一張張光盤刻錄出來了,謝謝師父幫助。

有時會遇到和我一樣文化低的老年同修,我用學習版軟件,反覆教同修製作、打印光盤封面,怎麼教也學不會。我看同修學的太辛苦了,我想如果我要會做word文檔盤貼就好了,給同修複製到電腦上,就可以打印了。

第二天,我的電腦上就多了三個word文檔,我打開一看,是三張做好的神韻盤貼,我感動的落淚了,雙手合十,謝謝師父給我做好了盤貼。但盤貼沒有完全放在盤貼的圓內,不正,有點歪,我悟到師父點悟在修煉的路上,沒有完全把自己擺到大法當中,認為自己是在為大法做甚麼、自己是在幫同修做甚麼。

我明白了自己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一定要把自己擺到大法當中,大法需要我們做甚麼就做甚麼,因為我就是大法中的一員。

在學安裝系統中修自己

明慧網要求:由原來的XP雙系統改裝Win7雙系統。又逐漸改裝Win8、Win8.1。一位協調人讓我們四位同修去外地學技術。有兩位同修會安裝XP雙系統,我和另一位同修對裝系統一竅不通。技術同修教,我一句也聽不懂,原來電腦上熟悉的圖標也改名字了,「電腦」也改為「計算機」了。原來打開文件就可以操作了,現在改為右鍵、以管理員方式運行。記筆記也跟不上,越學越糊塗。我倆也不記了,這東西這麼難,哪能學會啊。同修都讓技術同修幫他們買u盤,我也不買了。同修說:那麼多電腦,我倆也安裝不過來。

我想同修說得對,遇到困難就不幹了,這不是太自私了嗎?師父說:「但是生命體產生多了,也就發生了一種群體的社會關係。從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們的層次,就不能在這一層次中呆了,他們就得往下掉。」[2] 師父講的法點醒了我。

是大法給了我信心,沒過幾天,另一位外地同修來教我們,這位同修教的詳細,我能聽懂一點。我一步一步的做筆記。寫到tc_new寫不來了,同修說英文了,哎哎的,我說:你說的i我不會寫,我中文拼音都不會,你們又念英文了,搞的越學越糊塗。寫到安裝清道夫時,又寫不上來了,同修讓我畫一把掃帚代替。外地同修抽時間來教了一遍,剩下的要靠自己不斷實踐和摸索。往往是第一天做筆記學會了,安裝系統時就又忘了。

裝電腦系統時,我和另一同修配合,一個念筆記,一個點鼠標操作,安裝好系統後,還得安裝打印機。一切都完成後,再教操作電腦的同修怎樣開機、關機、上網、打印等。我倆經常在街上買兩個饅頭,或買兩個麵包。那位同修更不容易,讓孩子到學校小飯桌吃飯,為大法的事隨叫隨到,開著車風雨無阻的到處跑,同修默默奉獻,讓人敬佩而感動。

學這東西很難也很苦,細想想,吃苦不就是修煉人的必修課嗎?這不僅僅是一門技術,這是師父賜給我們救度眾生抑制邪惡的利器!這裏有我們應該承擔的責任!

現在我們都能夠獨立安裝系統、打印機及所使用的設備。資料點的基本技能我基本都掌握了。如資料的下載、打印、視頻製作、光盤刻錄、台曆製作、每年神韻光盤製作、各種真相卡片製作、真相護身符製作、樹掛及真相展板製作等講真相項目,也能獨立購買耗材了。

同修經常找我修理打印機、建資料點,鄉下同修經濟條件差的,我主動送給他們機器,相對來講,學法就少了,慢慢的起了幹事心,麻木的做事,也不知向內找修自己了。有一位同修想建家庭資料點,可家庭的環境沒開創出來,趁兒子上大夜班時,讓我給他修機器,那天我吃了中午飯,就給同修安裝打印機去了。晚上學法小組學到十一點,我到商店買麵包,已關門,到他家又冷又餓,我心裏有點煩,不好的念頭開始往出冒,還讓我睡覺嗎?3點50還得煉功呢。

他給我煮了掛麵吃。發完十二點正念,我打開打印機一看墨水盒裏憋氣了,我就用針頭往出抽氣,抽完了還有,我問同修,你是不是生氣了?他說沒有呀,我說沒生氣,墨盒裏的氣為甚麼抽不完呢?先修心,後修機器,先向內找找吧,快一點了,睡一會兒吧。後來,同修又買了一套連供讓我給他換連供,換了以後,機器正常了。我把換下來的舊連供給了另一位同修用,墨水盒裏也沒氣呀!一切正常。這時,我還一味的埋怨同修,我也沒向內找。回想起這件事,我真對不起同修, 同修頂著壓力做資料,我生氣,造成連供不好使,還一次又一次埋怨同修。

師父說:「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2] 對照法,我把做事當成修煉,沒修自己,向外看,向外找,證實自我的心、急躁心、埋怨心、埋怨同修依賴我、急於求成,總想一下把同修教會。師父,我沒做到啊!我在心裏求師父給我一個改正的機會,現在我教同修,根據年齡大小,文化高低,針對同修的接受能力,恰到好處的教同修。

其中有一個六十八歲的老年同修,我一點一點的教 ,去年教上明慧網、刻盤。今年教打印各種資料。我反覆教同修用逍遙遊寫三退名單,他寫上去的名字不分黨、團、隊,也沒有標點。我再用畫圖的方法教,有時把老同修桌面的程序都給刪除了,我就重新裝電腦,反覆的教,直到教會為止,現在同修都能夠獨立了做資料了。

就拿我們原來的學法小組八個人來說吧,大部份都沒文化,我這個五十八歲的老年大法弟子來說還算比較年輕的了,開了七朵花,就有一個七十多歲的同修,一天書也沒念過,也買了電腦。現在他們都能獨立做資料了,不等、不靠,默默相互配合。

大法賜予我們智慧,在師父的加持下都做的很好,她們還主動分擔了新走進來的同修所需的真相資料。我們的家庭資料點穩步走了過來,無論邪惡迫害多嚴重,我們的資料點也從來沒有停止運轉過。是偉大的師尊給了我們智慧,加持著我們穩步走到今天。

現在我悟到,當我平靜的放下自我,成就他人時,大法就賜予我智慧。不會的也會了,不懂的也懂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不政治〉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